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史上真正的“御賜詩仙”?

2021-06-06 03:58:31 字數 1353 閱讀 9361

提起“詩仙”,大家一定會異口同聲地說:那還用說,李白唄!在唐朝,李白是詩仙,杜甫是詩聖,王維是詩佛,白居易是詩魔,李賀是詩鬼,賀知章是詩狂,王勃是詩傑,劉禹錫是詩豪,孟郊是詩囚,詩家天子是王昌齡,詩骨是陳子昂,詩奴是賈島,詩神這個雅號,則留給了宋代的蘇東坡(一說陸游)。

李白的詩確實有仙氣,“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黃雲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海神來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連峰去天不盈尺,枯鬆倒掛倚絕壁”、“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天台一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人遊月邊去,舟在空中行”、“人乘海上月,帆落湖中天”、“月隨碧山轉,水合青山流。杳如星河上,但覺雲林幽”、“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天台道士司馬承禎稱李白“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大詩人賀知章一見他,驚異地說“你是不是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間?”,直呼其為“謫仙人”,從此詩仙之名在民間流傳開來。

李白因才進宮,還得到皇家的看重,玄宗曾“降輦步迎,以七寶床賜食於前,親手調羹”,文宗御封李白的詩歌、裴旻的劍舞、張旭的草書為“三絕”;和李白齊名的杜甫對李白的詩也極為看重,稱其詩歌“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另一位大詩人皮日休也對李白推崇有加:“吾愛李太白,身是酒星魄。口吐天上文,跡作人間客”,這麼多人熱捧李白為詩中仙人,進一步穩固了他的詩仙地位。

不過,李白只是民間的詩仙,皇家雖很看重他,但並沒有吐金口御言稱他為“詩仙”。皇帝開金口呼為詩仙的另有其人,他就是被後人稱做詩魔的白居易。

提起唐代的詩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可以說名列前三甲,但單從數量上論,寫了三千多首詩的白居易才是唐朝詩人之冠。白居易的詩以通俗著稱,我們熟知的《長恨歌》、《賣炭翁》、《琵琶行》等名篇,連八十多的老太太都能聽懂。“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等名句路人皆知,與他人不同的是,白居易的大名早早就飄洋過海,流傳到朝鮮、日本等地,尤其在日本,白居易的大名超過了中國所有的詩人,成為千年不倒的詩壇風雲人物。他去世後,唐宣宗李忱寫詩悼念他說:“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浮雲不繫名居易,造化無為字樂天。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愴然。”

這是由皇帝嘴中第一次說出“詩仙”一詞,雖是“追認”,但皇帝的話與一般**和平民的話是不一樣的。在古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皇帝的話是一句頂一萬句甚至超過一萬句的。李白詩仙之名,是賀知章首提,其他人響應,算是民間的詩仙。他的詩確實帶有仙氣,本人又具有“仙風道骨”的氣質,所以有很多擁躉,口碑極好,一千多年來人們就一直叫他“謫仙人”、“詩仙”。但“御賜詩仙”,得到權威人物皇帝親口確認的,天下僅有一人,那就是名氣絲毫不遜於李白的白居易

歷史上真正的唐寅,一生坎坷不平

經歷過仕途和家庭的種種挫折,心灰意冷的唐寅絕意最終離開家,到郊外建了一座桃花塢,自號 桃花庵主 ,作為他對抗無常命運的堡壘。世界如此負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