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風情七 買小菜 轉 落拓狂生 文

2021-09-21 01:14:38 字數 2469 閱讀 2823

2011-02-26 14:37:55|  分類: 小鎮記憶 |  標籤:小菜  橫街  農民  小鎮  菜市   |字號 訂閱    

前兩年我妹妹來看我,看到我家冰箱裡裝了很多的菜,尤其左面的冰凍櫃裡的魚蝦肉類都放得滿滿的,她覺得很奇怪,也有點不習慣。這裡的超市24小時開門,也在我們上下班的路上, 我們卻不每天買菜。確實,在這裡我們一般都是週末買菜買肉,放在冰箱裡,吃一個星期。但南方的小鎮上,儘管也有冰箱,人們還是習慣每天買小菜。

記憶中的買小菜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小鎮上居民每天上街買菜,稱為買小菜。菜攤都擺在鎮中心的北橫街上。這是一條東西向的街,不很長。街道西頭叫魚行匯,附近有一家賣豆腐和豆製品的,當然也在小菜之列。那時豆腐是要憑副食本**的,而且要去得早。一天就做十幾板豆腐,還有豆腐乾,油豆腐等,常常**點鐘就賣完了。我們那裡的豆腐都是嫩豆腐,做在一塊方方的木板上,賣的時候用一把銅片把豆腐劃成均勻的方塊。北橫街上的菜都是應時蔬菜。春天有菠菜,韭菜,小白菜,春筍,嫩蠶豆,薺菜,馬蘭頭等,我很喜歡春筍和嫩蠶豆。夏天秋天蔬菜比較多,番茄,黃瓜,茄子,冬瓜,絲瓜,茭白,嫩毛豆等等。冬天蔬菜少一些,主要是青菜,蘿蔔,大白菜,包心菜(圓白菜),雪裡蕻,還有冬筍,韭黃等。這些蔬菜都是附近農村農民的自留地裡產的,賣菜的都是農民。每天早上四五點鐘他們就起來了,把前一天晚上摘下來的的蔬菜裝在竹籮筐裡,淋上點水(菜顯得新鮮),挑著擔子走二三里路,到鎮上來賣。買菜的人都是鎮上的家庭主婦,六點來鍾就得出來買菜,夏天就更早些。她們都拎一隻竹籃子,從街道這頭走到那頭,和賣菜的人討價還價。街道本來就窄,兩邊的籮筐,再加上討價還價的買菜人,把整條街都堵滿了。小鎮上的人們工資低,月薪五十元就是高工資了。所以那時的菜價都很便宜,我記得豆腐兩分錢一塊,西紅柿二三分錢一斤,兩條小鯽魚,也就三毛來錢。買了一籃子蔬菜,如果沒有肉,也就幾毛錢。菜市到九點來鍾就慢慢散了,如果沒有賣完的,菜農就廉價賣了。外地的菜也有,不過不多。比方說,春天的毛筍,是從長興那邊進的。還有長長白蘿蔔,我們叫太湖蘿蔔,胡蔥(大蔥),也是外地的,本地只有紅蘿蔔,小水蘿蔔和小蔥。這些外地菜大多都在水果店賣,那時水果店也賣菜。夏天,還會有平湖來的西瓜船到鎮上來賣西瓜。

