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同寫中國夢 書畫共鑄潯州魂

2021-06-01 09:47:11 字數 3958 閱讀 3530

翰墨同寫中國夢   書畫共鑄潯州魂

——賞《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桂平市新春書畫展作品集》

看到《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桂平市新春書畫展作品集》,便想到了書畫者。在燈光下,我把畫冊樣刊緩緩地開啟。思緒,奔走在路上。我讀著抑揚頓挫的文字和畫作,每一幅都摺疊著書畫人的腳印。

一支筆,抒寫著“篆隸楷行草”的元素符號;一滴墨,描寫出“濃淡乾溼焦”的五彩墨韻;一張紙,勾勒出與人類精神息息相通的萬物;一群人,詩畫交融,如詩如夢,演繹著平凡的書畫人生……。

長期以來,書畫藝術與潯州文化相表裡,從學前班幾歲的幼童到八十歲以上的老翁都在學習書畫。書畫藝術與潯州人的文化生活息息相關。生長於斯的潯州人,得天獨厚地得到這方山水的恩賜。嵐氣飄蕩的西山,水天一色的潯江,山水畫廊大藤峽,太平天國聖地金田,荊山紫水瑤族風情……都成為書畫家的創作源泉。

2014年,藝術家們積極推進“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活動。”讓文化藝術深入到鄉村、機關、社群、工廠、學校,立足為人民抒懷,為時代謳歌。並深入潯州腹地採風取材,實踐了“搜盡奇峰打草稿”的願望,創作出一批既具有潯州風土人情,又具有鮮明時代特色的書畫作品,舉辦了《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桂平市2015年新春書畫作品展》,為 “文創造市,詩意桂平”,建設書香城市,寫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

畫之魂·寫意潯州

美術是一種視角藝術,也是一種文化現象。對於中國畫來說,寫意便是抒情,便是詩意。用書畫藝術來寫意潯州、表現美景,已成為潯州人的一種時尚。畫以山川為境,山川亦以畫為境;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是書畫人藝術追求的最高境界。

集子裡50多幅畫作中,大部分均為國畫山水、花鳥作品。畫家們在傳統的基礎上,大膽創新,筆墨簡潔流暢,意韻深遠雋永。他們憑著黑白墨趣,憑著線的變化,憑著輕描淡寫就能透露了作者內心的世界;作品或以抽象舒展的線條佈陣,行氣於筆,瀟然揮毫;或點畫鋪陳,橫直相安;或遠近呼應,全章貫氣;或飄逸瀟灑,或樸實端莊;或淡泊疏簡,或肆意張狂;畫風迥異,綺麗多姿。在點線面空間的無窮變化中,把潯州的青山秀水描畫得多姿多彩;在空白與墨彩之間,或在筆觸與畫紙之間,展示豐富的景象。

畫家韋照明、黃渡、陳青燕、黃洪波、李史春、陳健、黃醒時、**海、曾繁生、楊愛文、劉瓦秀等,他們以飽滿的熱懷,寫意潯州,寄情山水。在他們的筆下,既可突出高山之雄峻,渲染雲水之蒼茫,林木之鬱秀,溪流之悠遠;又可以抒發壯志豪情,表現出巨集大與壯美的情懷。

韋照明國畫作品《荊山紫水源自幽》,具有特寫的立幅構圖,使畫面產生一種壯美之感。他巧妙地運用黃賓虹的“五筆七墨”法,鉤、皴、點、染、擦各種筆法的靈活融徹;畫中可見,一點一畫,互相牽制,彼此襯托;一草一木都賦予生命力,山石大小參錯,陰陽相銜,彼此渲染,畫出紫荊瑤山的一角視野,一種精神,使作品沉穩厚重,幽深清雅。

黃渡國畫作品《黔水行》,重在寫意,他不太講究形體外表上的酷似、準確,而運用表意抒情與線條的運用技法相結合,形成空靈美的藝術特色,作品古樸高雅,空靈通透,黔江秀色躍然紙上。他的另一幅作品《秀》,瑤族婦女人物妙於傳神,筆墨細膩,意趣盎然。

陳青燕與何山鬆合作的《大藤峽印象》作品,何先生的提詩“昔寫花枝影,今傳山水神。牢籠諸百態,點染萬千春。”配在青燕的國畫上,夫唱婦隨,詩情畫意,情景交融,丹青輝映,書畫合璧,相得益彰,達到較高的藝術境界。

黃洪波作品《山清云溪遠》,山幽清遠,意暢神秀、章法有度,勾劃點染,虛實相間。李史春作品《高山流水圖》,山峻高遠,林木如蓋,山泉淙淙,表現出幽清明淨的自然之美。陳健作品《西山小道》,樹鬱林秀,曲徑通幽,隱蔽迷離,形成靈秀的意境。黃醒時作品《潯州中山亭》,清雅秀逸,表現出萬綠叢中一點紅,樹林與亭子相映成趣,整幅作品意韻生動。**海作品《清泉石上流》,筆觸細膩,意境悠遠。劉瓦秀作品《滿地百花九州香》,田園風光躍然紙上,給人清新靈動的感覺。

