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血粉絲裡的 初戀味道

2021-06-15 23:06:22 字數 910 閱讀 7708

■李晉鴨血粉絲能讓我想到初戀。二十出頭的時候,我交往過一個女友,身材小巧,長相嫵媚,喜食鴨血粉絲,愛屋及烏,我漸漸也喜歡上了鴨血粉絲。愛情確實是一種神奇的力量,它可以讓雙方的心靈和口味靠攏。 

那時尚在上學,花費不多的鴨血粉絲是戀愛時增進感情的“優良道具”。我們常去的是一家叫做“鳳華”的鴨血粉絲店,老闆矮矮胖胖,眉眼間盡是和氣。聊天中得知,老闆是南京人,從國營飯店退休多年,因女兒嫁到這裡,閒著沒事而重操舊業。 

此店不大,生意甚好,一到飯點全是人,但老闆不會就此降低鴨血粉絲的質量,鴨肝、鴨腸、鴨心、鴨肫、油豆腐、榨菜丁等輔料一樣也不會少,燙煮的粉絲盛入碗中,加幾塊鴨血及輔料,舀上香濃的鴨湯,滿滿一碗,形似塔尖,再撒一撮香菜,熱香氣沒有沒有就此被封蓋,它極力地展現出搖曳的身姿,自由散漫地任意縹緲。 

望著端至眼前的鴨血粉絲,初戀女友總要添上好幾勺辣油,辣油放在置有小勺的白瓷罐中,隨客人任意新增,香味沖鼻,老闆說是用鴨油、芝麻、辣椒一起熬製的,那亮亮的油紅甚是惹眼,讓紅漆斑駁的桌子的色彩都顯得黯淡。辣油滴到鴨血粉絲裡,很快地又分化成若干個小紅斑,能感覺到它炙熱的火辣。 

有了辣油的鴨血粉絲像熱情奔放的探戈舞,讓熱戀中的男女臉色紅潤,在雙方的心頭燃燒起熊熊火焰,其時不嗜辣的我吃起鴨血粉絲來也非要加上辣油,這成了特定期間的一種慣例,有次女友生病,想吃鴨血粉絲,我頂著烈日,打包了兩份鴨血粉絲,放了重重的辣油,送到了她的宿舍,和她愜意地吃著鴨血粉絲,打量著笑意盈盈的她,渾身真是被幸福的暖流所包圍。當因為種種原因和她分手後,某次我獨自捧起一碗加了少許辣油的鴨血粉後,吃了一口,竟被辣出了眼淚,而鼻子也有了陣陣酸意,直到現在還是如此。原來,當愛情的甜蜜不能遮蓋辣的刺激時,一切都要歸於現實。 

鴨血粉絲的核心是鴨血,外表的相似,讓鴨血有了血豆腐的稱號,但它和豆腐終究不同,鴨血在咀嚼中會有一絲粘牙的感覺,似人世間糾結的情感,當它置身在粉絲懷抱裡,似乎又作了纏綿的解讀。對我而言,吃鴨血粉絲,能念及往事,用舌尖向一段青澀的歲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