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寶的由來與類別

2021-06-01 08:34:42 字數 2095 閱讀 4791

2012年07月06日 16:37 中國古典傢俱網

文房四寶指的是筆、墨、紙、硯,大致是說它們是文人書房中必備的四件寶貝。現代的我們能領略到先輩的風采與創造,能使我們的文化得以發展。而尤其是文房四寶,作為文明的載體起著重要作用。在拍賣市場中,它們的勢力也不容小覷。

先說筆(毛筆)。筆的使用在我國已有四五千年的歷史了,今天仍有不可取代的作用。由於筆為文房四寶之首,故雅號、戲稱也多。最早的當推《詩經·靜女》:“靜女其孌,貽我彤管。”這裡稱筆為“管”。曹植則稱筆為“寸翰”,其《薤露行》雲:“騁我徑寸翰,流藻垂華芬。”左思稱筆為“柔翰”,如《詠史》詩:“弱冠異柔翰,卓犖觀群書。”韓愈更為筆立傳封爵,其擬人化寓言《毛穎傳》雲:“毛穎者,中山人也,封諸管城,號曰管城子,累拜中書令,呼為中書君,與絳人陳玄、弘農陶泓、會稽楮先生友善。”此傳問世後,毛穎、管城子、中書令、中書君,便成了筆的雅稱;而陳玄、陶泓、楮先生則成了墨、硯、紙的別名。白居易稱筆為“毫錐”,故《寄微之》詩云:“策目穿如札,毫鋒銳若錐。”陸游則稱筆為“毛錐”,其《醉中作》詩云:“驛書馳報兒單于,直用毛錐驚殺汝。”此外,筆尚有“龍鬚友”、“墨曹都統”、“毫州刺史”等諸多雅號。

次說墨。三千年前,墨就產生了,並與筆相提並論,如《莊子·田子方》所云:“宋元君將畫圖,眾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筆和墨,在外者半。”宋蘇易簡《文房四譜·墨譜》引唐人文嵩《鬆滋侯元光傳》雲:“易元光,燕人也,其先號青松子,頗有才幹,封鬆滋侯。”易水盛產名墨,故墨姓易,墨黑而有光,故名“元光”。墨系用松煙製成,故稱其先人為“青松子”。這樣,“元光”、“青松子”、“鬆滋侯”,便成了墨的雅號或戲稱。墨色黑而形似圭,故又稱“玄圭”,如楊萬里《春興》詩:“急磨玄圭染霜紙,撼落花須浮硯水。”另外,墨還有“烏金”、“組圭”、“龍賓”、“龍香劑”、“黑松使者”、“松煙都護”、“玄香太守”等雅號,語出唐馮贄《雲個雜記·墨封九錫》:“薛稷又為墨封九錫,拜松煙都護、玄香太守、兼毫州諸郡平章事。”

再說紙。紙的應用要晚於筆和墨,產生於東漢。《文房四譜·紙譜》引文嵩《好畤侯傳》雲:“楮之白,字守玄,華陰人,中常侍蔡倫搜訪得之於耒陽,貢於天子,封好畤侯。”楮皮白,可造紙,故稱為“楮知白”,亦稱“楮先生”,簡化為“楮生”。紙還有“雲肪”、“雲藍”之稱,如米芾《寄薛郎中》詩:“象管鈿軸映瑞錦,玉麟棐幾鋪雲肪”。袁枚《隨園詩話》卷六:“胸中多少英雄淚,灑上雲藍紙不知。”

後說硯。硯產生於春秋時期,比紙的歷史悠久。《文房四譜·硯譜》引文嵩《即墨侯石虛中傳》雲:“石虛中,字居默,南越人,因累勳績,封之即墨侯。”於是“石虛中”、“居默”、“即墨侯”,便成了硯的雅號。硯還有“石友”、“石泓”之稱。如王炎《題童壽卿博雅堂》詩:“判溪來楮生,歙穴會石友。”黃庭堅《次韻黃斌老所畫橫竹》詩:“晴窗影落石泓處,松煤淺染飽霜兔。”蘇軾則稱硯為“黑白月”,其《龍尾石月硯銘》雲:“萋萋兮霧轂石,宛宛兮黑白月。”硯形似月,分割為磨墨和盛水兩部分,前者黑,後者白,故有此稱。

文房四寶的由來

“文房”之名起源於南北朝。當時所謂“文房”,是指國家典掌文翰之處。唐宋以後,文房則專指文人書房而言。南唐後主李煜,喜好文學,甚豐,今見其所藏的書畫皆押有“建業文房之穎。北宋雍熙三年,翰林學士蘇易簡以筆墨紙硯“為學所資,不可斯須而闕”,撰《文房四譜》五卷,分筆譜二卷,硯、紙、墨各一卷。各卷分述:敘事、製造、雜說、辭賦諸事,博收約取,內容詳贍。故文明從此有“四譜”之名。南宋初,葉夢得撰《避署錄話》謂“世言徽州有文房四寶”,故“文房四譜”又稱《文房四寶譜》,以筆、墨、紙、硯為文房所寶用。四寶品類繁多,豐富多彩,名品名師,見諸載籍。長期以來,浙江湖州(舊為湖州府治)之湖筆,廣東肇慶(隋唐時為端州)之端硯,安徽涇縣(舊屬宣城郡)之宣紙,歙縣(舊為徽州府冶)之徽墨,至今仍負盛名。因此,自古以來人們習慣地抒湖筆、端硯、宣紙、徽墨說成是“四寶”代表。

四寶之外,筆有筆筒,硯有硯匣,紙有紙桶,墨有墨訂,至於水丞、水勺、筆架、筆洗、臂閣、書鎮、書籤、圖章、印泥、壓尺、裁刀、畫杈、綾絹之類,既為文房所用,就與四寶同珍。洗筆滴硯,日以為常,筆硯精良,人生一樂,窗明几淨,自有樂趣。因此文四寶不僅在國內久負盛名,在國外也有極高聲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