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談 從五柳先生談起 原創) 文學編年

2021-09-16 01:10:26 字數 1753 閱讀 5719

讀  書  談

————從五柳先生談起

在《古文觀止》一書中,收錄有陶淵明先生的一篇短文《五柳先生傳》,讀過多年,但始終不能忘懷,尤其是文中記載的那個五柳先生。

陶淵明先生在《五柳先生傳》中為我們描繪了一位安貧樂道、適情逸性的讀書人的形象。“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旁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看來淵明先生對五柳先生所知亦有限,因其房屋旁有五棵柳樹,所以才稱之為五柳先生。這是五柳先生名號的由來。那麼五柳先生的為人處世呢:閒靜少言,不摹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造飲輒盡,期在必醉。……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單瓢屢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已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從這裡,我們彷彿看到了孔門七十二賢之一,顏回的形象。一瓢飲,一簞食,不改其樂。五柳先生不僅安貧樂道,恬淡自如,而且好學好書,常著書以述胸懷,精神不受物質世界的困撓,誠然是中華民族千古優秀讀書人的形象。不因物質的清貧而改變其節操,不因境遇的通與否而憂憤。其實要說五柳先生是這樣,那麼在歷史上曾經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淵明先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對於五柳先生的風範,我心中是常存欽佩之情的。敬先生“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風範,喜其“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欣然忘食,常著文以自娛。”的雅操。吾雖不敢與先生相比,然覺先生讀書之風與已頗有相同之處。吾自幼受父親之薰陶,就對文學有喜好。父親是一中學教師,喜好文學寫作。在我很小時就教我唐詩,在我小學時教我與哥哥背誦《古文觀止》,希望我們兄弟能夠把其多數讀通,背誦下來。奈何我與兄長都未能堅持下來,終究半途而廢,由此深感辜負了父親的期望。《古文觀止》雖然沒有通讀也未背誦幾篇,但是吾對古文、文學的愛好卻就此建立起來。對於喜好的文章我常一讀再讀,愛不釋手,對於不甚喜歡的文章則常常草草讀過。吾雖喜歡讀書,但僅限於對喜好之書方能耐心讀之,但讀書時常常講求對文章、書籍精神、大義的領會與貫通為第一要義,對於文章字句、細節卻常常注意不夠,因此有時也會鬧出笑話來。吾好讀書,讀書有了感想,也喜歡著之成文,畢之書供朋友同閱。因此我亦常常視五柳先生為吾之師,妻亦笑我為一迂腐書生。

讀書久了,與妻談起讀書,隨口道來,競成一說,後細思之,也有可回味之處,故此著之成書與朋友共賞玩之。

以吾觀之,讀書當有三重境界。禪宗對於參禪悟道之人從修持到悟道的境界有過精彩的描述,並將其分為三重。第一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未悟之前)第二重,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開悟之時)第三重,見山是山,見水還是水。(悟道之後)行者悟道有三境界,那麼讀書也當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書是書,人是人。這是人們最初讀書的狀態,書是書,人是人,由人來讀書,為讀書而讀書。人與書是清晰的兩極,界限分明。第二重,書人合一。隨著閱讀的深入,人們開始逐步進入了書的境界,領會到書中的精神與奧妙,人開始在書境中漫遊。這時,人與書已合而為一,人的思想與書的思想交織在一起,書的思想即人的思想,人的精神就是書的精神,人們開始真正領會書的精義。第三重,書是書,人是人。隨著人對書中精神實質、微言大義的全面深刻領會,書中精神骸核已經為人所理解與吸收,並轉化為自已的思想,於是人與書又恢復到最初的關係,人還是人,書仍是書。此刻的書雖然與原來的形態相同,人雖是原來的人,但是人之精神已不同於往昔之人。因為人經書中精神之濡養,已得到了昇華。至第三重境界之讀書者,具體來說,其讀書狀態亦有不同。其一,把書讀厚了,此乃是把書中精神實質領悟發揮,觸類旁通也,聞一知十也;二者,把書讀薄了,此乃讀書者取其精華,棄其糟粕,得其精義,不為書所拘;三者,把書讀沒有了。此乃讀書者將將書之精神實質完全消化吸收,轉化為自已全新的精神生命,心中已無書相。或者讀書之人有取捨,糟粕之書、邪書讀之即棄之、忘之,化為虛無,不受影響。心中只有一點自性靈光,化為無數真知灼見,照耀世界。

吾之此論,或為迂闊,或為笑談,實為戲論,聊博愛書、讀書之謙謙君子一笑也。詩云: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讀書者,琢也,磨也,自修也,願與諸君以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