菜市不賣豬肉。賣豬肉的有專門的肉墩頭,是國營(公私合營?)的商店。肉墩頭是個直徑一米,高一米的樹墩,是賣肉專用的。每天屠宰場都會送幾頭豬來,都是當天宰的連皮帶骨豬,賣肉的人手持一把很象李逵那種短斧(很重),很是威風凜凜。他們在墩頭上先把一片豬砍成幾大塊,掛在肉鉤子上,再一塊一塊地賣。買肉也在早上買,中午還有,下午就不一定了。有的肉墩頭是單獨的,也有的和賣魚的商店在一起。賣魚的店叫魚行,北橫街的端的魚行匯就有一家。他們賣的魚好像是從水產大隊進的,不是每天都有。鹹魚鹹肉倒總是有的,還有海帶什麼的,遠遠的就可以聞到鹹腥味。五十年代中,常有鹹帶魚,鹹黃花魚,後來慢慢就沒有了。儘管商店裡賣肉也賣魚,許多人還是在菜市上買魚蝦。江南水鄉,魚總是有的,白鰱,花鰱,草魚,黑魚。離我們家不遠的女兒橋邊,就有一位捕魚的。他有一隻小小的腳划船和幾隻魚鷹。每天早上,他很早就划船出去,十點來鍾就回來了,他的魚好像都賣給飯店了,因為我很少見到他在街上賣魚。街上每天都有賣螺螄的,她們一邊吆喝一邊用桑剪剪螺螄尾巴,有時傍邊還有些小魚小蝦。她們都生活在船上,有時候我看見他們(船上人)站在小河邊的淺水裡,左手拿一個方形的網,右手拿一個長棍往裡趕小魚。還有一些水產品,不是漁民賣,而是農民在賣。象田螺,田雞(青蛙),泥鰍,甲魚等等,這些都是農民在田裡捕捉的。田螺比螺螄大,那時候常常在田邊看到,後來就慢慢少了,現在,杭州的小吃店裡還賣炒田螺。田雞就是青蛙,夏夜的田裡到處是青蛙叫,人一過去,就跑了。記得六六年夏天,我們到農村幫助雙搶(搶收搶種),晚上就跟村裡的小青年到剛收割過的稻田裡去抓青蛙。突然開啟手電照著青蛙,青蛙會有一瞬間的停頓,用自做的四股叉(磨尖的鐵絲固定在細竹竿上)去扎,不一會就能扎到一隻。還有一些農副產品,如農民家自己養的雞鴨,兔子,雞蛋,菸葉等等,常常在菜市上賣。也有的人在小茶館門口賣這些東西,賣主喝著茶,雞鴨,菸葉就在腳邊,有時下午還能看到。六0年的困難時期,糧食和肉價是沒有漲,但是要憑票,記得每人一個月半斤豬肉。商店裡賣的副食品很少,什麼都要票證。菜市還是每天有,也不用憑票,但是**就貴多了。我記得那時市場上的雞蛋賣三毛錢一個,活雞五塊錢一斤,南瓜大概三四毛錢一斤吧。那一年冬天,父親買不到足夠的豬肉過年,從鄉下帶了幾隻兔子回來過年。

買菜似乎是家庭主婦的特權。男人買菜不多,男孩子買菜就更少了。就是去買菜,父母也不放心,不會買,班上同學也會嘲笑你。男孩子幫家裡買米打醬油,買兩塊醬豆腐什麼的,就不錯了。可那時候的我,還真有一段買小菜的經歷。那是因為我外婆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我妹妹年紀還小,我就得買菜了。外婆每天告訴我去買什麼菜,大概什麼價錢。象別的年輕人一樣,我也不好意思和賣菜的人討價還價。所以我提著菜籃子,先從街的這頭到那頭走一遍,看看有什麼菜,再聽聽別人討價還價的價錢,然後挑一個合適攤位上去買。後來外婆去世了,家裡只剩下我和妹妹,買菜當然就是我的事了。只是十**歲的小夥子,還要靠父親在農村掙錢養活自己,心裡實在難受。幾個月後我報名去了內蒙生產建設兵團,才結束了買小菜的任務。不過這一輩子,卻沒有離開過買菜做飯。

老家發展很快,當年的北橫街已經拆掉了。賣菜也集中在幾個菜市場。小鎮附近的農民大多不種菜了。有的農民開羊毛衫廠,也有的農民到鎮上來開個小店,收入都比種菜好。本地雖然也有菜,但是大宗的菜都是從外地運來的。賣菜也慢慢專業化了,大多是小販在賣,他們也是鎮上居民。不過大家每天買菜的習慣卻一直沒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