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徐子橋花鳥扇面作品欣賞

2021-06-01 09:48:13 字數 2682 閱讀 6506

徐子橋,1964年2月出生,河北省清河縣人,1983年畢業於河北大學工藝美術學院,先後研修於北京畫院,中國國家畫院。當代中國花鳥畫名家。

藝術活動:

參加文化部《首屆北京國際扇面藝術展》;中國美協《紀念孔子誕辰2550週年全國美術作品展》;央視《全國名家邀請展》;北京畫院《中國一流畫家赴日中國畫小品展》;第

一、二、三屆全國青年國畫年展,分獲銀獎,優秀獎。參加第十

二、十三屆《當代中國花鳥畫邀請展》,參加第

二、三屆《全國著名花鳥畫家作品展》等全國性美展及當代名家聯展。在《美術》、《中國藝術報》、《美術報》、《東方藝術》、《品鑑》、《水墨前沿》、《水墨味》等全國數十家專業報刊發表,被多家文化機構及個人。出版有《當代實力派畫家作品系列---徐子橋》。走進中國,《當代中國畫名家---徐子橋》、元曲新唱《女人花子橋水墨人物》、《當代中國畫名家---徐子橋水墨花鳥篇》,【寄情花間】個人**等。北京今日美術館【東方藝術】國畫期刊2010年以來重點推出的當代中國畫名家。

蹈虛揖影

——讀徐子橋花鳥作品感言石軍良

面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歷史饋贈和當代中國畫未來形態的召喚。中國畫畫家在當代文化語境下,似乎面臨著“尷尬”的境遇。其實,從藝術史發展的眼光看,不同時代的畫家在特定的歷史時期都曾面對過這種“困惑”,只是在當下顯得尤為突出罷了。究其原因,首先是傳統中國畫依附生存的傳統農耕社會背景,以及相伴生的政治、經濟環境和文化生態秩序在當下激盪的社會轉型中已成過眼煙雲。再則就是開放的社會形態和多元的文化語境,動搖了中國人的價值觀念和審美尺度。由此,承繼中的傳統中國畫形態在當下面臨著轉型的歷史機遇,也就是說,中國畫的傳統形式和表達方式如何在現代社會背景下轉型為與現代審美和現代精神活動對位的新的語言形式,成為當代中國畫畫家直面的“命題”。

徐子橋作為一位寫意花鳥畫家並未規避“命題”所帶來的困惑。而是基於對傳統、現代、東方、西方的多維度審視,著眼於對自然和生命的觀照,在不斷的自我重建和不斷的自我解構中,使自己的藝術實踐置身於一種“未決狀態”,而正是這種狀態所呈現的未完成性,給畫家的藝術形態和精神形態敞開了啟蒙的空間。

以當代的視野反觀古典傳統是當代畫家力求圖式轉型的不二選擇。只有如此才能縷析出傳統之於當代的經典意義,以及在當代表現出的“水土不服”癥結之所在。在傳統文人畫系統中,由於山水和花鳥畫(寫意)較之於人物畫長於表現,更易將筆勢墨韻引入其中。迎合了傳統文人抒發性情、宣洩精神的主體化需求。所以形成了較之於人物一格更為豐富而穩固的形態。也正是這種藝術形態的程式化、定型化和技法的規範化為中國畫現代形態的轉型鋪陳了具有探索意義的坎坷之路。而其中似乎尤以寫意花鳥畫的現代轉型最為無奈。這個中因由,首先體現在花鳥畫表現“題材”的侷限性上。由於傳統中國畫,特別是文人畫在美學取向上偏重表現性,不以強調物質性再現為能事,而借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比興”手法,託物言志,以強調氣韻、意境、筆墨等精神性的文化內涵為旨歸,雖然古人言花卉“無一不可以入畫圖而傳於筆墨”(清·鄭績),但“歲寒三友”、“四君子“等一類題材仍以其強大的慣性,使畫家陳陳相因在狹隘的空間中一詠三嘆。其次,寫意花鳥畫在章法經營上的侷限性。中國畫獨特的審美意識和完善的造型觀念使寫意花鳥畫並不著力於對三維空間的追求,而在有限的二維平面中通過點、線、面的組合變幻,在對立、統一的矛盾解決中,求得空間分割和心理感受上的均衡與和諧,再加上表現物件的相對單純性,從而使得寫意花鳥畫給後人二維的經營所餘留的拓展空間受到了制約。其三,寫意花鳥畫傳統格法的完善以及對形而上層面的追求,使得原本受題材和筆墨的規範,而表現出的形象上的簡約和單純性,在“計白當黑”、“惜墨如金”、“景少意長”的實踐追求中,更趨向“符號”化和精神化,而正是這些傳統經典的歷史負重,使當**意花鳥畫家對現代形態的實現面臨著諸多的不適。但事實上,也恰恰是寫意花鳥畫傳統的“經典性”在當下“時過於期,否終則泰”的自然輪迴中,給我們洞開了現**意花鳥畫形態轉型的觀念之門。

二十世紀上半葉,在對傳統中國畫的價值、功能和表現形式的激烈質疑聲中,齊白石、潘天壽等以自身的藝術實踐闡釋了寫意花鳥畫從傳統向現代轉型的可能性,在經驗上也為當下的畫家提供了借鑑的可能。二十世紀末至今,一些理論家在學術層面對傳統中國畫本體在當代語境下所面臨的矛盾,以及轉型的可操作性進行了梳理和前瞻性分析,一定意義上為當代中國畫新形態的構建起到了積極意義。但是,學術上的思考和闡發無論如何條分縷析、面面俱到。一旦落實到具體的操作層面,仍會顯現出意想不到的偏頗。至於真正擺脫當下的困惑,實現寫意花鳥畫與時代精神和審美取向對位的形態轉型,事實上還有賴於畫家的自省躬行。徐子橋近年的藝術實踐就驗證了“自省躬行”的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