曾繁生的寫意花鳥《荷風送香》,用簡潔的筆墨表現荷花高潔致遠的意境。楊愛文作品《清氣香溢》,寫出荷花孤芳娉婷,婀娜多姿的氣韻。

畫集裡,更突出的亮點是幾位青年畫家的油畫風景、人物作品,他們的油畫基本功札實,筆法細膩,色彩豐富,為潯州青一色的國畫風、注入了新的生機。

書之韻·翰墨抒意

《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桂平市2015年新春書畫展作品集》中、有70多幅書法作品。從書法內容上看,有名家詩詞、楹聯名句、自創詩詞、美文等;從書法藝術上看,有端莊肅穆,有飄逸灑脫,有剛勁挺拔,有纖秀俊逸;就書體而論,篆、隸、楷、行、草諸體兼備;既有整張4尺宣紙的大幅字畫、又有長篇小楷、小行書、扇面小品;作品異彩紛呈,充分展示了書法家的藝術功力,帶給人們美的享受。

集子的書法作品有幾個亮點:一是書法的意美。“書者,抒也。”書法美即書法的意蘊美、詩意美、他充滿著理性的光輝,把書法作為藝術精神的精練概括和直抒胸臆的手段。二是書法的境美。書法的境美,即書法的形象美,包括線條美、結字美和章法美。

集子裡看到這樣一批書法家:陳敏騏、楊亞友、黃瓊、黃雲海、李國文、樑保衛、盧雪梅等,他們的作品各有千秋。

從陳敏騏先生的作品可欣賞到,他廣收博取,集歷代名家精華之大成,而形成自己的風格。他的作品“海到無邊天作岸,山登無極我為峰。”筆墨間的映帶之勢,顧盼之姿,字與字之間彼此呼應,形成了搖曳多姿的中和之美。

楊亞友作品,善於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包括佛、道、儒的思想融入到書法作品中去,使其書風形成雄健古樸,清麗典雅的風格。黃瓊行書作品,縱橫變化中更富俊美飄逸之感,無論是用筆還是取勢,均神態安然恣意,靜動相加,神奇動人,體現書法的形體美和動態美。他的書法作品在2014年獲得中國“蘭亭獎”最高殊榮。

黃雲海行草作品,欹側生勢,寓變化於整齊之中,使字形出現參差錯落,俯仰欹側之勢,並具有婀娜多姿,峭拔開張的藝術美。李國文作品,我們可以看到他用筆的個性,表現出結構奇崛、線條粗獷、節奏強烈的風格,使作品中展現出更多的是巨集大與壯美的風采。樑保衛左筆書法,筆力遒勁,章法有度。盧雪梅隸書作品,她通過紙、筆、墨的熟練運用,行筆從容有度,墨色潤澤典雅;她遵循重心平衡、比例適當、參差變化、疏密均勻的隸書法則,用心表達書法藝術的意境和情趣。

集子的書法作品,林林總總、達到較高水平,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作品既凸現了書中有畫,書中有詩的藝術內涵,又體現了書法中所蘊涵的民族情懷與時代精神相對接。總之整個集子,欣賞品味,被筆墨酣暢的藝術形象和強烈個性張揚所吸引,作品展示了潯州書法藝術的較高水平。

潯州夢·書畫未來

當我一頁頁地翻閱《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桂平市2015年新春書畫展作品集》時,我的目光不自覺地停留在一幅寫著“中國夢”的字畫上。筆者別出心裁地用大小不同的夢字、以藝術的章法佈陣、在宣紙上塗鴉著:“中國夢、追夢、夢想成真”,將一個“夢”的內涵張揚到了極點,又將“夢”字整合成一幅迷離的字畫;任由你從那一個角度看、都可把“中國夢”三字連起來。由此可見中國書法藝術之精妙,是世界上任何一種文字都無法與之相媲美;他把“夢”演繹得如夢如幻,以寄託他對祖國的情懷,也表達了每個中國人心中的夢想。

有夢想就有希望,成功永遠屬於那些懷揣夢想的潯州書畫人,他們的夢想是:用長宣潑墨,用書畫寫春秋;是表達“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山川風物的唯美;是如詩如畫的人生寫意,是生活本原的熱情謳歌與詮釋。哪怕是、一輪紅日,一彎新月,一片雲朵,一座山峰,一棵古樹,一片青牆黛瓦……,都能激起他們心底的波瀾和創作慾望。

這本集子是潯州書協、美協會員的年度作品展,儘管作品水平高低不一,仍可雅俗共賞。但一些作品仍然只停留在寫生、習作的層面上,集子裡仍然缺少表現潯州深層厚重歷史文化的東西。

翰墨同寫中國夢,書畫共鑄潯州魂。書畫藝術最能代表一個地方的精神風貌,更能引領一個區域的藝術風氣。伴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想的穩步實現,潯州文化大繁榮、大發展的春天已經來臨。書畫家們應以文藝人的良知和自覺,肩負起歷史使命和擔當。書畫家應以抒懷潯州為榮,應更深入到群眾中去、解讀潯州大地的心靈密碼,領略來自太平天國聖地的磅礴氣象,觸控天國故里人民生活的真諦。在這裡,我們期待著他們創作出更多思想深邃、藝術精湛、具潯州特色、潯州故事的書畫精品力作,以奉獻給人民,以無愧於潯州,無愧於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