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話題 陰虛證與血虛證

2021-06-11 14:28:06 字數 2170 閱讀 3649

血屬陰,精、津、液亦屬陰,且“精血同源”、“津血同源”,二者均為虛證。陰虛證較血虛症範圍為廣。

從**而論:

血虛證是由脾胃虛弱,化源不足,七情鬱結,暗耗陰血,久病不愈,失血過多所致。血虛不能滋養頭目,則頭暈眼花;不容於面,則面色蒼白或萎黃,脣色淡白;營血不足,心失所養,則心悸失眠;血虛筋脈失養,則手足發麻,甚則搐搦;血海不足,衝任空虛,則月經不調,甚或閉經;血虛不容於舌,則舌見淡白;脈道失充,則脈細弱。

陰虛證多由久病陰分不足,熱病傷津耗液,或汗、吐、下太過所致。陰虛生內熱,虛熱內擾,則見五心煩熱,午後潮熱;虛熱內逼津液外洩,則見盜汗;陰虛體內津液虧乏則見口乾渴,咽乾目澀,乾咳少痰,大便乾結;陰虛火旺,則舌紅少苔或無苔,脈見細數。可見,血虛症與陰虛證的主要區別在於:血虛症突出一個“色”字,即面色蒼白、口脣色淡、爪甲無華等;而陰虛證則在於一個“熱”字,即手足心熱、潮熱、盜汗等。

以此可資鑑別。

中醫“血虛”與西醫“貧血”

有些人聽到中醫講自己是“血虛”,便以為是患了西醫的貧血症。實際上,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西醫所說的貧血,成年男性血紅素在12毫克每百毫升、女性在11毫克每百毫升以上才正常,不足此標準才稱為貧血。常見的貧血包括缺鐵性貧血、自體免疫性貧血、惡性貧血、再生不良性貧血等。因此必須針對不同的**採取不同的**方法。中醫所說的“血虛”是指患者所出現的頭暈眼花、心悸失眠、手足發麻、面色蒼白或萎黃、婦女月經量少、閉經等一系列症候群的概括。它並不等於西醫的某一種病。同時,在內、外、婦、兒各科病症中都可以見到血虛的症候。血虛的症狀是中醫所指的血,不僅代表西醫的血液,還包括了高階神經系統的許多功能活動。所以中醫所診斷的“血虛”症,絕對不等於西醫的貧血症。

疾病**

心悸病中見血虛證,臨床表現以心悸,頭暈,失眠多夢,面白無華,倦怠乏力,舌質淡紅,脈細弱為特點。此由思慮過度,勞傷心脾,或久病體虛,氣血不足,或因失血過多,心失所用所致。

治宜補血養心、益氣安神,方用歸脾湯:

白朮15g、當歸20g、白茯苓30g、黃芪炒30g、遠志10g、龍眼肉20g 、酸棗仁炒30g、黨蔘20g、木香8g、甘草炙15g、生薑10g、大棗40g。

虛勞病中見血虛證,臨床表現每以心、肝血虛症狀為主:

一、心血虛:

以心悸怔忡、健忘、失眠多夢、面色不華,舌淡、脈細或結代為特點,多由稟賦不足、精血不旺、思慮耗傷心血,大病之後,失於調理,陰虛虧虛,久而不復,積虛成損所致。

治宜養血安神,方用養心湯:

當歸20g、生地黃15g、熟地黃15g、黨蔘20g、麥門冬30g、五味子15g、炙甘草15g、柏子仁20g、伏神15g、燈芯草10g、蓮子15g。

二、肝血虛:

以頭暈、目眩、耳鳴、脅痛、驚惕不安、月經不調、經閉,甚則肌膚甲錯、面色蒼白、舌質淡、脈弦細為特點,此由情志鬱結,暗耗肝血,或失血過多,久病之後失於調理,陰血虧虛,甚則血虛化燥,久而不復,積虛成勞所致。

治宜補血養肝,方用四物湯加味:

當歸20g、熟地黃30g、白芍30g、川芎15g。

眩暈病中見血虛證,臨床每以頭暈目眩,動則加劇,遇勞則發,面白無華,脣甲蒼白,常兼見神疲乏力,少氣懶言,心悸失眠等為特點。

方用歸脾湯:

白朮15g、當歸20g、白茯苓30g、黃芪炒30g、遠志10g、龍眼肉20g、酸棗仁炒30g、黨蔘20g、木香8g、甘草炙15g、生薑10g、大棗40g。

頭痛病中見血虛證,臨床表現為頭痛頭暈,隱隱作痛,遇勞加重,面色少華,心悸不寧,神疲乏力,食慾不振。

治宜補養氣血,方用八珍湯:

晒人蔘30g、白茯苓20g、白朮15g、炙甘草15g、熟地黃20g、當歸20g、白芍30g、川芎10g。

便祕病中出現血虛證,臨床表現以大便乾結,排出困難,怒責乏力,面色無華,頭暈目眩,心悸,口脣色淡,脈細。此由年高體衰,產後亡血,或血虛津少,大腸失於濡潤,或血少而致陰虛內熱所致。

方用潤腸丸:

當歸10g 生地黃30g 桃仁10g 火麻仁15g 枳殼10g。

出血性疾病中見血虛證:臨床表現為鼻衄,或兼齒衄、肌衄,神疲乏力,面色蒼白,頭暈眼花,耳鳴,心悸,脈細無力等。此由失血過多,血虛氣亦虧,氣不攝血,故血出不止。

治宜補氣攝血,方用人蔘歸脾湯:

黃芪炒30g、白朮15g、當歸20g、白茯苓25g、遠志10g、龍眼肉20g、酸棗仁炒30g、晒人蔘20g、木香8g、甘草炙15g、生薑8g、大棗30g。

發熱病中出現血虛證,則臨床表現為發熱,夜重晝輕,心悸乏力,面色不華,舌淡脈細數。多由久病心肝血虛,或脾不生血,或失血過多所致。

治宜清熱養血,方用當歸補血湯:當歸12g、黃芪60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