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不動聲色,卻是我最真的永恆

2021-06-11 12:38:10 字數 2585 閱讀 9635

文:我心永恆 編輯:冰心

陳釀邀月皆入杯,立時半醉緒紛飛。想念往年梅開時,你卻不見何日歸。

—題記  

文/我心永恆

今夜,月很淡,寒正濃,季節的風,夾雜著冬天的傲慢與冷酷,不知疲倦的拉扯著窗外的樹枝。我就像快要墜落的一片枯葉,只因眷戀梅開時節的美麗,始終掛在歲月的枝頭,不肯落地入眠。冬送走了秋天的留戀,但還會擁抱春天的溫暖,歲月帶走了我的年華,卻只留給我無期的追憶和不捨的懷念。不知是流年太淺,還是舊時光的色彩太濃,那一池春花 秋月的如水往事,就像不朽的湘江水,一江傾述,與月對白,不管順流逆流,煙波依舊,情愫更濃!

光陰,推著往事緩緩流轉,風起,捲起記憶悄悄暗湧,一陣風,似乎吹來你的氣息,殘存的片段,穿過時空直奔雙眸,不覺中又回到了那一場風花雪月,你好似一剪傲梅初入冬,在我孤獨的夜裡靜靜綻放。那麼今夜,就允時光迴轉,許我默默倒數,把那些總是引人入勝的情節,還有感人至深的段落,再次回放一遍,讓那些曾經的花開美麗,重新怒放在這個冬季的夜,一份美好 回憶,權當送你的紀念,務請時光傳送,拜託流年收籤。

曉風殘月下,藉著稀疏的月光,輕輕觸控鍵盤上你隱約的身影,一壺陳釀邀月入懷,和著你的馨香氣息,於暖暖的燈火裡,一遍又一遍在你寫的句子裡懷念。一窗思緒緩緩流淌,一指懷舊輕輕散開,隨著青煙彎彎曲曲漂移,那些折摺疊疊的心事,如暖風輕柔入懷,在我朦朧的瞳孔中,漸漸清晰,那些暖,在筆下的歲月,為我拂去了些許欲說還休後的疲憊,在寂寞的年華,撫慰著想你時隱約的心酸。

曾記得,我們在風疏月朗下流連,在良辰美景裡陶醉,月色下情真的吐露,感動了日月,河畔邊溫柔的纏綿,繽紛了山水,我跟你目光對視、你與我心靈交融,就像一場遲來的愛如潮水,湧入了彼此緊閉的心門,我以為我已經摸到了幸福的邊緣,誰知,一場花前月下的約定,當我日夜兼程奔跑,風雨無阻跨越,你卻一把花鋤,將那掛在枝頭的約言,埋葬在了寂寞天涯。誰想,一幅花好月圓,被你卻描成了落花流水,而落花雖有意,流水卻無情。一曲永遠不說再見,卻被你唱成了斷痕,成了奈何橋上最後的離歌。曲終人散,一個散在了天涯,一個落在了海角。就這樣,我們緊握的執子之手,在你手中悄然滑落,我顫抖的掌心,至今還微微泛著離別的疼。

霧遮日月,月圓也會陰缺,只是空等了相思的夜,繁華落盡,就連時間也隨著枯萎,最後殘了你的春花,冷了我的秋月。一篇濃墨重彩的華章,我還來不及細細閱讀,就被你用風輕雲淡的句子,輕描淡寫的收筆。一場傾城的浪漫,彩排還沒開始,臺詞還沒準備,就被你剪輯成了空白。沒想到一場歡喜空對月,驚鴻一瞥還來不及回顧,已成鏡花水月;心動的感覺還來不及沉醉,往事已成了永恆。

總是,掩飾著你走後我內心的慌張,站在記憶剝落的城牆上張望,在雜草叢生的紅塵,輾轉一季又一季,來來回回找尋被你遺落的地老天荒。總是唱著那首回心轉意的情歌欺騙自己,而在你冷酷到底的背影中,卻又總是一次次體會到情到深處的孤獨。我細數著天涯海角的無奈,總想努力讓你明瞭我的心,卻又總是找不到合適的言語,讓你讀懂。只好,不停地寫著思念的文字,還好,有影子作陪,有時間作證。

