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法修行提高三法,葉問用的是第二法!

2021-06-14 00:13:11 字數 2554 閱讀 9686

原本下本是想寫《性命雙修的交合之處》的,但是仔細一想,前面兩篇文章已經寫的很詳細了,如今再來寫一篇,豈不是太陽光下點燈——多此一舉,於是在下便臨時起意寫一篇,關於如何練習拳法的,共有三種方法,而諸多武術家,例如葉問等人都是用的第二法。

想要提高拳法無外乎有三種方法,一神練之法,二武練之法,與三橫練之法!此三法相輔相成,本無高低之分,但是需知武術既要修內又要修外,在古代,武術之本乃為殺敵,武術之道到修身,棄一不可!可如今我等不需殺敵,於是便棄了武術之本推行武術之道,這本是不可取的,但是這卻又順應時代的潮流,這很是無奈。所以,在下就武術之道,品了個高低上下一分。

那麼長話短說,下面開始。

神練之法在拳修之種也被稱為文練之法,乃拳術的正統練法。文者,體也;武者,用也。自己懂得其原法,才可階及神明,先修心,是為文成,而後較技,是為武成,就可有武用之。久而久之,便可達登峰造極、爐火純青,出神入化之境界。

文練之法,原至《道德經》,書中有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就是文練之法的法則,精研拳術理論,觀察運用拳術攻防變化規律,掌握拳術練習與運用的方法、準則,修煉拳術攻防之道的內外功夫,以練己為宗旨。

自練時,拳以打空為能,沒有實物為物象,以意境為首要,感受內勁的自然生成和外形之體靜而不躁、柔弱無骨。進行拳法招法訓練時,面前雖無人而感其有人與其拆手破招,以心意體察自身變化技巧的運用。

運用到實戰中則更有奇效,視對手如無人,觀其全身之勢,牽一髮而動全身,防守疏密得當如巨龜沉底,力量得當,拳猛而不傷人,使對手攻擊不得機勢而無法出招還招。此為拳門上乘功夫的要旨。

練此功者,須要有較高的悟性。一旦入門上道,則能終生習拳而不棄。運用拳術攻防變化,可達出神入化的妙境。

就如《俠客島》中狗俠的感悟一般,一瞬間一切通明,大徹大悟,所以問題都迎刃而解。

此法乃是性命雙修之法,一旦練成,將大悟大覺!

此法乃是葉問宗師用的方法,擊打人樁,木樁,可以快速武術之道,但是卻沒有文練的精氣神,只有長年累月的練習才能使功夫爐火純青。

不練神,直接以實物操練拳法招數,如打砂袋、擊木樁、踢巴斗,或藉助於其它器物如樹木、磚牆、電杆等,以此物象模擬要擊的人,練習打、踢、肘、靠諸法,其特點為技法極為熟練,力度極為強悍。此種習拳之人,較技用招力量較重,可以用“沉”一字形容,相比文練卻之“輕”法,不過久而久之可自行覺悟。

這種功夫雖然可以速成,與一般的拳手不分彼此,但是其卻已違反“手為天盤”而清輕之理,因此如果與文練高手比武則會看到其動作粗糙,欠缺靈活敏捷而攻防招法少變化,漏洞百出,所以幾招之內便會落下風而至敗陣,就如陷入太極的“御“之中,寸步難行。

這種練法,在平時訓練過程中,只注意技法卻沒有各種運氣之法,以及氣沉丹田的固氣;不;不懂藥洗調理養護之法,所擊重物的“反作用力”,通過擊打部位傳導造成體內臟腑氣機不暢淤滯,使臟腑生化機能失調,甚至造成暗傷,影響身體健康,所以這種練法練久了,就如圖養虎為患,極為傷身。

雖可制敵,取一時之成效,而非拳術攻防之道的真諦,終難成正果。

橫練之法是武學拳門發展過程中,因歷史的種種原因和一些人對中華拳術攻防之道不正確的認識而產生的一種習練方法。這是一種特殊的、超出普通習拳者身體功能承受能力的訓練方法。

如插沙:以木桶盛砂使密實,每日以雙手指插之,日久,指硬如鐵石;

搓掌:每日以掌根內外搓磨巨石、門邊、桌角,總以掌緣堅皮翻起,硬如鐵石為止;

扛膀:以雙小臂三裡穴肌肉處扛樹或木樁,直至皮厚硬如鐵石為止;

碰碑:每日以木棒擊頭、或以磚碰頭,直至一頭能碰斷尺厚的碑石為功成;

排打:以木棍、木板,每日依次拍打前胸、後背、臂、腿等處,直至棍打棍折,板打板折。更有甚者,以懸吊檁條衝打自身胸、腹、胯、背部等;

拍釘:將鐵釘拍入木內,再依次起出;

打樁:以身體各個部位依次超重量擊打。

還有燙法,有水燙法、火灰燙法,現代還有用電擊法練功的。

總之此種方法數不勝數,雖然練出看似超越一般人的特殊的攻防功能,實則拋棄了武術之道,乃是歧路。

採用這種非正常拳術功夫的訓練方法,練出“橫”的功夫,用則雖能傷人,甚至置人於死地,看似可得一時之能,但終不得拳藝之奧妙、拳術的真功夫。由於橫練功夫者對身體的生化機能的暗傷更為嚴重,故歷來橫練功夫者都多不能長壽。

民間中,歷來因練功不得當而早亡者,數不勝數。因為其不按修練拳術修行之道的自然法則訓練,雖在青壯年時,可以威風一時,但成為不了拳界功夫上乘的高手。此種人如與文練高手較技,亦多落敗。

此文到此結束,歡迎各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