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綠水閒,素心如簡

2021-06-08 00:30:55 字數 2286 閱讀 9739

茶綠水閒,素心如簡

文:  似水若煙    編輯:鱈鯡鮩鮚

年有四季,月有陰晴。人與人的相遇,有一見如故,也有相逢恨早。歲月薄涼處,紅塵自繾綣。經過春的蔥綠,步入夏的絢麗。驕陽如火,一盞清茶。

習慣蝸居的人不只是大門不出的宅在家裡,更是因心中自有一片天地而可以足不出戶。一卷書,悲歡離合,亦戲亦真。無須分清心中所感是為文中人還是為了心中念。一首曲,略帶滄桑卻又明麗,反覆**,入耳入心。無須解釋到底陶醉的是歌聲還歌詞,是往日回憶還是初見美麗。

人生有太多的相遇,或擦肩而過或銘記一生。每一次相遇,其實,都是唯一。每一次記起,其實都是初遇。一生喝過許多茶,或漸成習慣的一種味道不肯改,或驚鴻一瞥短暫一會卻回味存留。

紅塵忙碌,塵世多煩憂,多少人在匆忙之中嚮往那年那時的慢生活。那時,一個人可以懷念一世;一個回眸可以回味一生。那時,沒有電腦電視,沒有神一般速度的通訊,有的是寫上半日寄上半月的信箋。所以,我很珍惜於夏日炎炎裡,尚能品閒清茶。

綠茶配夏日,添一縷花香,別上一份閒情。時光悠遠,世事淡然。

於沸騰的水中茶看見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於茶的心裡水看到自己的如許情深。沒有水的茶,只是一枚乾枯的葉子;沒有茶的水,只是一杯無味的清水。

儘管,茶與水的相遇只是遲早而已,可一如人海茫茫的相遇,為何偏偏不是擦肩而過偏偏不是相遇恨晚,而是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恰恰便與你相對了呢?

你是誰的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在水的懷裡。你是為誰等待的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茶正在水裡沉浮。浮生若茶,淡香如許茶煙縹緲,沉浮若舞水心清澈。

沒有沸的甘泉,泡不出有韻味的茶;不是來自高山薄霧的茶,如何做到繁華過後安之若素的清雅幽靜,淡泊淡然過後,淡香久久瀰漫心間呢。

持一份心情若水,縱窗外驕陽如火,我手中的綠茶卻是清碧幽香,一如跋涉過後的山澗小溪,晨起的那一縷縈繞山嵐的輕煙。清意輕拂,香氣沁脾。這碧綠芽色的清茶,來自幽幽深山裡。無奈,我這裡沒有甘甜的清泉可以相遇。只得任一顆心沉靜再沉靜,是否,可化為一潭清碧,與茶,寂寂交心,靜靜相對。

嬌嫩如你,如何捨得用沸騰的水來相遇?恰好的溫度是八十四攝氏度,最好的杯子是至簡至樸的白瓷蓋碗。沒有任何花式,不必繁複工夫。

納茶於白瓷甌底,水落茶舞,讓時間慢慢醞釀,這高山靜水的相遇,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的依依。

我在想,或許這泡茶的水是否前世是茶葉上的一顆露珠,或者是無意輕掠過的一絲月光還是眷戀不捨離去的一縷夕照。這水裡的茶是否前世是水邊的一株小草還是那山澗底下的一枚小石子。他們,也曾細細籌劃著未來,也曾暖暖貼心著彼此才懂的溫情,也曾有過鬧著小別扭的懊惱,或許信誓旦旦前世今生的不離不棄……

如今,輪迴裡再次相遇,是否,便可以了無遺憾於心底。翻開蓋碗,一縷茶煙在思緒裡圍繞,淺淺淡淡,是那樣安寧妥帖。淺淺讀來,仿如花影扶疏,修竹繞庭,靜聽花開喜悅,細聞落花嘆息。淡淡聞得,仿如一幀山水畫,如浮雲出岫,似空山清泉,寥寥幾筆處,有隱隱花香,細聞之,說不出哪種花,似有蘭花之雅,桂花之幽,梔子之清,百合之韻,似是,又不是。

一口入喉,猶如夏日炎炎下,山重水複處,轉一彎,卻見一個幽幽百花谷。原是集各種花香之清韻,怪不得說不清出處。清澈如碧,清香如許,真真是所有喝過的綠茶中,最令人難忘與驚詫驚喜的。

一盞綠茶品來,猶如獨倚青樹下,靜看一冊好書;又似結廬於松林間,從容看歲月流逝。紅塵往來,你戀你的繁華,我守我的清歡,你有的喧鬧,我有我的無為。兩不相干,互不相擾,如此,甚好。

小酌紅酒是小資,一盞綠茶亦靜心。這日子,沒有功成名就,也沒有榮華富貴,更沒有女子津津樂道的時尚潮流與職場裡的風生水起。只是簡單清寧的日子裡,靜得下心品一壺茶,寫一箋小字,讀幾行閒書,與四季花香作伴。拈清香,賞花開的歡喜,也聽花落的嘆息,習慣工夫茶的繁瑣,也傾心一杯綠茶的簡單,既嚮往紅茶的醇厚,同時也驚喜綠茶的芬香。簡單清寧,安之若素,如此,也無不可。

我心飛揚圖書館歡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