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飛在記憶中的長裙

2021-09-16 01:10:26 字數 1414 閱讀 8959

九月,這個美好的季節,詩一樣的季節,陽光正好,微風不燥,秋意慢慢上了心頭,做一件隨心的事,或發呆,或旅行,或沉醉在秋風裡……

太陽暖暖的,風也暖暖的,像母親的手。

忽然,就很想媽媽。

小時候,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媽,進家的第一句話,就是喊“媽-”。聽到媽媽的應答,看到媽媽的身影,心便安定下來了。

慢慢的,長大了,但每次踏進家門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找媽。只要媽在,心就踏實。母親就是我們靈魂的安頓。母愛,猶如春天的風,輕輕拂過,大地才會一片綠色。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曾經年輕的媽媽已不再年輕,以至於我怎麼都想不起媽媽年輕時的模樣。每年我們姐弟三個過生日,媽媽都會讓我們一起照相留念,記住我們的童年、留住我們的青春,但記憶中媽媽從來沒為自己照過一張**。曾看過一篇關於親情帳的文章:假如父母還能再活40年,一年回去兩次,那麼還能再聚80次;假如再活20年,還能聚40次,再活10年,就只剩下20次了。如此說來,當**之後,我們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屈指可數了……少的可怕,可怕的讓人心驚。

其實,我們自打記事開始,就在漸漸離開媽媽的視線,並註定越走越遠。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然後是社會,朋友,戀人,工作,漂泊……都在一點一點地拉開我們與父母的距離。到最後,忙工作忙生意忙戀愛忙小家,留給父母的時間總是縮了又縮,因為對誰說忙都沒有對父母說那麼的理直氣壯。於是那原本就有限的親情資料,就在我們的帳本上以持續不停的速度遞減,有朝一日,直到為零時,一切便再也來不及了。

我們在父母的目光裡一天天長大,可我們的父母卻在不知不覺中一天天老去。依稀記得小時候,母親經常穿著長至腳踝的長裙,腳步輕移,行走出春風拂柳般的柔美。但永遠也忙不完的家務,一年四季需要侍弄的幾畝責任田,還有爺爺、奶奶、父親和永遠讓他們牽腸掛肚的兒女,讓長裙從她的生活裡淡出,連同她最美麗、風姿綽約的年華。代之而來的,是母親起早貪黑,家裡田裡忙碌的身影。這樣的日子似乎永遠都與長裙、高跟鞋無緣。無緣長裙的生活讓母親的腳步變得更加匆匆,語速也隨之加快,更多的是一遍又一遍絮絮叨叨的叮囑。從此,一雙平底鞋,一條黑色寬鬆的長褲,一頭短短的剪髮,成了母親永久的形象。

著一襲美麗的長裙行走在這詩情畫意的季節,漫步於城市的喧囂,彷彿看到母親也曾這樣行走在落日的黃昏。總以為母親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沒有年輕,也不會老,但驀然回首,我已在母親的目光裡走過了20多個春秋,母親也從我這個年齡走到了她人生的暮年。母親為了我們收起了她的長裙,坐在飛逝的時光邊沿,數著歲月的刻度,看著她的兒女們慢慢長大…

記得有一本書,書名是《孝心不能等待》。作者在書中飽含深情用淚水寫到:“我不是沒有孝心的兒子,但總想先奮鬥再行孝,讓孝心留在心中,讓孝心留在等待中。”當他認識到“孝是稍縱即逝的眷戀,孝是無法重現的幸福”的時候,他的母親已經走了。他痛心疾首,告誡人們:別忘了時間的殘酷;別忘了人生的短暫;別忘了世上有永遠無法報答的恩情;別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擊的脆弱;否則你將永遠無以盡孝,孝心不能等待!

孝心不能等待。不要總說日後有成就了再報答父母,常回家看看吧,就像歌裡唱的,哪怕幫媽媽洗洗筷子刷刷碗,一點點的小事就能讓父母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