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40軍鄭樹發

2021-06-15 23:06:22 字數 1452 閱讀 6034

志願軍第四十軍老戰士 鄭樹發

根據志願軍司令部安排,我第四十軍從安東、長甸河口和輯安(今集安)同時渡江。我特種兵部隊在長甸河口入朝。渡口是工兵團新架設的浮橋,為縮小目標,過江的時間、速度和批量都是志願軍作戰處精心安排的,可以說是井然有序。第四十軍前衛團打頭陣,於10月19日黃昏順利跨過鴨綠江,20日我和5個參謀隨特種兵指揮所帶領警衛連、通訊連及1部電臺作為先遣人員進入朝鮮。

部隊一過江就完全進入戰爭狀態,各個山頭已被美空軍用燃燒彈點燃,火光沖天,我們的行進全部由全副武裝的人民軍女戰士指揮引導,我很佩服這些女戰士的勇敢。

朝鮮西北部完全是崇山峻嶺,據說日本侵佔時期為找金尋鐵,在這裡留下很多采過的礦洞。我們的汽車開進兩山之間的谷地並做好偽裝,部隊進了山洞,入朝第一個夜晚順利到達宿營地。第二天早晨卻出了麻煩,我們的宿營地遭到10幾架敵機的輪番轟炸,靠近公路邊的幾輛汽車被炸燬。當我和幾個戰士察看時腿腳也被炸彈碎片所傷,衛生員幫助包紮一下也就算了,好在無礙行動。

根據地形和很好的偽裝,敵機在上空應該是很難發現我們的,怎麼就遭到轟炸了呢?一個很有作戰經驗的參謀約我到山頂上觀察一下。我倆乘敵機空襲的間隙爬到山頂,很快發現對面山上有人用紅白旗在指揮飛機轟炸。

經請示領導批准後,我倆立即帶一個排進行搜尋,結果捕捉到兩名敵特和1部電臺。經過保衛部門審訊,得知他們是前幾天由南朝鮮空降到這裡的偵察組,他們一共3人,那就是說還有1個人跑掉了,後來其他部隊也發現類似的情況,引起各級領導的重視,並採取了大部隊搜山行動。

我部和其他部隊一樣夜行晝宿,但人地兩生又沒有嚮導,使我們感到很困難,部隊行進主要靠參謀處僅有的一張軍用地圖。入朝第二天夜裡,我後續人員陸續與我們匯合。這時接到特司轉來志司的通報。

19日,也就是入朝當天,朝鮮首都已被美軍佔領,敵人正向北瘋狂推進。這樣,原擬進到平壤至元山這一蜂腰部組織防禦的戰鬥方案已無法實施,必須做好遭遇戰的準備,現在要按臨戰狀態前進。

我部受命向雲山一帶靠攏,當我們到雲山附近時天已快亮,宿營地已安排就緒,但警衛連發現我們前面的小山村停著兩輛從未見過的、上面架有機關炮的新式中吉普,我們斷定這裡有敵人。於是我隨警衛連立刻包圍了這個小村莊,10幾個正在吃早飯的敵人糊里糊塗就當了我們的俘虜。

後來得知他們原來是南朝鮮軍第一師的武裝偵察班,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志願軍過江。朝鮮鄉親也不知道我們是什麼兵,在敵我相互穿插中,這樣的事雙方都時有發生。

同時向雲山挺進的第四十軍兩個師和南朝鮮向北進攻的兩個師遭遇,第三十

八、三十九軍也和美軍交上火。抗美援朝戰爭就這樣以遭遇戰打響。

彭總抓住美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判斷上的錯誤和分兵冒進的弱點,從10月25日開始發動了雲山、溫井和兩水洞地區的第一次進攻戰役。遭遇戰打響後,彭總根據瞬息萬變的局勢,適時果斷地調整部署,完成戰役展開。

在雲山、熙川地區的南朝鮮先頭部隊被迅速殲滅,把美國第八集團軍打得暈頭轉向,迫使敵人由進攻迅速轉為向南敗逃。11月3日,敵人全部退到清川江以南後,彭總審時度勢,趁我軍意圖和兵力沒完全暴露,下令停止追擊,結束第一次戰役。這次戰役使我軍從被動轉為主動,並取得初戰告捷的偉大勝利。

**:《志願軍老兵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