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歌詞

2021-05-25 04:59:06 字數 2807 閱讀 2273

最初的記憶來自《城南舊事》。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一斛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從此後,對**的感情一直是神奇的,就像我在《下午有空》裡寫的“提摩西在巴登的嘴裡∥一寸一寸地短了去∥**時那堵磚牆的影子∥便一寸一寸地∥升了上來∥一仰是秋∥再仰∥黃昏的二三事就滾到了∥牆的另一邊。”

**絕對是個值得記憶的時代,因為那些人、那些事。

也因為當時的孩子們唱的學堂樂歌是李叔同、黃自、豐子愷們寫的。是穿著長衫短褂,望著窗外的柳花春杏和**的短牆,伴著風琴的樂音,在泛黃的記憶裡唱的。

對李叔同的好感最初來自他的**——豐子愷。佩嘆他對乃師一生的約定,雖然我對豐子愷護生畫集的喜愛遠不如他的風景畫和漫畫系列。

弘一大師的形象於我是模糊的,總覺得他是纖弱而剛強的。直到後來看到吳為山的弘一大師像——所謂悲辛交加,大概就是這種神情吧。

豐子愷在《為青年說弘一法師》中有一段對老師李叔同初次印象的描寫令人感慨,引錄如下:

我們走向**教室。推進門去,先吃一驚:李先生早已端坐在講臺上。以為先生還沒有到而嘴裡隨便唱著、喊著、或笑著、罵著而推進門去的同學,吃驚更是不小。他們的唱聲、喊聲、笑聲、罵聲以門檻為界而忽然消滅。接著是低著頭,紅著臉,去端坐在自己的位子裡。端坐在自己的位子裡偷偷地仰起頭來看看,看見李先生的高高的瘦削的上半身穿著整潔的黑布馬褂,露出在講桌上,寬廣得可以走馬的前額,細長的鳳眼,隆正的鼻樑,形成威嚴的表情。這副相貌,用‘溫而厲’三個字來描寫,大概差不多了。

出家前的李叔同與出家後的弘一大師有很大的不同的。而其悲辛的心情大約是一仍慣的。

他的學堂樂歌主要寫於他 “李叔同” 的俗家時期。

悲秋西風乍起黃葉飄,日夕疏林杪。花事匆匆,夢影迢迢,零落憑誰吊。鏡裡朱顏,愁邊白髮,光陰催人老,縱有千金,縱有千金,千金難買年少。

落花紛,紛,紛,紛,紛,紛,惟落花委地無言兮,化作泥塵;寂,寂,寂,寂,寂,寂,何春光長逝不歸兮,永絕訊息。憶春風之日暝,芬菲菲以爭妍;既乘榮以發秀,倏節易而時遷。春殘,覽落紅之辭枝兮,傷花事其闌珊;已矣!春秋其代序以遞嬗兮,俯念遲暮。榮枯不須臾,盛衰有常數;人生之浮華若朝露兮,泉壤興衰;朱華易消歇,青春不再來。

幽居惟空谷寂寂,有幽人抱貞獨。時逍遙以徜徉,在山之麓。撫磐石以為床,長林以為屋。眇萬物而達觀,可以養足。惟清溪沉沉,有幽人懷靈芬。時逍遙以徜徉,在水之濱。揚素波以濯足,臨清流以低吟。睇天宇之寥廓,可以養真。

※《幽居》曲調採自德國作曲家寇肯(friederich wilhelm

kucken,1810~1882年)於1827年作曲的《真摯的愛》(treue

liebe),《真摯的愛》歌詞由女詩人謝濟根據18世紀民間歌詞改寫。蔡琴曾唱過一首同曲調的歌,歌名記不得了。

憶兒時詞:李叔同 曲:威廉·s·海斯

春秋來,歲月如流,遊子傷飄泊。回憶兒時,家居嬉戲,光景宛如昨。茅屋三橡,老梅一樹,樹底迷藏捉。高枝啼嗚,小川游魚,曾把閒情。兒時歡樂,斯樂不可作。兒時歡樂,斯樂不可作。

