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從下往上升,而推其本原,實際上是從上面

2021-05-28 08:20:18 字數 1016 閱讀 8465

水從下往上升,而推其本原,實際上是從上面降下來的,心中的陰液,是水的根本。水降於肺胃(水隨著肺胃而降),肺胃右轉,清涼而化濁陰,是水從氣分降下(或者生出)。肺胃不降,陽分中(氣中)的水氾濫而且上逆,所以肚臍以上腫。

金的本性喜收斂,其收斂而不鬱的原因,是陽明胃土的下降。土溼胃逆,肺無下降的路,所以氣分中的水,不得下行,而陰分的水,反得上泛,水入到肺,宗氣(水谷精微化生,聚積胸中,與呼吸之氣相合發揮作用的氣)隔礙,則為氣喘而胸滿,水入到經,衛氣堵塞,則為腫脹。

水產生於肺而由腎統領,藏於膀胱而洩於肝,腎與膀胱的腑,相互為表裡。飲水進入胃裡,脾陽蒸動,化為霧氣,而上歸於肺。肺金清肅,霧氣灑揚,充灌於經絡,薰澤於**,像霧氣瀰漫,化為雨露,等到了中焦以下,則流瀉彙集豐盛,氣勢如江河了。

膀胱,水的溝壑。肺氣化水,傳到膀胱,肝氣疏洩,水竅清通,所以腫脹不發作。膀胱的竅,清則開而熱則閉。《靈樞》說:三焦,入絡膀胱,約下焦,實則小便不利,虛則遺尿。所謂虛而遺尿的,是相火在下面虛,所謂實而小便不利的,不是下面的相火實。腎主蟄藏,腎氣能藏,則相火祕固而膀胱清,腎氣不藏,則相火洩露而膀胱熱。相火蟄藏,膀胱清利,這才是所謂的實。膀胱的熱(所謂的實則閉癃),相火洩於腎臟而陷於膀胱(所造成的)。

相火藏在腎水裡,本來不洩露,相火洩露而不能潛藏,過錯在乙木。木性疏洩,疏洩的功能暢通,就只是洩水而不至洩火,水寒土溼,生氣鬱遏,疏洩的功能暢通,從而更加想疏洩,因為相火不得祕藏,洩而不通,所以水道不能清爽利落。

相火的下陷洩露,原由在肝,肝氣的下陷,根源在脾,肝脾鬱積下陷,加上相火從而產生下熱,傳到己土,己土把他的溼熱傳到膀胱,所以小便淋澀而赤黃色。

膀胱閉塞,水不能歸到膀胱,所以逆行在胸腹,氾濫在經絡,從而腫脹發作了。《水熱穴論》說:其本在腎,其標在肺,都是積水。所以水病在下表現出足背浮腫大腹便便,在上出現喘息聲粗大不得臥的情況的話,標本都病了。

其本在腎,應當從膀胱瀉出去;其標在肺,應當從汗孔瀉出去。汗尿的排洩,總是以燥土疏木為主。水病的發作,雖在肺腎兩家,但土溼木鬱,才是他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