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酒鬼酒丟失行業第二寶座的原因

2021-05-26 19:38:08 字數 2953 閱讀 4684

1998年酒鬼酒淨利潤行業第二,利潤超過了茅臺和瀘州老窖,酒鬼酒的零售價也超過了茅臺酒和瀘州老窖的**。

但酒鬼酒後來為什麼失去了行業地位,失去了市場佔有率。這都是被大股東坑的。那就是一把辛酸淚。我這個看客都為酒鬼酒叫屈。

下面聽我道來:

酒鬼酒和五糧液、瀘州老窖、茅臺、汾酒不同。一,酒鬼酒出生寒門。二,起步晚。

酒鬼酒後來能享譽中國,除了要感謝1975年任廠長的王錫炳,最應該要感謝的是文化大佬黃永玉。

1983年黃永玉回湘西老家,應邀參觀了吉首酒廠,雖然叫廠,規模很小,產的酒只在湘西售賣,售價也只一塊七毛錢。黃永玉聽完廠領導介紹,喝了廠裡的酒,覺得酒質很好,窩在湘西,很可惜了,另外報著為家鄉做事的態度,主動跟酒廠領導請纓,要給酒設計包裝和重新命名。

黃永玉回家後,用了幾天的時間,給吉首酒廠的包裝設計是瓶體自然渾圓,呈土赭色瓶頸自然收縮,以紅紙做封口,麻繩做包紮,瓶身貼有紅底黑字“湘泉”。

當時白酒包裝流行洋包裝,酒廠領導看到黃永玉這個設計,覺得土,另外酒瓶是土陶的,成本高,所以領導們遲疑了很久,經過多次開會,最後才接受了黃永玉的設計。

湘泉酒問世後,黃永玉用設計《猴票》的稿費,買了三箱湘泉,宴請好友品嚐湘泉酒,另外把湘泉酒送去北京高檔酒店,為湘泉酒開啟北京市場是盡心盡力。加上湘泉酒廠裡的一些活動,消費者對酒品質的認同,湘泉酒很快就火了。

湘泉酒雖然已經火了,但**賣的便宜。當時其它名酒已經出高階酒了,1987年黃永玉和吉首酒廠商量,準備出一款高階酒,這款高檔酒的取名和設計再次交給了黃永玉,然後我們看到一款很奇怪的酒,也就是酒鬼,包裝也很神奇,像個錢袋子,黃永玉親自題寫了酒鬼和無上妙品。

然後90年代,酒鬼大火,酒鬼酒當時的售價超過了茅臺。

1997年酒鬼酒在a股上市,淨利潤1.6億,到了1998年,再創輝煌,淨利潤1.93億。

1998年淨利潤1.93億的酒企,知道什麼概念嗎?行業第二,當時白酒第一的是五糧液。

茅臺1998年淨利潤1.47億,瀘州老窖98年淨利潤1.23億。酒鬼酒憑藉1.93億的淨利潤,位居行業老二。五糧液牛,淨利潤5.6億,是茅臺利潤的3.8倍。

創業易,守業難。酒鬼酒的大獲成功,讓大股東湘泉集團智商變低。

2000年把1975年就上任的廠長,酒鬼酒的創始人王錫炳離職了。酒鬼酒可是王錫炳一手做起來的。這個離職,內情比**還要精彩。

更大的問題是大股東湘泉集團和上市公司酒鬼酒各種關聯交易,欠上市公司一大筆錢。挪用上市公司的現金流,導致上市公司現金流出問題。

湘泉集團給了還酒鬼酒的錢,賣了酒鬼酒的股權給民企成功集團和上海鴻儀,湘泉集團賣股權後,還了4.2億給酒鬼酒。

酒鬼酒的大股東變成了成功集團,酒鬼酒的董事長成了劉虹,劉虹也是成功集團的董事長。

酒鬼酒也是倒了血黴,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盼走了大股東湘泉集團,但湘泉集團引進來的成功控股更是大魔頭。

