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日知錄 “德”字解讀

2021-06-11 18:44:56 字數 3699 閱讀 5450

緒語:漢字音、形、義三位一體,是人類文化資訊的集裝箱。但其經歷了篆、隸、草、行、楷數千年的演變,其真實面目已經很難窺見。 這對於我們理解經典帶來了困難。趙逸之老師結合《論語》學習中的關鍵字眼,輔之以甲骨文、金文、小篆圖片,結合“六書”,探索漢字之形狀及意義,讓我們重溫既熟悉又陌生的漢字瑰寶。

馮充林:上一次趙老師精彩講述了“直”字。直,本義當是工匠以線墜兒垂綫之法取直,隱一目以正視,亦即中正地看人事物、看世界。《說文解字》“直,正見也。從乚從十從目。”乚讀作yǐn,隱的意思。因此,直的本義是正、中正、端正。《論語》6.18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也”,14.34“以直報怨”,楊伯峻先生解釋為“公平正直”;2.19“舉直錯諸枉”,直解釋為“正直的人”。 直成了悟道明德的一種方法、途徑。因此,也成為得道狀態、得道之士的代名詞。

今晚趙老師將為大家講解“德”字。德字與直字有何關係?德與惪、悳、?又有什麼聯絡?德為什麼由直、心、行構成?期待趙老師講解…… 

趙逸之:

在契文系統中,德有兩種字形:

彳為行之省形。可以說,契文就是以直行為德。其中,作為德字核心構件的直,在春秋侯馬盟書中,即作為德字使用,寫作:

直與德通的用例,再如郭店楚墓竹簡《唐虞之道》20:“上直(德)受(授)賢之胃(謂)也。”植在許慎的《說文解字》中,又被作為直的古文,由此我們可以窺見,直字實則包含一種孕育生命的生發能量。

金文德字,一種是直承契文:

可以說,這個直心而行的德字更加明確了直行的動力和意志之源為心,這使德字具有了更深厚的哲理意蘊。

在春秋侯馬盟書中也有增心之德:

從直從心,或從植從心,這個德字沒有了行。但是,我們看不管德字怎麼變化,直作為核心構件是不動搖的。

直字的本義一般都理解為工匠以線墜兒垂綫之法取直,從目、從丨。我們當然還可以作更深層次的意義探尋。直字從目從丨。道的初文為首,首的核心構件為目。由此,目可以理解為心之代名、道之代名,所以,契文直行為德,實則在直字中已然隱含著心;金文德字實則是以增心的方式表達對心的強調。五臟之中,肝之五行屬木,主生發,即開竅於目;丨,下上通也。引而上行讀若囟,引而下行讀若退。再結合前文所舉植與直多通用的例子,許慎以植為直古文。我們可以說,直可理解為一種生命孕育、生發、成長的過程,其本體為道,其果實為德。直為道之生、道之發的動態過程,是由道到德的初始、孕育、生長階段。德則是這個階段的結果顯現。所謂有得於道,是為德,德者,得也。

可見,德乃是萬物直道而生、而行、而運的一種能量的靜態顯現、一種生發之能的儲備狀態,或稱之為一種心性、素養、品行。但其本質當為一種促動生命生長、存活、繁榮、延續的能量,好生、貴生。且德既以道為本體,則必不僅為人所獨有,而為萬物所遍有。

如同一樹瓜果有酸甜,雖其本為一,然其花果則有萬千,既不相同,也不獨生。《論語》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鄰。”先生說:“美德並不是象收成不好的瓜兒一樣,孤生、孤立、孤存。只要舉一反

三、聞一知十,有一善端生出,則眾善就一定連續不斷地顯現了。”