凝眸風月,始終雲煙飄渺,我側耳靜聽,你卻渺無音信,我滿世界打聽,就像冬天的風,總是問季節打聽溫暖的春天,然寄出的信件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查無此人。今夜我又啟程,卻不是尋找,只是想把模糊的你,最後再清楚的看一眼,看你眼裡的我是否被慢慢放逐。徐徐回眸,才發覺除了一滴依稀的記憶,就只剩下了陪伴我的淡淡月光,我已經沒有了勇氣問你,是否?你還能感受我指尖無能為力的冰涼,是否?還能看見我眼裡望穿秋水的惆悵。

一直在想,遇上你到底是緣是劫?事到如今,我已明白了究竟。只因,你回眸一笑,將我融化在你的似水柔情,你用一低頭的溫柔,為我佈下瞭解不開的相思局,並烙上了天長的印,打上了地久的封。我為你化蝶而來,就像在你身邊飛來飛去的一隻枯葉蝶,在你視而不見的角落裡,搖曳著花開花落、訴說著月缺月盈,怎奈蝴蝶為花碎,最後花卻隨風飛,終是淡了花香折了翅膀。而你就像個沒感覺的稻草人,我只能在千迴百轉後,低吟著梁祝的曲調,為你淡淡隱去。

季節的清寒,淡了一地月光,瘦了一壺思念。煙花易冷,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這些道理我都懂,可為何說緣是天意,愛是永恆!為何一句再見,我已說過了千千萬萬遍,卻還是捨不得走遠。我暗自想,既然心有暖陽,那麼又何懼冬的寒冷。一個人,一份孤獨,望了又望,等了再等,送走了一個個春夏,又迎來一個個秋冬,每一個晨昏,都在為你的離去而責怪自己,而後又會在夜深痛惜不已,每一次張望,都在為你的歸來而在黎明前祈禱,卻又在黃昏後輕輕嘆息。

年輪斑駁的痕跡,被春秋的輪迴碾得粉碎,你熟悉的聲音,也早已湮沒在喧譁的世塵,我卻沉淪在你留下的背影中,徘徊在你轉身的路口,撿拾起你失落的幾滴花絮,捂熱你留下的半箋煙雨,在寫舊了的日子裡,描描寫寫,在不小心與你錯過的光陰中,折摺疊疊,溫柔著我的人間煙火。將幾許如煙往事,在歲月的長河,打打撈撈,在流年的路上,收收撿撿,明媚著我所有的悲傷與快樂。

光陰似水,總是匆匆,一轉身,錯過了春天你的明媚,沒有了夏季你的熱情,看不到你秋天般的柔美,只好我獨坐在冬季的邊緣,把寫給你的念停在了回車鍵,把想你的話撒向了來往的風。想你,不是我貪戀紅塵,而是我只學會了一往情深!假如有一天,你突然想知道,到底我對你的情有多深?那麼請你抬頭看看天上月亮,因為,月亮代表我的心!我不知道,這首歌算不算我的相思,有沒有你的一抹想念。

特別的夜,想念特別的你,我深知,念你,極累,卻不知盡頭,或許,這就是我註定的宿命。今夜我一把斑駁的鑰匙,將塵封的記憶輕輕開啟,無論陰晴圓缺,管它悲歡離合,我一概置之不理,只許懂我的晚風,與我達成默契,一窗心事,拜託一縷清風,穿過長長的黑夜,為你掛一盞心燈。一指煙涼反覆傾墨,為今夜取暖,一箋墨香輕輕溫潤,為往事添色。用最深的緬懷,以濃情開頭,用真心結尾,書寫成一首想你的詩行,你可否,在詩痕裡聞到我思念的芳香!你可知,想你!不動聲色,卻是我最真的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