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人必賞《酒德頌》

2021-06-21 00:05:29 字數 1601 閱讀 1451

有大人先生者,以

天地為一朝,萬朝為須臾,日月為扃牖,八荒

為庭衢。行無轍跡,居無室廬,暮天席

地,縱意所如。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

提壺,唯酒是務,焉知其餘? 有貴介公子

縉紳處士,聞吾風聲,議其所以。乃奮袂攮襟,怒目切齒,陳

說禮法,是非鋒起。先生於是方捧罌承

槽,銜杯漱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慮,其樂陶陶。兀

然而醉,豁(怳)爾而醒。靜聽不聞雷霆

之聲,熟視不睹泰山之形,不覺寒暑之

切肌,利慾之感情。俯觀萬物,擾擾焉如江

漢三載浮萍;二豪侍側焉,如蜾蠃之與螟蛉。

董其昌《酒德頌》,絹本,縱24.5釐米,橫245.7釐米,書法用筆遒勁,布白疏朗。

關於作者

董其昌(1555~1636),明代畫家、書法家。字玄宰,號思白、香光居士,華亭(今上海市松江縣)人。官至南京禮部尚書,加太子太保致仕。繪畫專善山水,師法董源、巨然、倪瓚等。講究筆情墨韻,畫格清潤明秀。書法初學顏真卿,後轉師晉、唐、宋諸名家,工楷、行、草書,自然秀雅。書畫理論對後世極有影響,有《容臺集》、《容臺別集》、《畫禪室隨筆》等著作傳世。

《酒德頌》原文:

有大人先生者,以天地為一朝,萬朝為須臾,日月為扃牖,八荒為庭衢。行無轍跡,居無室廬,暮天席地,縱意所如。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提壺,唯酒是務,焉知其餘? 有貴介公子,縉紳處士,聞吾風聲,議其所以。乃奮袂攮襟,怒目切齒,陳說禮法,是非鋒起。先生於是方捧罌承槽,銜杯漱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慮,其樂陶陶。兀然而醉,豁(怳)爾而醒。靜聽不聞雷霆之聲,熟視不睹泰山之形,不覺寒暑之切肌,利慾之感情。俯觀萬物,擾擾焉如江漢三載浮萍;二豪侍側焉,如蜾蠃之與螟蛉。

一個人喝酒,是悶酒 一個人喝茶,卻是境界

一個人可以散步,喝酒 讀書 遠行 但,一個人喝茶卻是少而又少。 一個人喝酒,可能是悶酒 一個人喝茶,卻更可能是境界。 三五知己喝茶,漫無邊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