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流光容易盡,且用尋常看浮生

2021-06-01 00:18:32 字數 2011 閱讀 8436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雨打落花又一宵。雪花光臨了寒冬,春節便如期而至。真的好快,這一年已是尾端。站在不算寒冷的夜空下,回想一歲的光景,竟覺得如梭穿越的流年,伸出手去,只有掌心清晰的脈絡。這一年步履匆匆,走過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城市,然後又風塵僕僕的奔赴下一個驛站。似乎去過很多地方,可是什麼都沒有留下,總在旅途,便永遠是漂泊。

一直以來都眷戀與安靜平淡的生活,腳步徘徊在城市的霓虹燈下,守著一份淡然的心思,輕輕把時光作陪。也許歡騰,也許孤寂,不過都是半場煙花。

當晚風透過窗櫺吹過小屋,我開始偏愛這樣的時刻,站在時光的渡口,捧一杯清茶在手,冰冷的手指一點一點被溫熱,清茶縷縷漫出的淺香,湊近輕嗅,香沁入肺。看著外面的萬家燈火,心裡頓時溫暖如春。雖然這燈火等待的人終歸不是我,但是仍然覺得這樣的歲月安好祥和,可等可待。

佛曰:無憂怖,無悲苦;人生是一場漫長的自我修行,走過了這一年,還有無數漫長的年歲要走。這一路風霜嚴寒,一路潮汐起伏,總是喜歡凡事都能淺淺的,淺淺的遇見,淺淺的微笑,淺淺的相守,就連別離亦是清淺。

曾與明媚的午後,執著的問別人,一遍又一遍,什麼是幸福?他卻並不答話,緩緩泡好一壺普洱茶,沏一杯與我。輕輕咂了一口,玄色略帶苦澀的茶水細細下肚,舌尖傳遞著淡淡的苦澀,卻也不乏一股優雅的清香。朋友問我,覺得這茶如何?我頷首輕笑,很好。不料他卻把杯子裡的水潑在水池,你道很好我卻不喜。那一刻,我頓覺得自己醒悟了幸福的意義。

幸福不是仰望,也不是攀比,幸福**於自己的內心對於生活的感悟和認可。人的一生,總是活在芸芸眾生之中,所以才有了很多的比較。有人覺得衣著光鮮是幸福,有人覺得寶馬香車是幸福,有人覺得官居高位是幸福,有人覺得眾星捧月是幸福。如此,諸多。只是,如這杯普洱一般,有人歡喜就有人憂。眾生苦難,各自為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內心歡喜便是幸福吧。

這一生,這眾生,都在趕路,於是,便有了那麼多的岔口,誰與誰微笑著分手,背對背奔赴下一場離別;誰與誰幸福著牽手,心牽心共譜餘生歡歌。你遇見誰,會有怎麼樣的期待;誰等的人,在多遠的未來。人世悽苦,亦有歡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放不下執念,便尋不回未來。走不出泥沼,便看不到花開。站在天涯的彼端,切把這素常的糾葛看淡,一方一淨土,一草一天堂,心若無物,身沐長風。

輕倚在歲月的視窗,風一簾一簾的飛朵幾許清花。記憶裡翻飛的柳棉縷縷轉轉的抖落滿地孤寂,總是太過執著,執著與一朵花開的芬芳,執著與一段溫情的歲月,素手緊緊攥著些許早已遠去的蒼茫,浮光掠影,流光飛度,終是冷月送走一個又一個寒宵,卻是誰將流年的杯盞打翻,映著月光,看誰月下撫琴,紅袖添香?

浮光掠過四季,淡看一場花開花謝的輪迴。曾見春風綠遍楊柳岸,曾見夏花開滿紅塵路,曾見秋葉落盡浮生卻,曾見冬雪拂過紅梅頭。自然萬物自有前世今生,那麼人的一生該如何度過,尋尋覓覓,答案總在呼之欲出的時候,如同調皮的孩童一般又兜兜轉轉消失在街角。只是不管怎樣,我總是渴望,它可以是平靜而安穩,幸福而溫暖。

有人喜歡花前月下的浪漫;有人喜歡登高懷遠的曠達;有人喜歡信步庭院的閒適;有人喜歡採菊東籬的淡然。浮世之路,千千萬萬,怎知自己走出的不是一條美好的途。沿著歲月的車轍,循著心的悲喜,或嗅一枝初春盛開的花,或飲一杯夏夜涼爽的茶,或採一把深秋染霜的楓,或吟一片寒冬素白的雪。如此在生命的渡口,譜一段花香常滿的傳奇。

歲月孤寂,素雅而含蓄。渺渺紅塵,滄海幾度桑田。不管不顧世間煩惱,只願折一枝冬日的怒放的寒梅,看她婷婷的芳姿,傲然的開放,在清冷的季節,悠然化塵,縷縷逸香。人生何嘗不是如此,秋風吹過落葉飄滿地,終究有一天我也會隨落葉一樣飄然遠去,這一生的悲喜就此終結,去往三生石畔,奈何橋前,悠悠接過那一碗斷絕塵緣的孟婆湯,坦然喝下,只是那時候,我希望,斷盡今生緣,亦不欲去往來世,就此化作一縷輕風,輕盈的飛過這世間的萬水千山。

最是一年春景好,如今歲月的車轍已吱吱呀呀走到了新春,歲末回首,餘音渺渺;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那些過往平靜而寂然歸於昨天,今天已安然爬上眉梢,人生光景不過百年,自當珍惜這正在流失的一分一秒。且看未來還在那座枝頭,靜然守候,默然無聲,等我歸去。

這場聲勢浩大的年華,伴著歲月駁落的悲喜大步向前,一切都在繼續,一切都會美好。很多事情不去強求,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你若盛開,清風自來,那不如努力去奔跑,在一生最瑰麗的華年!

這樣的時光,一汪清茶浮生盡望,半卷詩書年光恰好。不管這世界如何的顛沛流離,我總是願意相信,一切都會美好。

一年流光容易盡,且用尋常看浮生。願新年快樂!平安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