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醫案解析 冠心病(定體 定證)

2021-06-12 22:05:40 字數 641 閱讀 7593

冠心病案

張某,男,71歲。2012年3月16日初診。患冠心病、高血壓十餘年,一月前因胸悶、胸痛、氣短、氣憋加重在某醫院住院**,口服、靜點西藥擴冠藥及中藥益氣活血藥物,胸悶、氣短之證始終未見明顯緩解,醫生建議心臟支架,患者不同意,於日前出院。

現症:定體:形體壯實,肌肉堅緊。胸脅脹滿,口乾 口苦,大便乾結。舌質紅,舌苔黃,脈弦滑有力(注意!柴胡體脈)-----大柴胡體

定證:心前區憋悶,氣短,動輒喘息,頭痛-----心脈瘀血:桂枝茯苓丸。

二診:藥後氣短、喘息減輕,仍有心前區憋悶;大便通暢,舌質紅,脈弦滑。處方:上方加瓜蔞30克,薤白20克。五劑。

三診:心前區憋悶減,活動後已無喘息。又以前方出入,繼服十餘劑而停藥。

按:初識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冠心病,緣於讀經方大師胡希恕的醫案,胡老認為冠心病多邪實證,並舉《金匱要略》原文為證:“平人無寒熱,短氣不足以息者,實也。”(《金匱要略·胸痺心痛短氣篇》)。觀本案病人,雖有短氣,動輒喘息,看似虛證,但形體壯實,肌肉堅緊,大便乾結,脈弦滑有力(抓獨!),乃一派邪實之像,更有前醫用益氣活血方不效之佐證,故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投之即效。中醫選方用藥的原則是辨證論治,用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冠心病的前提是邪氣實為疾病的主要矛盾。在確定這一前提基礎上,筆者還將本方應用於哮喘、高血壓病、甲亢、銀屑病等疾病的**,均有較好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