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詩裡的“鄰韻通押”是什麼意思?

2021-09-16 01:10:26 字數 3117 閱讀 8672

首先感謝邀請!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可以十分明確,並且非常負責任的說:格律詩不可以鄰韻通押,不符格律的通押就是出韻。詳細論點及論據如下(本文略長,博學清雅沉毅者請進,心浮氣躁者請繞行):

一、當下的鄰韻通押源自舊韻格律中的“借韻”格,其本質是對“借韻”的謬解及誤用。

何為借韻?無論是在新韻還是在舊韻的語境下進行描述,“借韻”都是在相鄰或近似的韻部中借字作為韻腳的意思。(新韻指《中華新韻》;舊韻指《平水韻》;下同)

首先,詩用舊韻時才會出現借韻的情況,新韻極為少見。因為新韻的韻部比較寬泛,一個韻部動輒幾百上千字,如果這都不夠一首詩押的(一首格律詩才幾句話,是要上天還是要寫火星史詩?),新韻的韻腳,即便想借也是借無可借了吧?

借韻在唐宋之格律中還算是一種常格,並不少見。其中的主要格式分為“孤雁出、入群格”與“飛雁出、入群格”。前者所借的韻放在首句尾,其餘韻腳一韻到底;後者借來的韻放在末句尾,之前的韻腳要嚴守另一韻部;孤雁格為主流,飛雁格次之;可借鄰韻,亦可借別韻。舉例:

李白《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聲中,桃花帶雨濃。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鍾。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

無人知所去,愁倚兩三鬆。

中:上平一東;濃、鍾、峰、鬆:上平二冬。

元稹《故行宮》:

寥落故行宮,(東韻)

宮花寂寞紅。(東韻)

白頭宮女在,

閒坐說玄宗。(冬韻)

此外還有“進退格”(隔句押一韻,用兩鄰韻)、“葫蘆格”(前

二、後四各一韻,用兩鄰韻)、“軲轆格”(每兩句一韻,用兩鄰韻),這三格在當時屬於試驗體,所作不多。流傳到當下就變成了文字遊戲愛好者和舊韻炫技者用來搏取機巧吆喝的手段了。不是嗎?舊韻的韻部本就不寬,選字已是不易,還弄些小玩意兒跳來跳去又出又進的,還嫌韻部不夠窄怎地?從試驗體,到邊緣體,再到遊戲體,就是這後三格沒有形成主流的直接原因。

除上述三格試驗體還存有十數首古例,再加上常見兩格“孤雁入群格和飛雁出群格”之外,當下所謂的“鄰韻通押”都不能叫借韻,而是出韻(也稱落韻),是失律。這不是我說的,古有宋、明、清詩解,近有王力。

二、鄰韻通押屬於不同韻典間的混用。

咱們可以看看舊韻的鄰韻是如何劃分的(所謂的鄰韻通押者寶典):①東、冬。②江、陽。③支、微、齊、灰(半)。④魚、虞。⑤佳、灰(半)。⑥真、文、元(半)。⑦寒、刪、先、元(半)。⑧蕭、餚、豪。⑨庚、青、蒸。⑩覃、鹽、鹹。只有歌、麻、尤、侵這四個韻部是單獨使用的,沒有鄰韻。

除了仄聲部和入聲部,這般通押下去,其實正好押出了一部《詞林正韻》的十四個平聲韻部,而且是《詞林正韻》的所有平聲部。

通押成這般模樣,誰能自證得清寫的格律詩押了《平水韻》還是《詞林正韻》?拿幾首“借韻古例”出來大肆宣揚通押的,都是浮於表面者,詩詞韻書大概都是白讀了,人云亦云,並未去真正做過更進一步的研究,經不起細工推敲。

還有那些“畢生通押粉”,想必是根本不懂《平水韻》和《詞林正韻》之間的區別。古今格律詩,哪一個是用《詞林正韻》來入韻的?嗯,蘇東坡或許能算上一位,但咱有蘇軾的高度嗎?或者咱有大小李、杜那般敢於無視格律的才氣嗎?沒有,還是老實回到基點默默耕耘吧,莫要強詞奪理。更不要把自己放在“歷史和發展”的高度上,把謬解說成是為格律詩的韻部拓展事業作大膽嘗試和無私貢獻。視古人之規為“陋規”?視《新韻》如無韻物嗎?

連《量子力學理論》和《廣義相對論》至今還無法統一,就算《弦論》到現在也還是處於摸索和論證階段,不及百年的標準宇宙模型還有待發現新粒子去加以完善,這倒好,一個通押就全踩了。(嗯?貌似扯遠了,牽回來接著說~)

在此格外要奉勸新近入門的朋友,千萬別拿“老幹部體”當回事,誤人誤己。一撮平時詞彙積累不夠,一到寫詩時就詞窮的人,鄰韻通押就是這類擁躉的託辭罷了,不必當做金科玉律,也別受薰陶誤導。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夯實基礎才是王道。

三、鄰韻通押既是疑古也是否今。

why?

看官,還沒看明白嗎。如此這般通押下去還講什麼《平水韻》、《詞林正韻》和《中華新韻》?一步橫跨三部韻典。居然還在那裡指點別人:“古今不能混用”!咱還是乾脆都用新韻得了,如此咬著舊韻不放是故作清高,還是表示比別人多會了一部平水韻?(哦,還有半部詞林正韻)

另外“古為今用”這句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成“古為己用”吧?自個兒怎麼得勁就怎麼用,還分新韻舊韻幹嘛?什麼《平水韻》又《詞林正韻》的,大家也都別在那露怯了,一個《中華新韻》全部梭哈了。結果還說什麼“我這是舊韻,鄰韻通押懂嗎?”對不起才疏學淺,真沒看懂,這是在否定舊韻的文化意義,還是在懷疑普通話的文學地位?

“古今通轉”也不是這麼玩兒的吧?新舊韻部能合在一起的字多了去了,古今都無疑義的字,通用便是通用,跨典跨部跨古今“通押”算是怎麼個一回事?“古今通轉”說的是,古今能保持一致的,可以通用無須多言,而不是說不同韻部之間可以通押,鄰近韻部也不行;更別說多部韻典古今混用了!

最後,真正的實錘來了——

大談鄰韻通押的朋友,知道《平水韻》和《詞林正韻》是怎麼來的嗎?我可以準你現在就去查《切韻》、《集韻》以及《廣韻》這些中古韻書。看看那麼多的韻部是怎麼劃分出來的。

先分清“古音構擬”和現實發聲之間的區別,然後大膽的切,切完之後再告訴我,究竟哪些解音構字告訴了你它們是可以押成現在這“十四通押部”的?通押的根據,是與古韻一脈相承過來的,還是更靠近新語言的韻部劃分?

用舊韻進行格律詩創作,既然都詞窮到了不忌鄰韻通押的地步了,為什麼不去直接使用新韻?為什麼還要一再模糊舊韻的真實定義?“鄰韻通押”是古今格律詩的最大笑話之一,沒有之二!不服來辯,我自冷眼圍觀,呲牙微笑以待,呵呵。

『最後忘了說了,本人主頁的“文章”欄里正在**《七天速成格律詩》,歡迎各位行家裡手前來圍觀、拍磚和摧殘!生氣一律免費,氣出幽怨者,長期享受威挨披待遇,尊享黑鑽等著你拿!』ps:最後這段也是原創,手機碼字不易,可以**、送花和點贊!但謝絕“你搬運的歡,晾我在一邊”。看好嘍,我最後這句就是通押,押的是上平十四寒、下平一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