角色啟蒙 首次閱讀成長日誌的心得

2021-09-26 01:09:44 字數 3804 閱讀 1334

文/?王立華

人作為一個社會角色,與自然相處、與社會相處、與他人相處、與自己相處。但不管與“誰”相處,都要選擇一個或幾個有明確內涵的角色。在選擇角色之前,要完成對自己的啟蒙:我想做什麼樣的教師,我想要什麼樣的教育生活?我現在在做什麼樣的教師,我現在在過什麼樣的教育生活?

“梨花院落”的成員儘管都是80後,有的還是90後,但大都已進入而立之年,他們早已有了自己的生活認識、教育追求。現在,重新讓他們選擇,難度可謂不小。儘管他們都還年輕,當然我也年輕,提這樣的要求,有些難為人。但在和他們溝通時,我發現,絕大多數成員表示了贊成:要是純粹為了發表點**、弄幾個證件,我們就不跟你做這事了。帶著這樣的信心,在論證了一番後,我決定首次嘗試選用撰寫成長日誌。記錄日誌,是一種微寫作,相對比較冷靜,是冷色調的生活。儘管臨時只撰寫工作日誌、閱讀日誌與育兒日誌,但我的態度依然明朗:引導他們實現成長的“啟蒙”,並開始嘗試選擇自己的角色擔當。

這是我第一次看成員的成長日誌記錄。儘管只有10位成員讓我欣賞了,但還是能推測到整體概貌。其他6位有的忘記了,有的在忙於講一師一優課。

閱讀了他們的日誌後,我忽然發現了自己的意識中存在的疏漏:我光想著讓他們專業啟蒙了,忽略了人生境界、道德錘鍊都需要啟蒙。

一、人生境界的啟蒙:做有人生格局的知識分子

一個教師選擇了什麼樣的角色,也就看出了他的教育境界,以及人生境界。

王國維先生曾對治學、創作境界有這樣的論斷:“有境界則自成高格”。他在《人間詞話》中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筆者注:晏殊·《蝶戀花》),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筆者注:柳永·《鳳棲梧》),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筆者注:辛棄疾·《青玉案·元夕》),此第三境也。”“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成了學者們做學問追求達到的最高境界。

大師在高處,學問在高處——欲去高處、待在高處,需要教師的大境界。什麼是教師的大境界?我想,教師的大境界應該是超越教育現實、超越教育時空、超越功利利益的教育境界。我清晰地知道,我和我的同事,臨時還做不到這些。但要為未來的實現奠定基礎,所以從現在開始儲備、形成一種人生格局。

對於我的同事們的角色選擇,我反覆得思考,怎樣能讓他們接受,還能落地生根。論證到最後,做一個有人生格局的知識分子是我對他們的角色期待。我主要是從生活角色(單純指面對家庭)、專業角色來呼籲、引導。

一個有人生格局的教師,一定是一個完整的、自由的、幸福指數高的、有持續發展力的、眼光更長遠的知識分子。這樣的教師,一定能處理好生活角色與專業角色的關係:實現兩者的有效互補。一個教師,缺乏對生活角色的理性觀察、體驗與實踐,不會帶來和諧的、幸福的家庭生活,自然無助於產生、擔當高質量的專業角色;而一旦專業角色離教師的世俗生活越來越遠行了,不僅生活角色黯淡無光,專業角色本身也顯得單調、乏味。

一旦兩種角色相容的角色建立意識模糊了,角色期待也就丟失了,角色擔當自然會退卻,循序漸進的角色努力當然會停止下來,角色理想也就陌生了、放棄了。如此這般,一個教師會慢慢地變成一個生活枯槁的“乾瘦”形象:在家中是神經質,搞的全家不寧;在單位渾身是刺,惹人生厭。於漪、魏書生等稱得上大腕的教師,他們創造的專業角色是獨特的、光輝的與雋永的,如果沒有他們的生活角色的豐滿、亮麗的支撐,是難以促成的。

我想,當他們談起自己的家人眉飛色舞時,當他們的穿著別有韻致時,當他們的教育個性鮮明時……我的願望就實現了。

二、專業道德啟蒙:做有中國元素的知識分子

我希望,將來我們商議確定了交往規則後,各位成員一定要嚴格遵循。就像這十來天的日誌記錄,我看到了有的成員在閱讀我提的關於寫日誌的建議,但有的也沒看。十二天,不長的一個計算時期,但也足以養成一個好習慣了。成員們以為我是隨便選了一個日子——4月15日。哪有啊,我是從4月3日開始計算的,並讓他們回憶、補記到4月1日。十天半個月,挺有挖掘空間的一段時間。

我想起了蔡元培先生到北大後,為了提高政治的德行而成立了進德會。他表示,他期望知識分子能成為社會棟樑。因此,要加入進德會的師生必須戒酒、戒賭、戒嫖;還要求會員不做官吏、不做議員。這在當時看來,就跟今天不讓人看肥皂劇、不經常低頭看手機一樣。我也想像蔡元培先生一樣,制定一些帶有道德要素的交往規則,提升“梨花院落”成員的道德水準。

