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道德的思考到人性二元論

2021-06-11 18:43:54 字數 2132 閱讀 6273

從小學到大學從來沒想過自己是否喜歡哲學,連最基本的愛好的判斷都沒有過,更不要提去喜歡上哲學;當然這並不是說討厭哲學,而是根本沒有認真審視過對哲學的偏好和興趣,當然即便不感興趣,也是對哲學充滿著敬畏的,認為哲學必須高深莫測的東西,而且也是相當枯燥無味的東西,於是在這一過程中除了學習“政治課程”中的哲學之外,沒有接受或者閱讀過任何形式的哲學書籍,對於“政治課程”無非就是混個成績及格,似乎考完試就與自己無任何關係了。

參加工作後的第二年,因為要寫作一篇關於企業文化相關的文章,於是通過查閱資料、自己思考的方式,去理解文化這個抽象的概念,可能這就是最早開始接觸和認知哲學這門學科的一個概念。對於文化概念的思考讓自己形成了對一種抽象事物概念分析歸納總結的愛好,這也算是在哲學思考路上的一個開端。

之後的好幾年也從來沒有對哲學動過任何念頭,直到十年後,在理解“道德”這個詞彙的時候,開始思考道和德的深刻內涵,對道德的理解讓我接觸了對人性的思考,從人性善惡的爭論中感悟了人性的矛盾點,於是查詢各種資料,雖然網上有零星的關於人性二元論的討論,但是沒有任何系統的關於人性二元論的著作,於是便想著寫一本關於人性二元論的書。

要闡述一個理論,關於人性的,事實上可以用兩句話就說完,然而你說出兩句話,沒有論據、沒有長篇累牘的論述,沒人會相信你,也沒有任何說服力,那就等於沒說。於是想著寫一本關於人性二元論的書,從2016年至今,已經三年多時間過去了,自己寫了十幾萬字,可是覺得不夠系統,不夠嚴謹,沒有什麼說服力;於是便開始認真地學習哲學方面的知識,接觸上了哲學才知道原來哲學研究的是什麼,當然也喜歡上了哲學。

哲學這門學科存在了兩千多年的歷史了,因此要系統的學習哲學不是那麼容易的,首先要系統的學習一下哲學史,西方的哲學史、中國的哲學史,這些哲學史學起來肯定會有點難,一方面學習哲學史要對西方的文化和歷史必須瞭解,另一方面很多著作都是翻譯過來的,翻譯過程中如果翻譯的人對哲學的理解程度不同,翻譯的效果也會與原著偏差很大,因此只能瞭解一個大概。

另一方面哲學和其他學科有明顯的不同之處,那便是一個學派一個論調,哲學是在不同時期是明顯的變化的,這就讓哲學變得更加龐大和繁雜,每個哲學家都有自己的論斷,都有自己的思路,錯綜複雜的,想要從中歸納總結點東西,是很難的,而且很多理論都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學習只能是瞭解一下認識發展的狀況,除了思考以後有自己的想法外你卻無法從中獲得更多的知識。

對於哲學的發展,因為哲學的範疇一直在變化,因而對哲學的定義或者是概念也一直在變化,因此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確切或者準確地說哲學是什麼,於是大家對哲學的定義都不盡相同,這也讓哲學愛好者產生了一些迷惑或者疑問,有人說哲學就是哲學史,有人說哲學就是認知論,有人說哲學是形而上學,有人說哲學就是人生切要問題,有人說哲學是科學之母,有人說哲學是介於神學和科學之間的學問,其實他們說的都是符合哲學的特點的,可還是存在一個問題,那就如同盲人摸象一般,這一切都符合大象的要素,卻不是大象。

通過自己的思考,對人性要理解,首先要理解哲學的概念,理解哲學研究的物件,理解哲學的主要研究問題,理解哲學的範疇,這樣在論述人性二元論的時候,可能會更加客觀、更加準確,否則沒有任何說服力的論斷是沒有任何說服力的,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銷聲匿跡。

接下來會認真的、客觀的、簡潔的、通俗的用漢語言文字去描述一下人性二元論,當然只能是和大衛休謨《人性論》一樣,用枯燥的語言去描寫,但是可以肯定要比大衛休謨的語言通俗易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