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斡與莆田學者

2021-09-21 01:16:48 字數 1519 閱讀 4495

黃斡與莆田學者

黃斡(1152—1221),字直卿,號勉齋,福建長樂人,後遷居閩縣,其父黃(王禹)官至監察御史。黃斡歷任浙、贛、鄂、皖等縣令、知府,為官多有政績,特別是對南宋朝廷向金國退讓求和進行激烈的批評,堅決主張抗戰。為官時,修城、賑饑、聽訟諸務紛雜,而崇儒講學未嘗少輟。黃斡是朱熹的女婿兼高足,從二十五歲起至朱熹卒,始終師從朱熹。

在朱熹歿後的若干年中,閩學者都尊黃斡為理學的繼承者。黃斡在學術上主要是固導師,但對師說也有所發揮。他認為朱熹集儒家道統之大成。黃斡學說使之居於閩學學派領袖地位達21年之久。這是當時公認的。後來,著名學者黃震也評說,朱熹“門人號高弟者,遍於閩、浙和江東,獨勉齋先生強毅自立,足任負荷,同門有誤解,勉齋一一辨明。”

黃斡學說在莆田理學派中的極尊地位。據《仙溪志·學田祀田》中載:“春秋二丁釋奠先聖先師,凡牲幣醴齋各有司存,惟仲丁舍菜於朱文公暨西山(蔡元定,建陽人)、勉齋二先生,忠惠(蔡襄)、正簡及元祜四君子祠祀費,每請於縣帑,支給不時。”從中可以見到莆田當時尊師拜祭時對他們極為崇拜,列入祠祀,所需祠祭經費列入縣庫預算之中,這說明勉齋先生其學說及人格力量是十分有地位、影響極大的。

黃斡與當時莆田學者群關係頗為密切。如與陳宓等,志書都有記載。陳宓,字師復,陳俊卿之子。陳宓任南劍州(今福建南平一帶)知州期間,於嘉定二年(1209)創延平(今南平市)。後在嘉定十一年陳宓知南康軍,曾與黃斡等人盤桓山間,“(亻免)仰其師(朱熹)舊跡”(《宋史·黃斡傳》)。後他們在白鹿洞書院講學,吸引了“山南山北士子群集”。他們還在白鹿洞附近立碑建“流芳橋”(見同治《南康志》)。後來,這些聚集於武夷精舍的學者形成學派團體。他們中有從本省各地而來的。如蔡淵、蔡沈兄弟倆及其父蔡元定(建陽人)。黃斡(長樂人),陳宓、黃士毅、鄭可學、方士繇、林德遇、林成孚等(莆田人)。他們是理學學派的傳播者。(見《宋元學案》)。

宋代莆田理學曾先後形成兩個支派:一是南宋初的紅泉學派;二是南宋中後期延續至元初的仰止學派。仰止學派,創始人陳宓。陳宓與黃斡是至友。明黃仲昭《八閩通志·學校》中載:“仰止堂在白湖陳俊卿舊第之東偏,朱文公嘗館焉、堂之前有山曰壺公,峻拔端重,若正人端士翔拱而聳立。俊卿之子宓實從文公講學於此,思文公而不得見,登其堂,望其山,如見其人焉,因此高山仰止之義以名之。黃斡為記。其後邑人黃績從宓及潘柄學,復與同志十餘人集於堂中,旬日一講。二師(朱子,黃斡)既卒,績遂率同門友築東湖書堂於縣之望仙外(大門外)東畔,而諸於官,春秋祀焉,讀約聚講,如二師在時。”從中可見朱子、黃斡都曾在仰讓步堂講學佈道,形成當時講學風氣。

劉克莊(1187-1269)與黃斡是同時代人,黃斡長劉克莊35歲。劉克莊對黃斡學問十分敬佩。曾為黃斡遺文作跋。跋中雲:“嘉定戊寅(1218),勉齋來江淮謀制置使軍事。其年三月,行臺駐揚州,勉齋與餘子壽、黃德常及予同在軍中,坐起寢食未嘗離也。虜退凱旋,勉齋力辭召命諸祠,餘亦求監岳廟……因葉君雲叟出示勉齋遺墨,感歲月之愈邁,悼耆舊之零落,為之慨然。初,勉齋名重一時,門人高弟甚眾。”葉雲叟是黃斡的**,劉克莊為黃斡作跋而產生了“感歲月之愈邁,悼耆舊之零落,為之慨然”。(《跋黃勉齋書卷後》)。其情十分深切,也評黃斡“名重一時”,**眾多,難怪後人都說黃斡是朱熹理學的第一傳人。可謂“紫陽道統今誰講?千載猶堪仰直卿”。   (黃鴻恩  黃國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