為了更好地理解德字,我再舉《論語為政第二》前五章的例子。我認為,這五章每一章都用不同的言辭表達了德字的深刻內涵。

第一章點出為政以德,後面的比喻則特別強調了德合道性和無為性。我們已然知道直心而行為德,到了第二章則以“思無邪”三字來呼應勾連,思無邪不就是直心而行嗎?第三章則以“有恥且格”來詮德,民為何有恥?有恥說明他有心、有道、有原則。格就是正啊,就是回歸心靈家園。這是德。第四章則說以終身為學求德,以“從心所欲不逾矩”來詮德。心、矩皆道也。這就話不過就是說直心而行!第五章則孝呼應德,百善孝為先,孝當然是美德中的美德。具體到本章而言,孝德就是“無違”,無違什麼呢?無違道啊,不逾矩啊,違道、逾矩的言行還是孝嗎?還是德嗎?再具體就是夫子說的“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我們看這五章有著如此深刻的內在聯絡!這不僅說明《論語》的每一篇都是有著鮮明主題的和邏輯順序的論著,同時更表明夫子之道一以貫之。

我們再看幾章《論語》加以申述。

德乃是得之於道,得之於心。道,特別是老子給宇宙之本體的命名,是勉強的命名。所以,大家不要執著於道之名,有時我們可以稱這個本體為道,有時我們可以稱之謂大,或者天,或者心,或者矩等等等等。《論語》7.22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孔子說,天生德於予,也就是道生德於予。強調了個體之德必要根於宇宙本體、根於天、根於道、根於心、根於大。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

15.27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亂大謀。”

這兩章,孔子則強調了德和言的關係。以為德重在行動,不必在言。德行、德行,敏於事而慎於言,巧言令色則會敗壞美德。

17.13子曰:“鄉願,德之賊也。”

17.14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

道聽而途說的東西,也就是說不必是源自內心、根於大道的東西,這當然應該是美德所要擯棄的了。鄉願就是無原則、無道德的老好人式的品行,如夫子所說,“小人之德草”,隨著風向搖擺、飄移,沒有根於大道和內心的主見、正見和定見。這當然是對美德的極大傷害了。 

德者,直心而行也;“思無邪”也;有恥且格也;從心所欲不逾矩也;無違禮也。故此,這個心很重要,它是初心、本心、或者彷彿李贄所謂童心:“夫童心者,絕假純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童子者,人之初也;童心者,心之初也。”老子《道德經》:“含德之厚,比於赤子。”

就是沒有被道理聞見所障蔽的直心、本心、初心。“童心既障,於是發而為言語,則言語不由衷;見而為正事,則正事無根柢;著而為文辭,則文辭不能達。”童心之性曰“明德”。《大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德,老子所謂“上德”,得道之德。

道德一體,生畜萬物。是故,為正亦當以德,得道之直心上德也。為政是為政,修身齊家都是為政。不曰為正以道者,是因為道為一為體,是學習參悟之終極,道之為物,杳渺恍惚,廣大無極。有得於心者方可謂之曰德,有得於心者方能化用而見功效。為正乃具體之事,雖其根本在道,然若運用而有功則必以德。

我講完了。我們可以討論討論。謝謝大家,請大家批評。

再補充一下。許慎《說文解字》中說,德,升也。這個意義大家也要充分注意。《周易》升:地中生木, 升。君子以順德, 積小以高大。生就是升,周易這兩句話說明瞭君子和草木一樣,都必然要在道德之護佑、滋養下生發、提升!那道德的依託就是天地,就是本心。德、升、登、得、陟,在古音上又是相同的。所以,我們會在一些典籍中看到它們不同程度的互通混用的狀況。

《道德經》:“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德本是含蘊巨大的生發力、生長力的能量,這一點是我反復強調的。而特別是在當今社會中,道德因為被庸俗化、膚淺化而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忽視,這是很令人擔憂的。我們看古小說中常常說某某神仙道德高深、道行高深。不就是說這位神仙具有克服一切困難的、向上、向善的巨大的能量嗎? 

馮充林:謝謝趙老師的精彩講演!期待下週同一時間“週日漢字探索”!

天津市國學研究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