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時代,唯有“體育”不能被替代

2021-09-16 11:49:43 字數 2620 閱讀 8920

導讀200年來工業革命解放了體力,61年來人工智慧熱潮湧動試**放腦力。然而,在數百萬年的體力活動中演化而來的人類,運動習性早已滲透到人體基因組中,塑造著人類身心品質,影響認知世界的能力,且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即便人類生活讓位於人工智慧,人種生命力更需體育來呵護身心。動商與智商、情商既有不同,又互為一體。

18世紀60年代-19世紀40年代誕生的工業革命是以機器取代人力。人類進入機器時代的200年來,人類的物質條件極大豐富,但也徹底改變了體力勞動的生活方式,“避重就輕”、“運籌帷幄”、“靜坐少動”等等成為工業化時期的主要特徵。由此,“文明病”、靜坐少動症等新“概念”也開始世界範圍內橫行,其中的肥胖疫情更是面臨空前挑戰。1956年人們首次提出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概念。61年來,得益於近期大資料和深度學習技術等快速發展,尤其是谷歌研發的alphago以4:1戰勝圍棋世界冠軍韓國九段棋手李世石,以及人工智慧系統libratus在長達20天的鏖戰中打敗4名世界頂級德州撲克玩家,標誌著人類人工智慧技術獲得新突破,並以2016年的“人工智慧年”為標誌再度掀起人工智慧熱潮。隨之而來的智慧駕駛、智慧機器人、智慧家居、智慧醫療等全面爆發,雖然很多問題仍然不確定,但人工智慧宛如初生牛犢般無所畏懼又信心十足地挺進了幾乎所有的工、農、商、學、兵等領域。

數百萬年以來,動之徐生的人類運動習性早已滲透到人體基因組中,人類所必需的體力活動生存方式在遭遇工業革命衝擊的同時,有幸得到“體育”活動的填補,也致使體育成為滋養人類體力活動基因,延續健康生活方式的絕佳路徑。如果說工業革命主要替代了體力,那麼人工智慧主要試圖取代腦力。綜合起來,完整人所需發展要素的“智商、情商、動商”或“德、智、體”將被全部革命殆盡。體力取代的後果是人體生理的不適應,引發生物性問題,那麼腦力如果被取代呢?或是更嚴重的心理(包括認知缺陷)、精神等個體和群體的社會性問題?

人工智慧就其本質而言,是對人的思維的資訊過程的模擬。不只是簡單的電腦代替人腦計算,而是意識、自我、思維(包括無意識的思維)等等全方位地取而代之。人工智慧的出現,或夥同工業革命的戰果試**放著人類的身體和大腦,進一步深入剝離主、客觀世界,讓客觀更好地服務於主觀,突出人的主體地位,進而讓人變得更清閒、更舒適和更高效,造就“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想象生活”。

然而,體育正好與之相反,體育的目的是肢體活動、主動消耗能量、使人承受生理和心理負荷而頻生不適感,進而製造身心快感,倡導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行動生活”。而體育運動的智慧化恐怕只能止於運動方法設計的客觀層面,永遠不能和無法取代人具身的主觀操作性。

人工智慧時代更需要人工體能生活方式來補充。最近的“具身認知理論”這樣指稱,受認知語言學、文化人類學、哲學、機器人技術、人工智慧等學科的影響,有別於傳統計算機模擬為基礎的符號加工模式,以及神經的網狀結構和並行加工原理為基礎的聯結主義模式,認知心理學正在經歷著一場“後認知主義”的變革(gomila&calvo,2008),在這場變革中,“一個幽靈盤旋在認知科學實驗室的上空,這個幽靈就是具身認知”。所謂具身認知,是指認知或心智主要是被身體的動作和形式所決定的。各種型別的認知活動,如觀念、思維、概念形成、分類和判斷等,都受到身體和身體感覺運**式的制約和塑造。而要理解理性,要理解心智和認知,就必須理解我們的感覺——運動系統、神經聯結的解剖學結構。正是它們塑造了我們的認知和心智。

由此,具身認知理論賦予身體在認知的塑造中以一種樞軸的作用和決定性的意義, 強調在認知的解釋中提高身體及其活動的重要性。體育生來就是以身體為載體,通過神經-肌肉協同完成身體活動,身體活動是體育的本質屬性。並且,體育運動同樣會反作用於人的運動系統、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血液迴圈系統、呼吸系統等,引起各自結構和功能的適應性變化,甚至運動對大腦本身認知相關的腦結構和功能有塑造效用。無獨有偶,南京理工大學王宗平教授提出“動商”,認為動商是繼智商、情商之後的第3個人類發展的重要支腳,突出了身體對於“情商、智商”的重要性,三者理應是一個完整的統一體。在這樣一個人工智慧熱潮湧動的時期,以人工智慧的計算思維替代人腦思維即便完全可能,也將招致生物人與智慧人的先天認知誤解。因為,前者是基於認知主義計算而來的,而後者是的思維則是包括大腦在內的身體的認知模式。體育的作用將不僅是繼續擔負著養護人體運動基因組的生理效益,而且更是完善人的心理(包括認知)、精神,乃至社會健康發展。體育或是人工智慧時代人類保持人種優勢的關鍵,我們不能期望人工智慧成為人類的拯救者,更不能讓人工智慧成為人類的毀滅者。

最後引用知名學者李力研的一段話:“體育是人類最突出的“感性”,是人類力量欲的宣揚,是人類的肉體力量被“文明”壓迫後的反抗。正是不甘心軀體被“文明”壓癟,粗野被“文化”吞沒,人類才創造了體育。體育的意義在於對“文明”中誘人但可怕的“文雅”予以“反動”。揀起靈肉,恢復感性,這就是體育。體育,弘揚著另一種人性,維護著人類的力量與本能。體育是生命原欲的象徵。沒有體育甚至輕視體育,其民族不是衰老,就是喪失了生命。”

**: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