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類案件是否應另行組成合議庭

2021-06-15 17:13:15 字數 3912 閱讀 6400

——**民商事上訴案件二審法院審理後裁定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是否需另行組成合議庭

梁山縣人民法院  劉海嘯

當前出現了一批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案件,一審法院就該批案件是否由一審法院原合議庭繼續審理還是另行組成合議審理意見出現了分歧,主要由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是由一審法院原合議庭繼續審理;另一種意見是由一審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分析那種意見正確,需考察弄清案件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繼續進行審理的來由、另行組成合議庭貫徹迴避法律制度的精神及一個審判程式的界定等問題。筆者有分別的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主要有如下幾點,寫出來供大家商榷。

一、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案件的由來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87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查明第一審人民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裁定有錯誤的,應當在撤銷原裁定的同時,指令第一審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查明第一審人民法院作出的駁回起訴裁定有錯誤的,應在撤銷原裁定的同時,指定第一審人民法院進行審理。” 這種情況下,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案件應分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一審法院受理案件後,未經**審理即發現該案不應由法院受理,依法應告知原告撤回起訴,原告不撤回起訴的,裁定不予受理,該裁定當事人可上訴,上述民訴法意見第187條規定的精神就應是該種情況。第二種情況是,一審法院受理案件後,經**審理、合議庭合議後發現,該案不屬於法院審理,或該案訴訟主體不合格等為由,裁定駁回起訴,當事人就該裁定也可以上訴,如當事人上訴,二審法院如認為該案不應裁定駁回起訴,則可依民訴法意見第187條的規定,裁定一審法院進行審理。

二、民訴法規定另行組成合議庭執行迴避制度的意義

合議庭是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基本組織形式。另行組成合議庭審判是指一個案件經過一個審判程式之後,依法再進行另一個審判程式時,須由另外的審判人員重新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的制度。按照《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一條第

二、三款和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應當另行組成合議庭審判的案件有: 發回重審的案件,原審人民法院應當按照第一審程式另行組成合議庭;  審理再審案件,原來是第一審的,按照第一審程式另行組成合議庭;原來是第二審的或者是上級人民法院提審的,按照第二審程式另行組成合議庭。另行組成合議庭審判旨在避免原合議庭組**員帶著對案件因原已經形成的主觀認識而再行審理該案,容易形成先入為主的主觀意識偏向,並能有效避免原審判決結果不利的一方當事人對公正判決產生的懷疑,從而也有效擺脫了原審判決結果不利的一方當事人對原合議庭組**員不再產生判決、裁定不公的嫌疑,且利於更好的樹立司法權威。

三、民商事案件一個審判程式的界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判人員嚴格執行迴避制度的若干規定》第三條規定:“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的審判。”那麼,怎樣才算是一個審判程式呢?顧名思義,就是對一個案件的審理加裁判的程式。一般的普通民商事案件,一審法院審理的一審案件,經過審查立案、送達、**審理、合議庭合議後,一審法院逕行裁判,並進行宣判、送達,至此一審審判程式終結。當然,在一審審判程式裡,還含有訴訟管轄的程式、訴訟保全的程式、送達的程式、舉證、認證的程式、追加被告的程式、反訴的程式、簡易程式、普通程式、合議程式、調解程式等等多個程式,各個程式各自有各自的一套程式,各個程式自成一體,但不管什麼民事程式,只要在一審審判程式過程中發生的,均為一審的某個程式,在二審審判程式發生的均為二審的某個程式,在再審審判程式中發生的為再生的某個程式,但需要說明的是這些民事訴訟程式他不是一個審判程式,他只是一個審判程式中的一個子程式,只有象一審、二審、再審等程式才算一個審判程式,一個審判程式就是一個母程式,一個複合型的程式。那麼,民商事案件二審法院經審理後作出指令原一審法院繼續審理的案件,一審法院對該案繼續進行審理是不是一個審判程式,是一個怎樣的程式呢?筆者認為,它是一個審判程式,且是一個適用一審程式的審判程式。理由是:繼續審理審判程式裡既有對案件進行的審理,又有對案件進行的裁判。它如二審法院發回一審法院重審的案件一樣,需再行啟動一審程式,但它又不同於該程式,該程式注重的是案件的審理,是裁判基礎,而前者注重的是結果,是裁判,當然,前者如有必要也可重新**審理,但後者則必須**審理。

