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臺明清時期的沙河縣古城

2021-09-16 01:10:26 字數 1859 閱讀 1905

沙河縣的古代城池肇自隋唐,地處東窪,屢遭水襲。五代後晉開運九年,西移三裡,遷建今址。憾留坊傳,匱乏載考。

改建新郭,南銜湡水。北高南低,金龜探水。明清兩朝,亦歷經多次水患,屢有沖毀新築,導致形狀多變。

茲參考歷版《沙河縣誌》,雍正年間《畿輔通志》和《順德府志》,以及坊間早期軼聞,綜合簡要摘述,並略加註釋,以便閱讀。

隋唐沙邑,冀南名城。沙河之北,依系土牆。逼鄰道旁,燦若孤鬥。六省通衢,南北要衝。至元末,縣城周邊,地曠多沙,四望不毛,惟稀柳環抱,御路縱貫。

明初,約成化十八年(1482年),沙河城池被大水潰決。志載,弘治四年(1491年),知縣葛禎奏請西遷三十五里(今新城)小屯。弘治十八年(1505年),復還舊址重建。同期修擴南北月城(即甕城),並於南北關外四五百米處,築閣樓各一(相關修築的記述曾刊石立於閣樓上。上世紀中期,不知所蹤)。閣樓門旁植兩米巨石,上寫“大路然”,系明朝諸生、北關籍人李法則所書。

萬曆版《沙河縣誌*建置志》載,明朝萬曆(1572-1620年)時期,沙河古城,方(周長)五里二十步。南北二門,南曰“泳薰”,泳薰就是沐浴南來之風的意思;北曰“拱辰。”拱辰,指的是拱衛北極星,比喻拱衛君王或四裔歸附(出自《論語·為政》:“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拱)之”)。隍(護城河)深一丈有奇(四五米),闊二丈(六米左右)。

崇禎十三(1640)年,知縣崔鍾英將城加高五尺,改修城北。雍正年《畿輔通志》記載,清朝順治十五年(1658年),知縣馮源在城外廣植柳樹,以固堤岸。

康熙時期(1661—1722年),城方五里二十步,高三丈(九米多)。廣六米五,城門闊近兩丈(六米)。

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知縣孫鳳立請帑重修(刊四方石柱記載,現埋存於北街村民胡東貴位於北街北端的住宅房簷下)。廣增五步,高節三尺。土城堞一律完整。此時,城池周長五里二十三步(有人測量實際遠大於此)。城牆高兩丈七尺(九米左右。有人測量,實高十米左右。南北門樓全部為磚木結構,通高十二三米),廣(寬)一丈有奇(五米左右。實際上,五米加上三尺,即是六米。而筆者小時候曾經實際測量,城牆廣約九米),磚雉堞(又稱齒牆、垛牆、戰牆,是有鋸齒狀垛牆的城牆。可用來作為守禦城牆者在反擊攻城者時的掩蔽之用。垛口長度約幾十釐米到兩米)一千四百一十二。(城牆上排水用的)水道九十,炮臺二十。(南北)城樓兩座。四隅角樓四座。道光十四年(1834年),在文廟東南隅重修奎樓一座。保留南北二門。南門叫“迎薰”(迎接南來之暖風。語出《呂氏春秋*有始》“東南曰薰風。”);北門叫“拱極”( 猶拱辰。《舊唐書·禮儀志二》:“葉臺耀以分輝,契編珠而拱極”)隍(護城河)深一丈有奇(四五米),闊二丈(六米左右)。護城河是旱溝,有池無水。

順德府志記載,明清時期的沙河古城,南北城門兩側的磚城長達九十三丈七尺(約三百米)。

**六年,發大水,城池南關的閣樓被沖毀。1945年,沙河古城的城門被破壞拆除。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沙河古城的城牆被村民逐漸破壞,至八十年代,損毀殆盡。如今,東南角還有一點點殘存的南城牆遺址,在南街一戶李姓村民家中。北邊只殘存北關外一座明朝修建的舊閣樓。一層破舊不堪,二層已完全損毀。近期在邢臺歷史建築清查時被列入“邢臺市第二批歷史建築名單。”

因此,我們記憶中所見的沙河城,基本上都是殘留的明清時期的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