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不做必須做的事兒。

2021-06-08 13:23:46 字數 3336 閱讀 8232

如果有一個神奇力量,突然給你兩個月的假期,讓你在這兩個月內可以拋開一切責任想幹啥就幹啥,你會幹啥呢?

如果你是一個成年人,我相信你不會把這兩個月全用在吃喝玩樂上。你肯定有很好的計劃。我有個朋友說他想以普通打工者的身份體驗一下中國各地各種人的生活。也許你想去哪個寺院當兩個月和尚。也許你可以去土耳其和沙特冒險。也許你可以學習一個新的技能。也許你只不過想讀一本早就想讀的書。也許你想研究一個什麼東西,憋個大招!也許這兩個月就能讓你的人生狀態發生根本的改變,最起碼能讓你的職業生涯上一個臺階。

某大學號稱要“為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 —— 在你五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兩個月真不算什麼。那你為啥沒幹這些事兒呢?你為啥就沒有這麼兩個月呢?

1.時間管理的最高境界

這些事兒對你非常、非常重要。可是它們不緊急。時間管理的學問要求我們把事情按照“重要”和“緊急”這兩個維度分類,可是你的日程表上全都是緊急。

所謂成年,大約就是習慣了做“該做”而不是“想做”的事兒吧。那兩個月的夢想是你*想做*的事兒。你做的全都是你*必須做*的事兒。

而且你連必須做的事兒都做不完,所以你需要“時間管理”。

以我之見,時間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不做必須做的事兒。

先說簡單的。比如有個作業必須週五交。如果到了週四的晚飯時間你還沒寫,那麼對週四晚上來說,寫作業就是你必須做的事兒。但是,同樣是寫這個作業,對週一來說,它就不是必須做的事。

咱們想想週一是個什麼情形。你可以不寫這個作業,也可以寫。如果你選擇寫,那是你的一個主動的選擇 —— 你手裡有主動權,你不是被人用槍指著頭,你充滿控制感。如果你在週一提前把這個作業寫完了,你的生活中就少了一件“必須做的事兒”。

如果你始終領先於你的時間表,你就沒有必須做的事兒。當然這麼說並不嚴謹,如果明天上午十點有個會議,你自己是不可能單方面提前完成它的,這個會議是你必須做的事兒。但是,對與會者群體來說,會議也存在“必須做”和“可以做”的區別。

不做必須做的事,帶來的不僅僅是積極主動的感覺。它有戰略意義。

沒有必須做的事,你就有了選項。所謂“決策”,就是看看自己有什麼可選項,從中選一個最好的。絕大多數人在絕大多數時候根本談不上什麼決策,因為你沒有可選項!你的日程表早就排滿了,你只不過是隨波逐流而已。只有在某個神奇的、空白的日子裡,你才有可能抬起頭來想象另一種可能性,你才用得上“決策科學”。

2.“餘閒”的價值

幾年前一個經濟學家(塞德希爾·穆來納森)和一個心理學家(爾德·沙菲爾)寫了本書叫《稀缺》,說貧窮和忙碌會把人陷入一個特定的思維模式,這個思維模式又會進一步限制人的發展能力,使得窮人更窮。

這本書裡有個概念叫“餘閒”,英文是“slack”。這個概念聽起來非常新穎,因為此前人們完全不重視餘閒。slack 這個詞在英文中帶有貶義。一個遊手好閒的人,穿個拖鞋聽著隨身聽,誰跟他說個什麼事兒他都心不在焉,用東北話叫“混吃等死”的人,就被稱為“slacker”。但是 slack,在《稀缺》這本書中是個褒義詞。

餘閒代表任何一種多出來、可以任意使用的資源,可以是金錢、時間或者空間。很多自詡高效率的人認為應該可丁可卯地利用資源,但是《稀缺》認為餘閒有兩個好處。

一個是你不必須選擇。如果你手裡只有幾百元錢,買什麼東西就必須做取捨 —— 也就是 tradeoff。要買衣服,可能就不能買書了。但是如果你有很多錢,你就可以既買衣服又買書。

