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都是中醫大家,胡希恕與劉渡舟到底有何區別?

2021-06-04 00:42:53 字數 1330 閱讀 3211

大家好,我是中醫老劉

學術研討,不妨直言不諱;百問百答,唯有真誠思考

提問:經方家胡希恕先生與劉渡舟先生,到底有何區別?

現代醫家如胡希恕先生,陰陽五行皆很熟悉,但側重以八綱氣血(陰陽學派)解傷寒。

現代醫家如劉渡舟先生,陰陽五行皆很熟悉,但側重以臟腑經絡(五行學派)解傷寒。

提問:胡希恕先生的核心學術特色是“方證是辨證的尖端”嗎?

胡希恕先生申明:“辨六經、八綱(氣血)是辨證的基礎”、“辨方證是辨證的尖端”。

胡希恕先生的經方學說尤其注重“謹守‘六經—八綱—方證’病機,開創了以“陰陽學派之八綱氣血”為核心的經方辨證體系。

僅僅以方證特色來概括胡希恕先生的學術特色,是片面的、不完整的。

提問:胡希恕先生所提到的八綱,只不過是病機的大略,諸多細緻的病機沒有顧及吧?

在胡希恕經方醫學體系中,八綱並非等同於目前《中國診斷學》教材的八綱(陰陽、表裡、虛實、寒熱)。胡希恕經方醫學所謂“八綱”:表裡亦包含了作為具體病位的臟腑經絡(注:與五行學說作為辨證要素的臟腑經絡有所不同);虛實亦包含了氣血津液之虛實。

當然,胡希恕先生應用“陰陽(八綱氣血)學說”而不用“五行(臟腑經絡)學說”,這是歷史的事實。中醫界,的確有運用“五行(臟腑經絡)學說”的臨床大家值得我們尊重與學習。

提問:胡希恕先生對其“六經八綱方證”學說,是否已經徹底完善?有無遺憾之處呢?

胡希恕先生晚年講課在深情地對學生們說:“……我們在《傷寒論》裡講過,像桃核承氣湯、抵擋湯,瘀血證也能致驚狂,其人如狂、其人發狂嘛,瘀血證也有致驚狂的。所以他(張仲景)這個書啊,都沒說全。原先我有個心思啊,我打算把《金匱要略》各章裡頭不夠全面的地方補充一些,寫個東西。現在這個事兒我辦不了了,歲數不行了,應該做的事兒還有的是,我這精力也是不行,你們都可以做一做……我(精力)不行了,我原先打算過了,唉呀,這陣兒晚了,事情太多了,我這精力不行了”。

對於胡老未完成的使命,我們後學者應該繼承胡老學術、弘揚胡老精神。

具體來說,在氣血津液的六經歸屬方面,我們要做出自己的解讀:

具體來說,對於“氣滯、血瘀、水溼、痰飲、食積”:

1、假若不偏寒熱的時候,如何進行六經歸類?

2、假若偏寒的時候,如何進行六經歸類?

3、假若偏熱的時候,如何進行六經歸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