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看?引進落空借力打人

2021-08-15 11:02:46 字數 3185 閱讀 8600

太極拳推手撒手不是用先天賦有之力和手快,太極拳是借用地面之力和從彼處借力,通過腳底的陰陽變化調節,而且是用意。借者,既省力而又不傷氣。太極拳是一門最講究即省力、借力打人的技術,所謂“借力打人”是也。

因為太極拳是一門武術,而不是單純的技術,即然是武術,所以借力打人也即是太極拳技術最本質的特點。借力者,是以後天有關太極拳練習之力學去獲得。先天的自然之力有限,並有盛衰之年,後天之巧力則取之不盡,而用之不竭,乃無窮也。後天之技巧力,有“四兩撥千斤”之妙。能四兩撥千斤者,則能以己先天之小力勝彼之大力,亦能以耄耋之年勝年青力壯的氣勇者。所以太極者既不在先天自然之能的大小,亦不在於力大氣足的青壯年,而在“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的巧妙技術中。當練習者初讀此句時,會深感奧妙而不能領悟,於是不知其所行。

其實只要入門引路須口授,遵循它的原理,並遇真明師指導按照太極拳的規律去練去求之,經三年磨練,應當具備了一定的運動條件後,便能逐步逐漸地實現。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 習太極者須切記“用意不用力”的原則。打手之巧在於用意,不在外面而在內。一舉一動非單純的形動,有神聚意導氣運,始而心生意導氣運神聚視為內動曰,否則即而形動曰。意氣須分開,又須一致,但神為主帥,所謂“以神行意、以意導氣、以氣運身“是也。身到、神到、意到、則氣到,乃能意氣換得靈,方見落空之妙曰。先在心,後在身。在身者,則能引進落空,借力打人。何謂“引進落空”引進落空即是須大膽地放縱彼之進擊,而不是將其拒之門外。只有大膽地放縱,才能引進落空;不能放縱,則不能引進落空。但放縱須有前提條件,即:雖為放縱,卻全皆由我之意牽引其而進。此須沾連粘隨,不丟不頂;須得機得勢,捨己從人,知己知彼。彼手快,不如我意先;彼力大,不如我氣斂。若彼以快速巨力打來,我之意在其先已與其相接,順其而來,接住彼勁,恰好不後不先,隨引即蓄,借盡其力,蓄而後發,引進落空,借力打人便能奏效。不可用力,不可尚氣,意氣換得靈。彼挨我何處,我心就用在何處,要知己知彼。若要知人,則務要使人不能知己。若要使人不能知己,則務要以己之虛去探彼勁之實;須秤彼勁之大小,權衡彼勁來之長短和輕重。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杳;避彼之實,而入彼之虛,順其勢,借其力。此即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曰。能知己知彼,才能因敵變化顯神奇曰。能因敵變化,“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之技才能神妙無窮。 

欲要知己知彼,則先要捨己從人,不要由己。從人則活,由己則滯,而從人仍是為了由己。若彼欲往左,則我以意領其往左,彼欲往右,則我以意領其往右;若彼欲進,則我以意順牽引其而進,彼欲退,則我以進步進身和意順其而進長;若彼欲往上,則我以意率其而上,彼欲往下,則我以意順其而下;若彼欲開,則我以意順其而開,彼欲合,則我以意順氣運其而合。能達此地步,乃能“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杏;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從外觀之,似隨人而動,然則人為我之內形所控制,故捨己從人仍是由己。捨己從人非純粹外形的隨人,沒有內形的支配是捨近求遠。這樣,不但無法達到捨己從人的目的,反會為人乘機而人。故捨己從人須內外結合,周身相隨,得機得勢。其關鍵還是在於內。能捨己從人,方能知己知彼勁之虛實。