更重要的一個好處是你不怕犯錯誤。如果時間或者金錢是可丁可卯的,你選擇做什麼事情就得非常謹慎,一旦選錯就是巨大的損失。但如果你有餘閒,你就可以積極探索一些風險比較大的事情。看場電影來回要花三四個小時,時間少的人只敢看人人都說好的電影,有餘閒的人卻可以探索小眾的東西。

探索需要代價,創造來自浪費。

以前我聽說,瑞典化學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之所以設立諾貝爾獎,本意並不是為了讓科學家們展開**文競賽、更不是為了讓科學家把日程表排得更滿,而是為了給天才提供一筆獎金 —— 好讓他們不必再為了錢而工作。諾貝爾希望你有財務自由,這樣你就可以專門做自己*想做* —— 而不是*必須做*的事情,能夠自由自在地搞搞研究。

可幹可不幹的事兒才有創造性。幹什麼都行的時間才是你的時間。

諾貝爾很可能沒想到,他發的這點獎金完全不夠給科學家贖身。對現代人來說,餘閒比餘錢可珍貴多了。

3.緊缺思維

《稀缺》這個書名在我看來應該翻譯成“緊缺”,書中描寫窮人一種緊缺思維模式,用的例子主要是金錢上的貧窮。但是緊缺思維的所有表現,你都可以類比到時間上的貧窮。一個忙碌者可能有很多餘錢,但是因為沒有餘閒,其實是個時間上的窮人。

窮人一直都在做取捨。就這麼一點錢,用在這裡就不能用在那裡。同樣地,如果你只有這麼一點時間,要多跟一個客戶見面,就不能陪孩子出去玩了。

窮人對**非常敏感。忙碌者對時間非常敏感。我聽說有些人跟老朋友見面約時間都得精確到分。說好了跟你聊十五分鐘,聊 high 了聊了二十五分鐘,他後面的日程就都會受到打擾。

但是在時間上斤斤計較真的好嗎?要知道出其不意的創造性思維大多是在大腦空閒的時候迸發出來的。塔勒布在《反脆弱》這本書中推崇一個“槓鈴原則”:說我們應該用最小的時間做最劇烈的腦力勞動,然後用大部分時間什麼都不幹。

對時間永遠把握主動權,才是美好的生活。古典主義的英雄都是鬆弛有度的人,不可能一天到晚疲於奔命。那怎麼才能做一個時間上的富人呢?

4.人窮別借錢

首先你得避免變成時間上的窮人。《稀缺》列舉了很多研究,說貧困本身會加劇貧困。窮人本來錢就不夠花,遇到緊急情況只好去借錢,而美國有很多專門針對窮人的小額貸款公司,它們的利息非常高,但是利潤非常豐厚。為了償還利息,窮人還得再借新的錢,以至於每個月在還各種借款的利息上就要花費400~600美元,這對於中產階級家庭來說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這個道理是窮人在很多方面的花費其實更貴。拿固定**來說,以前手機不普及的時候,正常家庭每月的**費也就30美元左右。如果你這個月出現經濟狀況交不起,那麼**就會被停機。下個月等你發工資有錢了,還得再開通** —— 而重新開通**需要40美元的“開通費”。有的家庭會反覆交開通費。像這樣因為貧窮而多出來的費用是個巨大的負擔。

所以富人反而可以借錢,窮人千萬別借錢。

那麼如果你時間本來就少,就千萬別預支未來的時間!這件事擠佔了下一件事的時間,下一件事就不得不擠佔另外一件事的時間,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而且還得交重新開通費。透支會大大加劇貧困。

5.自由和自律

那如果我已經是時間上的窮人了,怎麼才能給自己積攢一點餘閒呢?

首先你得改變姿態,敢於對很多事情說“不”。我不做這件事不是因為我沒時間做 —— 是因為我想“有時間”。

其次你可以搞個重新啟動,乾脆放棄一些專案,一次性地得到一大筆餘閒。比如主動休假或者換個工作。

擁有餘閒就擁有主動權,就擁有了創造、冒險和改變的可能性。時間就好像是金錢:你花了它就不是你的了,可是你一直不花它也不是你的 —— 只有在你“可以花也可以不花”的那一刻,它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