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婷散文 人世間,紅塵外

2021-09-16 01:10:26 字數 1585 閱讀 3672

人世間,紅塵外

文/雨婷

從被青苔掩映的歲月盡頭回望過去,可以清晰地看到那被流年侵蝕過的斑駁的街巷,瀰漫著滄桑與古典的氣息。突然間,就那麼愕然地一顫,感覺到這塵世裡蘊藏的濃濃的飄渺與不安。

一直嚮往大自然的寬厚與寧靜,能夠撫慰積澱內心的沉渣,能夠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自由的精神歸宿。天地的光華孕育了多少靈性與典雅,我們輾轉塵世,在閱過無數風濤海浪,山徑奇峰之後,是否能有更多發自肺腑的深省?

那短暫的沉浮得失,榮辱辛酸,又怎能將理想的軀幹壓倒?生命的渴望與理念,在更深層次的內涵中傾盡所能地流露出對幸福的憧憬。

不要說那大千世界裡流光溢彩的背後聚集的只有沉重與哀傷的目光,千百年來,人世興衰變遷的嘆息聲不絕於耳,歲月苦短,世路迢迢,多少文人墨客在艱苦的跋涉中領悟這份無奈與感傷。滿天的霜華浸溼了他們的筆墨,他們也就懷著難以名狀的心情,向世人傾吐出屬於他們心靈的呼號。

芸芸眾生,誰在寂寞裡賓士前行,向著永恆超越,萬丈紅塵,無邊往事,從蕭蕭風雨裡蹣跚而來,早已氣若游絲的我們,是否只能透過凝重的幻想,才能窺見心魂的祈禱?

俯首蒼茫大地,生與死,悲與歡,離與合,其中的迷惘令我們在現實的感悟中無法遁逃,我們的靈魂,麻木地忍受著夾雜在歷史劣性中根深蒂固的殘忍,不妨問一問腳下這紅塵萬丈的土地,是否還能承載得起這變幻莫測的浮浮沉沉……

有多少無根的野草,在紅塵的風雨裡飄搖不定;有多少錦繡的雕欄在紅塵的暗淡中化作歷史的陰霾,還有,多少無所皈依、遷徙的靈魂在紅塵的困頓中不得不遵從漂泊的宿命。

已然,生命的苦痛未必能喚醒血脈深處最原始的野性,無法捉摸和把握的命脈,在反反覆覆的流徙中起落,一腔悲慼,盡情地演繹著紅塵的悽婉,無可奈何地,必定帶著某種深深的痛楚。

無論是哪一種人生,事實上都無可避免地參雜著惶恐與辛酸,讓人永遠有無根飄蓬的羈旅之感,窮迫潦倒,風雨悽迷,那是一種完完全全的放逐,然而,若是能站在飛鳥的高度渺看這塵世,千萬裡山川,行雲流水,定會頓生如紅塵外花開成海的寧靜與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