※頗有“青梅竹馬”之感。

春遊詞曲:李叔同

春風吹面薄於紗,春人妝束淡於畫。遊春人在畫中行,萬花飛舞春人下。梨花淡白菜花黃。柳花委地芥花香。鶯啼陌上人歸去,花外疏鍾送夕陽。

※豐子愷的風景畫《遊春人在畫中行》配的就是這首《春遊》。

採蓮詞:李叔同

採蓮復採蓮,蓮花蓮葉何蹁躚,露華如珠月如水,十五十六清光圓。採蓮復採蓮,蓮花蓮葉何蹁躚。

※此歌為三部合唱。古詩十九首的意味。

夢詞:李叔同 曲:斯蒂芬·c·福斯特

哀遊子煢煢其無依兮,在天之涯。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蘿偃臥搖籃以啼笑兮,似嬰兒時。母食我甘酪興粉餌兮,父衣我以綵衣。月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汩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哀遊子愴愴而自憐兮,吊形影悲。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夢揮淚出門辭父母兮,嘆生別離。父語我眠食宜珍重兮,母語我以早歸。日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汩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 最愛這一首。

簡單而長情,唱之使人悲。且此歌讓人想起danny的《念親情》。愈加悲。

秋柳編曲填詞:李叔同

堤邊柳到秋天,葉亂飄,葉落盡,只剩得細枝條,想當日綠蔭蔭,春光好,今日裡冷清清,秋色老,風悽悽,雨悽悽,君不見眼前景已全非,一思量,一回首,不勝悲。

歸燕詞曲:李叔同

幾日東風過寒食,秋來花事已爛珊,疏林寂寂變燕飛,低徊軟語語呢喃。呢喃呢喃。雕樑春去夢如煙,綠蕪庭院罷歌弦,烏衣門巷捐秋扇。樹杪斜陽淡欲眠,天涯芳草離亭晚。不如歸去歸故山。故山隱約蒼漫漫。呢喃呢喃,不知歸去歸故山。

※四部合唱。可想象小兒童唱此歌時的歡欣。

豐子愷說:我崇敬弘一法師,為了他是“十分像人的一個人”。凡做人,當初,其本心未始不想做一個十分像“人”的人,但到後來,為環境、習慣、物慾、妄念等所阻礙,往往不能做得十分像“人”。其中九分像“人”,八分像“人”的,在這世間已很偉大;七分像“人”,六分像“人”的,也已值得讚譽;就是五分像“人”的,在最近的社會裡也已經是難得的“上流人”了。像弘一法師那樣十分像“人”的人,古往今來,實在少有,所以使我十分崇仰。

能不崇敬,這十分像人的一個人。這一個有情天地中的性情中人。

最後得說到南大校歌是李叔同制的曲。我愛南大,此一條理由也足矣。

大哉一誠天下動,

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

千聖會歸兮,整合於孔。

下開萬代旁萬方兮,一趨兮同。

踵海西上兮,江東;

巍巍北極兮,金城之中。

天開教澤兮,吾道無窮;

吾願無窮兮,如日方暾。

從李叔同特別的教育方式說起

前幾天看一篇關於李叔同先生的文章,文中談到李叔同對學生教育的兩件事,足見先生的教育方式的特別,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先生的人格魅力。 文章提到...

李叔同 世間沒有不好的東西 夏丏尊

李叔同李叔同 世間沒有不好的東西 夏丏尊 新近因了某種因緣,和方外友弘一和尚 在家時姓李,字叔同 聚居了好幾日。和尚未出家時,曾是國內藝術界...

從李叔同到弘一法師 一曲《送別》念清秋

弘一法師 俗名 李叔同 , 教育家 美術教育家 書畫家 戲劇家,是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其創作的歌曲《送別》,歷經幾十年傳唱經久不衰,成為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