四、民商事案件二審法院裁定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一審法院是否需要另行組成合議庭的辨析

象上述一說的第二種情況,案件經一審法院進行完一審程式,依法被裁定駁回起訴並宣判、送達後,當事人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裁定撤銷一審裁定,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一審法院是否應當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呢?法律無明確規定。 筆者認為,對於該案件,應當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理由如下: 該案一審法院雖然沒有對案件實體處理的具體的結果,但在一審法院審理時,經過法定的一審**審理程式,合議庭評議過程中,已經形成了對案件處理上的認識。其審理、評議過程包含了程式、實體兩方面,案件最後的結論,即裁定駁回起訴,是原合議庭對該案審理、評議後最後得出的結論。該結論得出後當事人不服提出上訴,實質上一審審判程式已經進行完。二審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該案駁回起訴錯誤,裁定撤銷一審裁定,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對於該案實質就如二審發回重審的案件一樣,應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該種情況與上述第一種情況不同,第一種情況的一審不予受理裁定,是未經**審理,立案庭的獨任法官或合議庭直接根據原告方提供的訴狀、證據材料,經一審法院形式審查,根據二審法院形成的觀點,往往要給原審法院出具一個內函,指出應當查明的事實或者程式上應當注意的問題,實際上對案件的處理給出了一個方向,立案庭一般就二審法院的意見進行立案,然後轉交審判庭的獨任法官或合議庭進行審判,實質上該案已是另行組成合議庭審判了。案件經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後,一審法院中如果仍由原合議庭進行審理,原合議庭往往順著原來的思路對案件作出裁判。如果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便於對案件的換位思考,在二審裁定進行審理的內函意見和原審裁判結果的基礎上,對案件作出更加正確的判決。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判人員嚴格執行迴避制度的若干規定》第三條規定:“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的審判。”這一規定是完全與《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一條第

二、第三款的規定精神一致的。在一審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能再參與該案發回重審、再審後的審判。同樣,在一審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也不得參與該案上訴後的再次審理。 再次,審判方式改革的目的在於審判工作的公開、公正、公平,從實體上、程式上保證司法公正,以程式的公正保證實體的公正。對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案件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符合這一要求,有利於推進審判方式改革。民商事案件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一審法院需要另行組成合議庭,理由除同上外,還有,該項法律規定的精神有它的道理,它不但體現了法的人性化的價值方面,也體現了法的社會化的價值方面,更體現了法的司法和諧化的價值方面。因為首先,原合議庭組**員在審理案件時已形成其固有的思維模式和其固有的認識觀點,其自己不可能再輕易的去改變,另行組成合議庭使合議庭組**員換一下思維方式,換位思考,利於正確處理該糾紛;其次,法官也是人,人之常情,自己給自己改答案,自己否認人自己,除非案件存在明顯適用法律、或認定事實的錯誤,如果該案僅是由於法律認識、理解上的錯誤或偏差,畢竟尷尬,尤其是二審法院往往要給原審法院出具一個內函,指出應當查明的事實或者程式上應當注意的問題,實際上對案件的處理給出了一個方向,不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該案也不利於樹立司法權威,再次,當然,也並不排除原審判組織成員在審理案件時有可能產生對一方有偏見和不公的表現。總之,雖然法律對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一審的案件一審法院是否應當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無明確規定,但《民事訴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的規定精神確立的是“同一案件一個合議庭只審理一次的原則”。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案件一審法院需要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符合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的規定精神,也符合審判方式改革的要求,有利於從程式上、實體上確保司法公正。

五、結束語

民商事案件經過了一個完整的審判程式,如案件再進行下一個審判程式,依法就必須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一審法院審判的一審案件,裁定駁回起訴的,當事人不服上訴到二審法院,二審法院經審理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並非一審法院審理該案時,一審審判程式未進行完,少了部分訴訟程式,需要補充上原少進行的程式,而是一個新的一審程式的重新開始。二審法院指令一審法院進行審理的理由也就是因為其認為該案並不符合駁回起訴的條件,不應適用裁定駁回起訴,而應適用判決進行實體判決,即而指令一審法院繼續審理。如一審法院仍由原合議庭組**員繼續審理此案,則原一審案件審判程式已經進行完畢,再對該案進行審判,則違背了民訴法關於迴避的制度,不符合民訴法的立法本意。民商事案件二審法院裁定指令一審法院審理的,一審法院必須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