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凌隨筆 眼不負心,就好

2021-09-16 20:09:16 字數 1115 閱讀 6469

【張亞凌,《讀者》等簽約作家,《語文報》等專欄作家。小**傳媒簽約作家,渭南市作協副主席。數十篇散文、小**被選入中、高考試卷及各種模擬卷,收錄進寒暑假作業及多種課程輔導資料。出版散文集《回眸凝望》《心似花開》《時光深處的柔軟》《歲月,芬芳了記憶》《草也有自己喜歡的模樣》《有多深愛就有多美好》《為你搖響一串風鈴》《努力,只為不辜負自己》《味道》等。作品曾獲“葉聖陶教師文學獎”“杜鵬程文學獎”“首屆謝璞兒童文學獎”“全國兒童文學創作(短篇**)優秀獎”等獎項。】

心裡裝著什麼,眼睛就捕捉什麼。

眼不負心,就好

張亞凌一直懷疑自己的注意力,或者,對重點的判斷與圈定能力。用孩子的話說,總拎不清自己該看啥。

去國家博物館,一整天收穫滿滿:感動於一邊靜靜參觀一邊認真做筆記的小女孩,感恩於工作人員的和善與周到,感慨於一位媽媽輕聲細語地給孩子講述歷史……博物館裡陳列的物品呢?壓根就沒留意,一直留意的是行走在博物館裡的人,發生的事。物原本就是為人服務的,也就原諒了自己的走馬觀花。

在杜甫草堂,看見一清潔工彎腰屈膝將細碎的小雜物都要清理得乾乾淨淨而心裡敞亮,看見一個少年做足了功課每到一處就給同行的大人講得清清楚楚而欣慰,看見一家人為了照顧好高壽老人慢慢看細細講而感動……那麼多或刻於木板,或題於大柱上的杜詩,卻被自詡為杜甫vip級粉絲的我忽略了。進了草堂,宛如踏進杜甫的世界,誰會只看詩句而怠慢了瀰漫其間的悲天憫地欲濟蒼生的大境界?杜甫一直走的是平民路線,一定不會怪罪的。

而在汶川特大**紀念館,當聽到有人給孩子講主體建築名為“裂縫”,設計的原則是“自然、簡樸、生態、科學”,佔地12.23萬平方米……我的心似乎被撕裂了,悲慘如颶風掃過每個角落。**過後,坍塌的房子在說話,斷裂的路面在呻吟,**需要什麼設計,原封不動地在那裡就是如海嘯般的聲音!走了一圈出來,心裡充滿了對生命脆弱的感慨,因而對生命愈加敬畏與珍惜,也原諒了自己對建築的輕慢。

好像去所有展館或景區,總是滿腔熱情歡歡喜喜地撿芝麻,宛如沾了天大的光,對西瓜視而不見還心安理得。以至於朋友們打趣我,去任何地方都一個樣,從不細看,只跟著感覺瞎跑。

心裡裝著什麼,眼睛就捕捉什麼,眼不負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