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愚作品 偷得浮生一日閒

2021-07-27 06:02:44 字數 1415 閱讀 2088

已是初冬。清晨,太陽象擴大的荷包蛋,黃紅粘粘地掛在恆大綠洲的尖屋頂。我在它向右斜照下來的光輝裡,一路踩著黑色的樟樹籽。它們正落在我通往衡州大道口的步行道上,落在方方正正的地板磚上。“叭”一下,“叭”又一下,我似乎回到調皮的童年,自顧高興,歡快地踩著向前。

步行道上行人很少,即使有,也是行色匆匆的上班人,沒有人理會我的空閒。愉景南苑售樓部門前,臥著的老牛,歡快的小鹿,歇息的老人,購物的時髦女郎,吹長笛的自娛者,還有騎單車的紅男綠女,以及散步的一家三口,在霞光的拂照下相映成趣,雕塑栩栩如生,一幅人與自然的和諧畫面。

老遠,灑水車唱著歌兒迎面開來,一路披荊斬棘,耀武揚威,所到之處,行人紛紛避讓。它驕傲地在兩邊馬路牙上開出無數水花。我迅速地繞到一棵大樟樹的一側,所幸,只被濺了幾點泥漿,在褲腳邊上如加上的點綴。

“嘀嘀”一輛輛小汽車一陣長鳴,從我身邊呼嘯而去。“嘀嘀”“嘎嘎”又一陣陣車鳴而來,馬路上漸漸熱鬧,擁擠。

太陽從荷包蛋裡放出萬道光芒。我拿出手機看時間,不知不覺,6:45從家裡出發,一路不慌不忙地步行已近一個小時。如果母親看見我一大早這麼逍遙自在,定會咆哮如雷:“我還以為你在努力工作,你這麼浪費時間,我何必辛辛苦苦幫你帶崽!”我也彷彿聽到了全旭日表舅在**裡失望的聲音:“你此時在學校(工作)就好了!”我好像又聽到了曹中慶老師的恨鐵不成鋼的聲音:“我要你多寫點東西,總沒見你行動,人,要發憤圖強!”

兒子是母親抱病一手將他帶大。2002年,我應縣教科所之邀,在全縣初中教師培訓班上上示範課,正好在二中校園碰上表舅,他甚是歡喜,見人就介紹:“這是我外甥女,在這兒給老師上課!”他臉上無限光榮,我的內心卻很是慚愧:就四堂課而已!不值得如此炫耀。2005年,在表舅的引薦下加入市楹聯家協會,有幸認識曹中慶老師,曹老師是市楹協“四老”之一,他不僅鼓勵我寫楹聯,也鼓勵我寫散文、詩歌、雜文。每次在市裡參加此類活動拿到相關書刋報紙,就帶到楹聯辦公室供我學習。而我總覺得像醜媳婦見公婆般,沒有自信,三三兩兩寫了些小文,不成氣候。

一晃十多年過去,母親和表舅相繼作古已逾多年,我還是一事無成。過餘的悠閒導致的惰性,懶情真是萬惡之源!

一日之計在於晨,而我的晨卻是這麼漫不經心。近兩年,單位年輕人越來越多,大大減少了我們年長者的工作量,不需早自習,不需晚自習,因而被“閒”了。只是,這份“閒”是否過於奢侈,過於浪費?母親,表舅,曹老師的殷切的話語又傳入耳鼓,我不禁加快腳步,奔赴單位去也!

作者簡介:金若愚,女,中學高階教師,退休。崇尚簡單,崇尚文字。人生信條:不打擾,不相欠!

若愚散文:冬日蟬鳴

若愚作品:無人欣賞,照樣要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