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夜讀 君子固窮的楊萬里

2021-09-16 01:10:26 字數 2048 閱讀 7704

文 | 煙雨客

七月的西湖,風荷連天,遠山近水一片蔥鬱,濃妝淡抹之中,透出沉蘊千載的淡雅雍容。

很多人會想起南宋四大家之一楊萬里的這首詩:“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今天我們就說說楊萬里,很多人對他了解不多,但他的一生,卻值得人們敬仰。

楊萬里生於宋高宗建炎元年即1127年,八歲喪母,其父楊芾精通《易經》,常忍飢寒購書,十年之內藏書數千卷。受父親影響,楊萬里自幼讀書勤奮,廣師博學,27歲進士及第。

楊萬里後任零陵縣丞,心繫民瘼。當時家國局勢危急,他憂天下、重大義。1167年春,楊萬里至臨安,先後謁見當道,上政論《千慮策》,分“君道”“國勢”“治原”“人才”“論相”“論將”“論兵”“馭吏”等30篇,總結教訓深刻,批評朝廷直率,展現了一名士人的擔當和胸懷。

“為天下國家者不能不忘於敵,天下之憂,復有大於此者乎!”楊萬里批評朝廷進退失據,自亂陣腳:“前日之勇一變而為怯,前日之銳一變而為鈍”。他對人民懷有深深的敬畏和同情,“民者,國之命而吏之仇也。”國家命運繫於人民,識見過人。

一部《千慮策》,字字憂國心。紀曉嵐這樣評價楊萬里:“萬里立朝多大節。若乞留張栻,力爭呂頤浩等配享及烖變應詔諸奏,今具載集中,丰采猶可想見。”方回在《瀛奎律髓》中直言:“南宋詩集傳於今者,惟萬里及陸游最富。以詩品論,萬里不及遊之鍛鍊工細;以人品論,則萬里倜乎遠矣。”解縉認為楊萬里“文章足以蓋一世,清節足矣勵萬世。”

為人厚重不遷的楊萬里,文字既有皇皇策論,也有清新意境。比如這首《夏夜追涼》:“夜熱依然午熱同,開門小立月明中。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人在月明中,微涼不是風,想來都詩趣盎然。

楊萬里過桑茶坑道中,寫道:“晴明風日雨干時,草滿花堤水滿溪。童子柳陰眠正著,一牛吃過柳陰西。”一幅白描圖畫,風日雨幹,草滿堤、水滿溪,牧童睡在柳蔭下,牛兒吃草柳蔭西。恬靜淡泊的心境,讓他筆下的文字看似平常,實則充滿了張力。

荷花上的雨珠也跳入他的詩中。“午夢扁舟花底。香滿兩湖煙水。急雨打篷聲。夢初驚。卻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還聚。聚作水銀窩。瀉清波。”池荷跳雨,散聚如真珠,風過處,清波流落。

就這樣,楊萬里行走於江湖之遠,卻始終憂時傷世,心繫朝野廟堂。

持守正見,君子固窮。楊萬里立朝剛正,指摘時弊,始終不得大用。他從不為一己私利之謀。作京官時,就預先準備好了由杭州回家的盤纏,藏在臥室,又戒家人不許置物,以免離職回鄉行李累贅,日日若促裝,隨時歸江湖。

其實,用李商隱的這句詩來形容楊萬里,更為確切:“永憶江湖歸白髮,欲迴天地入扁舟”。雖然沒有建立不世之功,楊萬里最終還是回到了江湖扁舟,他用可昭日月的丹心,寫下了傳奇一頁。

楊萬里在江東轉運副使任滿時,餘錢全棄之於官庫,一文不取而歸。退居南溪之上,自家老屋數間,僅避風雨。因國勢沉淪,憂憤而死。當時詩人徐磯稱讚他:“清得門如水,貧惟帶有金”。

他向朝廷上書,要求告老還鄉時,寫了一首念奴嬌自賀,茲錄半闕:“老夫歸去,有三徑、足可長拖衫袖。一道官銜清徹骨,別有監臨主守。主守清風,監臨明月,兼管栽花柳。登山臨水,作詩三首兩首。”

難展凌雲志,不如歸去來。楊萬里號誠齋,他的詩歌自成一家,被稱為誠齋體。其風格活潑自然,饒有諧趣,把主觀情感最大程度地投射在客觀事物上,詩歌想象奇特,用詞淺近明白。

這首《小池》呈現出鮮明的誠齋風格:“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