遵守基本的專業道德是底線,這個不用和成員商量。因此,我初步擬定,我們必須做到以下三點。

首先,嚴格遵守中華民族的優秀的交往禮法、社會習俗。從發生學的視野分析,每位成員的道德化、乃至走向高尚化的過程即接受道德教化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我對成員的要求只會發生很小的影響,而且不一定會產生根本性的影響,千百年來積澱而成的、被社會公認的交往禮法、社會習俗起著巨大的影響作用。從小到大,這種道德教化往往潛移默化地發揮著影響作用。有所區別的是,有的成員會堅守這些道德要求,有的則不一定能做到。接受了的,就成了自己的日常行為的支撐。這就像一個人在廣場上扔菸頭一樣,往哪個地方扔,純粹是“舉手之勞”,不會慎重地思考,我這樣做對我會有什麼影響。換言之,接受了道德教化的個體對自己的行為舉止常常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雖然交往禮法、社會習俗能夠為成員的諸多行為定向,但這種定向在更多的情況下是盲目的而不是理智的。要想使這種專業道德的遵守成為理智的,就必須經過成員的啟蒙,然後在反思中去遵循。

十幾個人,看似勢單力薄,可是,如果他們都成為一顆種子:生根、發芽、生長,再用自己的綠蔭去蔭庇後人,其效益就顯現出來了——這種微小的積累,將會變成中華傳統文化的元氣。

其次,要認真閱讀中國的傳世經典。傳世經典的作用不可估量,啟人具備良知、導人求美向善。

再次,向內關注。從辯證法的角度分析,向內關注與向外關注是相對而言的。向內關注的目的存在於每個成員的實踐本身之內,是為了追求實踐本身、自身的優秀,並在此過程中,每位成員必然能享受實踐帶來的愉悅、存在感等內在價值。這種內在價值愉悅的欣賞,不一定是大事情,可能僅僅是一個小細節,比如用自己的方式記錄日誌。向內關注所包含的內在目的與價值確保了成員在實踐中的自由、尊嚴。

向外關注的目的在人的實踐之外,無非是無止境地去追求名聲、權力、財貨等等,不是實踐本身所具有。這些東西是經濟基礎,可以追求,但不宜當作終生的成長目標。為物所累,必然疲於奔命,為自己打造一條條越來越粗的金鍊子;為關係所困,必然奔波與飯局酒場,研究表明,真正對自己有幫助的,一生可能就六七個人……

這種啟蒙,單純靠日誌記錄,是難以完成的。我要在以後的生活中,選取更多的、更合適的方式逐步完成。到那時,每位成員自己也會尋找了!

三、專業成長的啟蒙:有勇氣運用自己的理智

成員準時交上日誌來的,屬於比較積極的。因此,記錄質量自然要高一些。這幾本日誌有共同的特點:記錄的文字量比較大,大小事都能關注到;文字都比較認真,不散亂,不像我記錄的那麼亂;簡單的記錄裡,開始有思考的痕跡了。看到日誌之後,我之所以比較興奮,是因為我看到了這10位成員邊記錄邊思考的痕跡,而且記錄的內容充滿了生活氣息。開始全面地收集自己的有價值生活,並有思考的痕跡,說明成員們開始專業啟蒙了。在專業者的眼裡,一切都是問題,一切都有問題,都該在思辨中去尋求健康、正常的事物——這就是專業啟蒙的開始了。

康德曾言:“要有勇氣運用你自己的理智!這就是啟蒙運動的口號。”每個人都具有理智的可能性,問題在於不少人們有沒有足夠的勇氣與良好的習慣來運用自己的理智。

我希望,每位成員都能在啟蒙後,儘快做一個理智的青年教師:對教育情境的敏感領悟、對事態發展的專業判斷、對行為選擇的準確把握。

不過,我也一種隱憂:在“梨花院落”今後的運轉中,由於志趣差異、人生方向的差異,一些成員不得不離開這個共同體。儘管在“梨花院落”成立之初我就知道自己會這麼做,但我很擔心一些成員一旦被“開除”後,在變成我們前行的路人的同時,可能會成為我們的敵人。我把有追求的、精神明亮的人聚合在一起,就等於排斥了一些人,這就是樹敵啊!

行走在今天的社會裡,我的同事們從事的是清貧的職業,當他們面對日益突顯的人生意義的失落、社會道德的失範、傳統價值的失序、享受主義的盛行等嚴峻的人生、社會問題時,人生境界、專業道德、專業成長的啟蒙便凸顯出了其重要性。但是,我提這麼高的要求,是不是我的一廂情願,還是我的不道德?都不是!我想設定一個目標,幫他們挖掘自己的潛能;換言之,不想挖的、不能挖的、挖錯方向了的,那就離開吧!

初稿完成於2015年4月15日

修改於2015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