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同一行為重複約定違約金,僅有一種約定有效

2021-07-26 19:02:32 字數 1270 閱讀 1944

【原創】文/汐溟

針對同一行為,合同中約定兩種甚至更多種違約金的情形並不鮮見。如在影片聯合投資合同中,約定如果一方當事人遲延支付投資款,則應向守約方支付固定數額的違約金,同時還約定,每逾期一日,應支付應付金額的一定比例作為違約金,這種情形為違約金的重複約定。當事人可能在合同中並未用明確用違約金的概念,而是用賠償金等其他概念,但其實質為違約金性質。

針對不同的違約行為分別約定違約金不構成重複約定,此時每種約定均可有效。如針對遲延支付投資款行為、遲延開機行為、遲延出片行為、未經同意轉讓投資份額行為等可單獨約定違約金,該種約定應為有效。所謂“重複約定”,僅指標對同一行為兩種以上的違約金責任約定。

針對同一行為重複約定違約金,可發生合同約定部分無效的法律後果。換言之,對同一行為的多種違約金責任中,僅有一種是有效的,其餘約定不發生法律效力,此亦為違約金條款部分有效。如對遲延支付影片投資款行為,既約定了固定金額的違約金責任,又約定了以影片預算比例按日計算違約金,則當事人只能主張一種違約金責任,不可將兩種違約金責任同時主張。

湖南省總工會訴長沙市衛生防疫站房地產轉讓合同糾紛一案中,協議中約定兩項違約賠償條款,即雙方不得以任何藉口不履行協議,也不得提出協議以外的要求,不論哪方違約,不劃撥轉讓或不接受劃撥轉讓上述房地產,均按轉讓費總**的50%向對方交納賠償金。如果總工會逾期付款,每逾一日,按已付款數的3%向防疫站交納賠償金;如防疫站逾期交房,亦按對等條件向總工會交納賠償金。一審中湖南省高階人民法院並未支援3%賠償金的訴求。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協議約定的逾期付款一日,按3%交納賠償金的違約條款,參照有關合同違約責任的法律規定,顯屬過高。因此,原審法院撤銷了協議中的這一條款,確認其餘部分繼續有效,是正確的(《最高人民法院公報》1993年第3期)。

有法官歸納該案裁判規則為: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對同一行為約定兩項違約賠償條款,一種是違約按合同總標的的一定比例向對方交納賠償金(實為違約金),一種是每逾期一日按已付款數的一定比例交納賠償金(實為違約金),上述約定實為對違約金的重複約定,只能認定其中一種約定有效(江必新、何東寧等著,《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裁判規則理解與適用》合同卷一,中國法制出版社,457頁)。

認定部分違約金條款無效是法律對違約金的一種干預方式。但此種干預有其適用的條件,在針對同一違約行為重複約定違約金責任的情形下,“如果單獨適用每一項違約條款均不足以彌補守約方的損失,根據違約金賠償性的特徵,則不宜簡單地只適用於其中一項”(江必新、何東寧等著,《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裁判規則理解與適用》合同卷一,中國法制出版社,461頁)。因此,重複約定違約金條款是否有效的最終裁量依據是違約金是否能夠彌補損失。汐溟版權律師,傳播電影版權知識,分享電影版權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