2005年9月15日,酒鬼酒釋出公告說,公司存在長沙銀行的4.2億元資金,神祕蒸發了,銀行卡里餘額503元。這4.2億就是湘泉集團還的。

存在銀行的錢,竟然少了4.2億,一查,原來這個錢是被成功集團轉走了。

酒鬼酒沒有現金流短缺,沒錢還債,被債權人起訴了,酒鬼酒公司旗下資產被司法凍結了。

2005年酒鬼酒營收2.48億,鉅虧2.9億元。公司基本癱瘓狀態。

另外大股東成功集團、二股東湘泉集團、三股東上海鴻儀資金都出問題了,三家持有的酒鬼酒股權都被司法凍結了。

酒鬼酒那幾年的情況,比現在樂視網還亂,還慘。但酒鬼酒和樂視網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樂視網自身沒有造血能力,旗下業務沒有盈利能力。

而酒鬼酒是有造血能力的,只要來個靠譜的大股東,酒鬼酒就能活了。

2006-2007年成功集團、湘泉集團、上海鴻儀持有的酒鬼酒股權分別被司法拍賣了。

酒鬼酒實際控制人轉為中皇****,中皇是中外合資企業,中方股東是中國糖業酒類集團持有50%,外方股東持有50%的股權。

2007年換了中皇****為股東,這家公司有背景也有錢,酒鬼酒當年就實現了盈利。在2005年和2006年,酒鬼酒分別出現虧損2.9億,2.32億。

2009年-2012年這四年間,酒鬼酒算是從頭開始了,憑藉酒鬼酒之前的品牌口碑和知名度,讓酒鬼酒有王者歸來的勢頭,公司營收和利潤爆發式的高增長。

四年時間,營收增長5倍,淨利潤增長了12倍。

不要以為酒鬼酒就這樣翻身了,酒鬼酒更大的坎還在前面等著它,2012年11月,酒鬼酒被爆塑化劑超標2.6倍,白酒行業的塑化劑事件就這樣爆發了。塑化劑事件,就相當於牛奶行業的三聚氰胺事件,都行業是巨大打擊的。接著2013年**反腐,禁止**亂吃亂喝,包括軍隊禁酒等,對白酒行業這是雪上加霜。

白酒行業這波調整,直到2015年才走出來。酒鬼酒在這波調整中,肯定是最苦難的之一了。

一,塑化劑它第一次被爆出來。二,前面幾年的高增長,渠道自然壓貨了。塑化劑爆出來+反腐禁止亂吃喝等,酒鬼酒2013-2014年鉅虧。然後帶帽st。

2015年酒鬼酒走出困境,業績扭虧為盈。2016年摘帽。2017年淨利潤1.76億。可是公司1998年淨利潤就1.93億了。2017年的業績,還不如20年的業績。

酒鬼酒的苦,算是有苦難言啊。

塑化劑算自己原因了。

但2000年-2007年,這八年的坑,讓一個行業第二,變成了常年鉅虧,多次帶帽st,不是公司自身經營的問題,是被大股東坑的啊。

樂視網很慘很慘,但賈躍亭走的時候,起碼讓孫巨集斌來接盤了。

而湘泉集團走人時,引進來的是成功控股,一個大火坑。

就這樣,酒鬼酒從一個行業第二,在它們的耽誤下,變成行業三四線白酒企業了。

中糧集團2016年接手酒鬼酒,有中糧這個靠山,酒鬼酒是有機會王者歸來的,起碼有機會晉級到二線酒企這個位置。

2018年幾次大的官方活動,用的酒都是酒鬼酒。

中非ceo高層對話會,第十二屆中國—拉美企業家高峰會。重量級的: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宴會用酒都是酒鬼酒。

酒鬼酒是三駕馬車,高階品牌內參酒,次高階酒鬼酒,低端品牌湘泉。公司已經成立了內參酒銷售公司,準備把內參酒打造成白酒第四的高階品牌,排在茅臺、五糧液、國窖1573之下。這個夢雖然大,總比沒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