一身之勁在於整,一身之氣在於斂。身法須求一整之勁,並要加以互相聯絡起來成為一體,然後再求斂氣,氣要斂入脊背。斂者,須以意將氣下沉于丹田貼於脊背,由兩肩收於脊骨,斂於腰脊。氣能斂於腰脊,然後再求注於腰腿求知,能注於腰間,一身便有主宰於腰。一身之勁便能完整統一。神聚、氣斂、精神貫注,精、氣、神三者須合一。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自己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在下即能得機,而在上即能得勢,上下相隨前後左右無不得力也。能得機得勢,乃能捨己從人。 平日多練習推手撒手,須在沾連粘隨,不丟不頂上研究,粘即是走;走即是粘,即是用意,走即是行氣。以己依人,須要知己,乃能隨接隨轉;以己粘人,須要知人,乃能不後不先,彼之力有多大,我之意仍與其滲透相合,牽引彼勁源裡抽絲,彼增我亦增,彼減我亦減,不給彼有絲毫用力之餘。彼在上無處使勁,在下無處得力,我趁勢入補之,接定彼勁,彼自能跌出不言而喻矣。能粘得住人,然後能吸得住人,使之不能走脫。能吸得住人,然後能隨意牽引得人進而使之落空。若要將物掀起,務要往下抽絲上掀加以銼之力,斯其根自斷,乃無生根立足之地,如江海浮舟則自然浮得起彼身;彼身既已浮起,然則隨漂即出,極能輕鬆也。須切記:借力打人須斷彼之根,彼之根未斷,則力末藉著而不能發;能斷彼之根,打人才能省力而清脆,乃能使人心悅誠服。若要將彼跌或雙腳騰空出來,須加以掀起之意,隨引隨化隨蓄一氣呵成,則自然能使彼猶如跌入深淵一般而落空,使其勁全為我接定所掌握;彼身既已騰空而勁力全為我所借盡,然則一呼即出,遠近多少,取之向斜下或向上遠處拋物,如彈丸脫手技,順勢能及。此即所謂“借力打人”,仍是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之妙。 

平日行功,一動勢須問問是否有空鬆圓活之趣,精神能否支撐八面。能支撐八面者,乃能八面轉換。氣須下沉丹田存養不使上浮,以直養而無害。氣須貫注於兩膊,形於手指。周身須通暢飽滿,節節貫串;太極即是周身,周身即是太極,全身無一點不是如此,行氣才能如九曲珠無微而不到。氣如車輪,樞紐在腰。彼挨我何處,我氣即行往何處,何處即分虛實。虛便是陰,實即是陽,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乃能以虛實制人。切記,須以己之虛去探彼勁之實,勿要用己之力實而使彼知己。因敵變化須走內勁而不可露形跡,勁由內換而使人莫測,彼只能挨我之虛,即挨皮毛,而得不到我之實,無從得力曰。此即所謂“人不知我,我獨知人”。以虛實制人,人為我制,而我不為人制,乃能一往無敵,才是太極拳之妙。

總而言之,引進落空,借力打人是以'神意氣'轉換使技,而非以力能成技。周身須完整一氣,動則俱動,動中須有靜,動者才能不慌不亂,乃能依規行功;靜則俱靜,靜中須有意存即有預動之勢,靜者才能達於勁斷而意不斷,乃能一觸即發。開中寓開,則開者還能再開;閤中寓合,則閤中還能再合,閤中偶開,開中偶合,陰中含陽、陽中含陰,所謂陰陽相濟。“如長江大海,滔滔不絕”曰。虛實宜分清楚,虛實的變化全在內而不在外。在內者,勁換而不露痕跡,勁走而人莫知,乃能隨接隨轉。由得機得勢,及捨己從人;由捨己從人,及知己知彼;由知己知彼,及引進落空,借力打人。牽引在上,運化在身,儲蓄在丹田,主宰在腰,蓄而後發。一身須俱備八張弓,才能做到蓄勁如張弓,發勁如放箭。勁以曲蓄而有餘,周身之勁在於整,發勁要專注一方,須認定準點,做到有的放矢。勁起於腳根,由腳而腿而腰形於手指,須完整一氣,不能有絲毫間隔斷續。一舉一動須達於圓,無有凹凸,無有缺陷的要求。若能達此境界,不論向前向後、向左向右,乃能無懈可擊。以意導氣,以氣運身;意往上升,氣往下沉;動者,氣運也。先在心,然後便能施於身。

日久功深,蓋吸則自然提得起,亦拿得人起;呼則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吸,為合為蓄為收;呼,為開為發為放。只要依法求之,就能逐漸地做到物來順應,敏感自得;進者,便能達於“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的境界。若到此境界,則無所謂內外,一舉動則無不合法度,形神自然。

監製:劉洪耀

主辦: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

出品:武當雜誌社

地址:湖北省丹江口市均州老街五號樓

總第5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