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個女人 原創

2021-05-27 21:37:28 字數 1157 閱讀 4705

忽而間心裡一陣酸澀,禁不住淚已盈滿眶,一陣緊似一陣的波濤翻滾起來,萱被自己的情緒暗暗的嚇了一跳。看到鋒眼前的狀況,萱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反應?真情?實感?還是同情與憐憫?一時間陷入了迷惘。

往日的一幕幕映上心頭,鋒對萱誠然不夠好,在家庭和生活中鋒就是一塊冰冷的石頭。沒有一刻萱能感受到家庭的溫馨,感受到真正的快樂與幸福。在鋒眼裡女人就是什麼都得做,裡裡外外,上上下下,既是能登得天堂的華麗佼佼者,又是能下得櫥房賢德的家庭主婦,賢妻良母,萱也是鋒閒來時發洩的性慾工具。別人都說女人是拿來愛拿來疼的,可在鋒心裡牙根就沒有這樣的意識。隨著時間的逝去,萱由對鋒的慢慢忍受變為麻木,變為失望,繼而百般的心涼心寒。萱的心就這樣被無情地煎熬無情地蹂鎌著,萱也奮力抗爭過,為維護自己的尊嚴,維護女人的地位。然而每當看到年幼的兒子,萱的心象刀割般疼痛,於是又一再的將這樣的想法強壓了下去。

這麼多年過去,兒子終於慢慢的長大了,原以為自己可以稍稍輕鬆下了。可誰曾想,鋒卻不幸染上了絕症。剛得知這一訊息時,萱如雷轟頂,感覺整個天都快要塌陷了。她不想兒子這麼早就失去父親,那該是何等的創傷?與鋒原來的一切都已煙消雲散,於是萱到處湊錢給鋒四處求醫。本想著儘夠自己的職責,以了這麼多年來一場夫妻的情分。而鋒卻越加的肆無忌憚了,覺得萱對他的好怎麼做都是不對,怎麼做也都是不夠好。雞蛋裡都能挑出刺來,不管鋒怎樣的叼難,萱還是一味地做著她分內的事情,盡著一個妻子應有的職責。她不想留下任何的遺憾,也不想讓兒子看到自己的父親在人生的最後一程走得是這麼的悽慘。

萱放下了所有的事情,呆在家中精心地照顧著鋒。 時間過去快一年了,萱的行為征服了周邊鄰里,征服了親朋好友及雙方的兄弟姐妹。唯獨就只有鋒,仍是與她對抗著。在鋒心裡就一直這樣認為著,萱的心裡沒有他,萱之所以對他這麼好,只是在盡責任。或許他也從來都不曾這樣想過,在他自己的心裡又何曾真正的有過萱呢?萱現在什麼也不想去想了,她再沒有多大的精力和心思去理會和計較這些了。這段時日以來,萱已被折磨得憔悴不堪了——精神、身心、肉體。

其實萱早就知道,她與鋒的結合本就是個錯誤,他們的結合是摻有別樣因素的。她之所以一直熬到現在,那是不想讓兒子受到無畏的牽連和影響。她看到的例子太多了,社會上好多的孤兒,最終大多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萱受不了自己的兒子將來也和他們一樣。

萱的朋友不止一個勸她,‘要不你就放棄吧,他這樣拖著,將來你和兒子怎麼生活呀?兒子還在念書,且還有一個老母親’。萱無奈而痛苦地搖搖頭,那雙早已失去往日光彩的目光中,透著一絲倔強。在這條滿是荊棘的路上,萱憑著頑強的理念撐著自己單薄的身軀,吃力地又毫不堅強地往前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