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譚(外篇)40

2021-05-27 06:40:33 字數 586 閱讀 3572

117、禮法,治之末也——學習《莊子》第十三篇 天道 

“禮法度數,形名比詳,治之末也”。莊子認為:禮儀法規的程度,極其繁多形式的名稱,是社會治理衰敗的表現;面對著天下無“道”世上無“德”的亂世,莊子提出的是:無為的自然法則,也就是當今的自然選擇進而自然淘汰;而,孔子提出的是:禮制的人間法則,也就是當今的教育以及延伸的法制。也就是因此,道家形成了出世的中華本土的道教宗教;儒家形成了入世的中華文化的主體思想。 

118、天尊地卑,神明之位——學習《莊子》第十三篇 天道 

“君先而臣從,父先而子從,兄先而弟從,長先而少從,男先而女從,夫先而婦從。夫尊卑先後,天地之行也,故聖人取象焉。天尊地卑,神明之位也;”莊子這是把“無為”的思想運用到了人間的倫理上了。看來懷疑《莊子》的《外篇》和《雜篇》是出於後人續編,是有道理的。 

119、道德已明而仁義次之——學習《莊子》第十三篇 天道 

“道德已明而仁義次之”。這是莊子為治世,開出的單子。並不否認“仁義”,以及由此產生的一系列治世之道。而是要先明天“道”人“德”,“仁義”以及由此產生的一系列治世之道,只不過是“道德”的表現。“以此事上,以此畜下,以此治物,以此修身;知謀不用,必歸其天,此之謂太平,治之至也。”與儒家又走到一起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