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利害得失的轉化

2021-05-26 12:23:19 字數 1007 閱讀 8545

【原文】莊周遊於雕陵之樊,睹一異鵲自南方來者。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慄林。莊周曰:“此何鳥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蹇裳躩步,執彈而留之。睹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執翳而搏之,見得而忘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莊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類相召也。”捐彈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

莊周反入,三日不庭。藺且從而問之,“夫子何為頃間甚不庭乎?”

莊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觀於濁水而迷於清淵。且吾聞諸夫子曰:‘入其俗,從其令。’今吾遊於雕陵而忘吾身,異鵲感吾顙,遊於慄林而忘真。慄林虞人以吾為戮,吾所以不庭也。”

【譯文】莊周遊玩在雕陵籬笆裡,看見一隻奇異的鵲鳥從南邊飛來,翅膀長有七尺,眼睛的直徑有一寸長,觸碰莊周之額頭,而落在慄樹林中,莊周說:“這是什麼鳥啊!翅膀長而不飛去,眼睛大而不見人。”便提起褲角躡步而行,拿著彈弓佇立伺機發彈擊之。看到一隻蟬,正在濃密樹蔭下而忘記自身,一隻螳螂躲在樹葉後偷襲了它,見有所得而忘記自己的身體;奇異之鵲隨之而從中捕捉了螳螂而得利,它們都是見利而忘記了自己的本性。莊周恐懼警惕悅,“唉!物類本來是相互累害,這是彼此追求貪圖所導致的。”丟下彈弓返身跑回去,看管陵園的人以為他偷了東西而在後面追趕責罵。

莊周返回家中,接連三日不踏入堂階前的地坪,學生藺且因而問道:“先生為何近來不踏入堂階前的地坪?”

莊周說:“我能守形而忘身,我能看清濁水反被清淵迷惑。而且我聽很多先生說:‘入鄉隨俗,服從禁令。’現在我在雕陵中游玩卻忘了自身,奇異之鵲觸碰我的額頭,遊玩於慄林而忘記真性;慄林的看守人因而責罵我,我所以不踏入堂階前的地坪呀。”

【說明】本節緊接上節,不僅人的利益來自於別人,動物的利益也來自於別的動物。莊子遊園,觀察到蟬、螳螂、異鵲、人之間的相互關係,從中領悟出利害、得失等對立事物,無不召致向相反方面轉化,只有無慾無求;才可躲避災禍。那麼我們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追求利益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