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講義 為政第二(2)

2021-05-28 14:39:07 字數 2469 閱讀 2598

論語講義——為政第二(2)(2007-11-28 15:38:51)

標籤:人文/歷史 

分類:草堂國學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治天下以後為什麼講詩呢,因為孔子一生提倡詩教,用詩來教化民眾,用詩來治理天下,用詩來陶冶民眾的性情。孔子說“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要用詩來引起人們對生命、生活,對人生的熱愛。我國古代,小孩子發矇就讀詩,《千家詩》、《唐詩三百首》、《詩經》都屬此類。一上來就給小孩子講道理,是很枯燥乏味的。詩歌簡短,有情感,而且形象生動,又是美的載體,較容易引起小孩子的興趣。“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你看,兩隻黃色的鳥兒在翠綠的柳樹間鳴叫,一行白鷺飛上蒼茫的天空。“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西嶺就是我們四川的西嶺雪山,從窗子看出去,一片茫茫的雪山,門邊則停靠著行程萬里的船隻,這是多美的一幅圖畫,詩是形象的,詩和畫是分不開的。“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這些家喻戶曉的詩,教給小孩子,有助於培養他們對美的感悟,陶冶他們的性情。詩是最能夠陶冶人情操的,如果你一來就給小孩子講《易經》,講得他們摸不著頭腦,就再也不想學了。一開始就給他講“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講“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回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多美的詩句。再講“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講這些的時候,小孩子容易被詩的意境、美景所感染,所打動,這就是陶冶性情。所以孔子講治理天下以後馬上就講詩。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詩》”就是《詩經》。夏商周的時候,有一個制度,叫做“采詩”。最早的詩就是民歌,上古時詩和歌是不分的,老百姓唱歌,朝廷裡的官到民間收集這些詩歌給國君看,以此瞭解民生。如果採編的詩都是讚美國君如何聖明、深入民心啊,天下如何太平啊,生活如何美好啊,就說明當時的政治是得民心的;如果收上來的全是在嘲諷、怒罵,抨擊**汙吏,就說明政治出問題了,依此就要對社會進行治理,這就是“采詩”“觀治”,詩歌可以反映出民心的向背。我們說孔子最大的成就是“刪詩書、正禮樂、贊易傳、著春秋”,第一件就是刪定上古傳下來的三千多首詩,編成三百零五篇,即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也是五經裡的第一經。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孔子認為,用一句話來概括《詩經》,就是“思無邪”。“邪”字在古文裡邊要讀做xiá,“邪”就是雜念,詩歌裡邊沒有雜念,沒有邪念。這個沒有雜念,沒有邪念,怎麼講呢?用三句話來講:“樂而不淫,怨而不怒,哀而不傷”。快樂但不過分,雨水過多就叫淫,《岳陽樓記》裡邊的“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這個淫雨就指過多的雨水,“淫”引申為過分。“哀而不傷”,你可以哀愁,但你不能傷心。《黃帝內經》裡講,一個人傷心,就真要傷害你的心,就要傷害你的心、肝、脾、肺、腎。所以你可以哀愁,但不可以傷心。“怨而不怒”,你可以有埋怨,“哎呀,怎麼老師講得這麼慢呢?老是講一句,講快點兒嘛”,你可以埋怨,但不要發怒,你說老師:“你不要講了,滾!”這就是發怒,一發怒就傷你的肝,喜怒哀樂都是會影響身體的。中醫裡邊講,外感六淫,內傷七情,都是致病的根源。六淫是風、寒、暑、溼、燥、火,就是使人體生病的六種自然界的淫邪之氣。風,中風了,傷風了。寒,人受寒了,把舌一伸出來,舌生白苔。暑,人中暑了,全身溫熱,不出汗,白苔裡面發黃。溼,風溼,溼症,**出問題了。燥,燥火,情緒暴躁如雷,肝上陰虛,情緒波動,睡不好覺,魂不守舍。內傷七情,哪七情呢?喜、怒、哀、懼、憂、恐、思,使人體生病的七種內在情緒因素。喜傷心,過於歡喜就傷心臟,所以有因高興過度而死的人,如武松。怒傷肝,發怒就傷肝臟,所以易怒的人肝都不太好。哀、憂傷肺,哀愁、憂傷過多就傷肺,林黛玉多愁善感,最後就是得肺病死的。恐、懼傷腎,傷腎臟。思傷脾,思慮過多傷脾胃,但凡多思多慮的人一定長不胖,無憂無慮的人則多半容易長胖,所以《大學》裡講“心寬體胖”,一般胖子都很少有憂慮,瘦子多半一天到晚愁眉苦臉。中醫講致病的原因就是兩大條:外感六淫和內傷七情。

詩三百篇為什麼無邪呢?就是因為其言情而得情之正,雖言情但無邪念,也就是說情感中正、溫潤,無過分或偏邪之病,所以讀詩能讓人的情緒平和。

詩能言情,詩歌都是為情所發的,有情才有詩,“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就是說詩歌是有感情在內心裡邊要抒發出來,不發出來就不痛快。情發於聲為詩,聲成於文為音。詩歌是人心發出來的,平常的言說不足以表達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重陽節到了,獨在異鄉,有了感觸,先是發發感嘆,“哎呀,我的親人們怎麼樣了啊”,發著發著感嘆就開始吟詩了:“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用詩歌都不足以表達自己的感情了,乾脆就跳起來了,載歌載舞。詩歌都是從情感裡流露出來的,沒有情就沒有詩,所以詩人就是情人,沒有情的人是做不出詩來的。“言情而得情之正”,是講既要表達感情,而且這種情還必須是合於禮的,中正的。不合禮、不中正的情就是縱情,就不是正情。

由於詩歌都出於真情流露,能打動人,所以孔子要詩教,要用詩來教化民眾,老百姓必須讀詩,在讀詩的過程中,陶冶性情,移風易俗。你本來是一個剛暴的人,讀了詩以後,性情近於溫柔。你本來是一個粗野的人,讀了詩以後,變得文雅,這就是詩歌的作用。蔡元培先生提倡美育,以美來教化民眾,其實就類似於孔子的詩教。這就是為什麼孔子把這一句放在《為政》後面:為政的關鍵是在教化民眾,用什麼去教化,用詩去教化,用老百姓最容易接受的東西去教化。

婆婆借1萬,我給了2萬,第二年送我3套房子

來自網友投稿的情感故事,一份婆媳之間的真情對白,我們一起傾聽她的情感經歷。 我和老公是大學同學,畢業後我們就留在了這座城市,因為我是本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