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30年,我才發現,自私是最被低估的美德

2021-05-25 06:28:27 字數 4017 閱讀 8511

文/林小白

很多人都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位媽媽很喜歡吃魚頭,但她每次吃魚的時候,都把好的魚肉給自己的孩子吃,自己吃魚頭。

孩子問,“媽媽你為什麼吃魚頭?”媽媽笑著回答,“我喜歡吃魚頭。”

孩子長大後,有次回家來,發現媽媽在吃魚肉,沒有吃魚頭。

他突然意識到,媽媽撒了一個謊。她喜歡吃的是魚肉,而為了把好的肉讓給孩子吃,她騙孩子,自己喜歡吃魚頭。

我小的時候,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覺得母愛好偉大。

我想到了我的媽媽,因為她也是這麼做的。

當時我就覺得自己很不懂事,應該要接受媽媽的嘮叨,接受媽媽對我的負面評價,因為母愛多偉大呀。

過了好多年,和朋友聊起這個故事。

她說,她聽到的這個故事的結局不是這樣的。

她聽到的結局是,孩子一直都沒有發現“媽媽愛吃魚頭”是一個謊言。

直到媽媽臨死那一刻,媽媽跟孩子說,“我其實並不喜歡吃魚頭,我吃魚頭是為了把魚肉讓給你。”

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版本的結局比我那一版多了些許沉重,以及讓我不適的滋味,但具體是什麼,我說不上來。

直到,前兩天,我看了12月19日的《奇葩說》,我終於明白,這種不適的滋味是什麼了。

它是彆扭的親密關係,它是愛裡的綁架。

那天奇葩說,討論的議題是,伴侶在大城市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要不要放下一切跟ta去?

最開始,我是站在正方,也就是跟他去。

但當反方三辯黃執中站起來說了1分鐘之後,我就迅速倒戈。

因為他說到了一個觸動我的點——自我犧牲的犧牲感,在親密關係中,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這時,我知道我聽到的第二個“媽媽吃魚頭”的故事,為什麼會讓我有些不適,因為它就在透露著自我犧牲的犧牲感

而這,我並不陌生。

我媽媽很經常說,“我不捨得吃,不捨得穿,就是為了你們。”

我每每聽到這話,都感到很沉重。

因為這些話,我不得不很早就懂事了。

我小的時候,會自覺地買便宜的鉛筆芯。

因為媽媽告訴我,“爸爸為了給你好的未來,工作很辛苦。”我就想,我買鉛筆芯省一點錢,這樣是不是能幫到他了呢。

我小的時候,每次去超市都說沒有喜歡的玩具。

其實我有,但因為我感受到了父母的“犧牲感”,我開不了口要自己想要的玩具。

我小的時候,看上了一樣東西,想的都是自己努力攢錢買。

因為,讓父母買單,我有歉疚感。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懂事,後來發現,我是被裹挾的卑微的那方。

後來,我長大**了。

我發現,更可怕的是,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時時刻刻透露著“我為你犧牲了,希望你能看到的”的那種人。

當我為心愛的人付出些什麼的時候,我沒想要他回饋給我什麼,但我想要他認為我很棒,認為我很難得,認為我很珍貴。

而這,就是親密關係中的自我犧牲感。

我的男朋友曾經說過,付出應該是心甘情願的,如果你付出的時候,想的是對方一定要回報些什麼,這樣的付出,還不如不去付出。

我當時覺得他小題大做了。

但那天晚上我看了《奇葩說》,我聽到黃執中說,在親密關係中,自我犧牲感就像水壩,當我們築起水壩後,我們的道德籌碼日復一日在提高,而我們會想要把它兌現的。

這種期待兌現的情緒,是親密關係中很大的阻礙。

因為有期待,就難免會失望。當你失望了,你整個人就不對了。而你不對了,你周遭的所有就不對了。

如此看來,這樣的期待真不是一個好東西。

而我們要做的是什麼呢?

黃執中給出的答案是“自我愉悅”

“你把自己弄舒服了,你的幸福感會溢位來,讓你身邊的人也舒服。”

今天,我看了種草已久的電影《82年的金智英》。

更加篤定了“自我愉悅”的重要性。

《82年的金智英》是一部很寫實的電影。

女主角和大多數女性一樣,循規蹈矩、按部就班地,走著人生的每一步:上學、畢業、上班、交友、戀愛、結婚、生子…

同時,她也和大多數女性一樣,被世俗觀念綁架。

放學回家路上,金智英被男同學尾隨,父親知道後,說她裙子穿太短,讓她主動和男生保持距離。

後來工作了,上司明明認可她的能力,卻在列晉升名單時,選擇了同組的另一位男同事。

再後來,金智英結婚生子,承受了更多的偏見。

在中秋節那天,金智英想要回孃家,但她卻選擇和丈夫回婆家,婆婆讓金智英幹了很多活兒。

丈夫一想要幫忙,婆婆就會在旁邊酸金智英怎麼這麼好命。

弄的金智英不得不解釋,在家裡不是這樣的。

在金智英的小姑回孃家之後,金智英情緒爆發。她用親家的口吻和婆婆說,“你有沒有想過,過節了,我也想自己的女兒回家來呀,我也想她呀。”

金智英患上抑鬱症了,症狀就是在每個被深藏的情緒滿到不能再滿時,角色轉化為另一個人。

其實,金智英所經歷的,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沒**待或者家暴,但正是那些點點滴滴的惡意,微不足道的偏見,水滴石穿,最終擊穿了金智英的內心。

電影的結局,金智英的病好了。

怎麼治好的?

從她選擇有情緒不藏著之後,慢慢變好了。

金智英在丈夫的建議下,去看了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問她,“你想想,在以前,你生氣的時候,你會怎麼做呢?”

在隔天,在咖啡店。

金智英帶著孩子買咖啡時,不小心把咖啡弄灑。

在後面排隊的幾位上班族就開始不耐煩,他們開始表達對全職媽媽的偏見:都是二百五,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如果是以前的金智英,她會把這些話往心裡去,然後默默走掉。

但那天,她起身,轉頭,迎上那幾位上班族,質問他們,只見到自己十幾分鐘的時間,為什麼就可以斷定自己是二百五?

幾個人一來一回說了幾句,上班族自覺理虧,就走了。

在下一次,金智英去看心理醫生,醫生問她,“生氣的感覺怎麼樣?”

金智英認真想了想說,“還挺舒服的。”

這不就是“自我愉悅”了嗎?

不去隱忍情緒,不要有我因為誰因為某件事做出讓步的犧牲感,去表達,哪怕有鋒芒,也要去表達。

正如網上的那句話:這一生,只有對自己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對其他人不是。其實只有你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因此,應儘量保持真實和自在的去生活。不違背不辜負,無需他人旁觀,更無需他人同情。只需始終忠於自我。

餘生不長,請忠於自我,善待自己,活出最好的模樣。

—end—

作者:林小白,不知名的小作家,出版了《行動力》《攀升》《每天多出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