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應從容淡定

2021-05-24 23:47:11 字數 2701 閱讀 8986

人到中年應從容淡定

人光著屁股一無所有地來到這個世界,從此開始了始點和終點的旅程。我們從“植物初長”的春季走過,什麼都覺得好奇、新鮮,於是很少保守,無拘無畏、叛逆瀟灑、遂風流浪,夢想成為多姿多彩的焦點。當走到人生中年的收割季節,我們事業有成、經濟富裕、經驗豐富,從此邁向人生的熟地。

人到中年,好像什麼都經歷了。經歷了“萬綠從中一點紅“的少年浪漫與溫情,體會了“千朵萬朵壓枝低”的青年繁華和激越,也知道了人生的三味,正步入了一種更加從容淡定的成熟的程序。但是,認真想想,心中卻仍然很困惑,中年的尷尬猶同白開水一目瞭然:上有老,下有小,中間有個愛人不少又不俏。特別是一些中年男人,精力充沛、口袋沉甸,於是,“骨格”輕得像“燈草”,交際場中“逢場作戲”,燈紅酒綠下“意亂情迷”,家庭以外“結屋藏嬌”。同時,中年夫妻,對於愛情和友誼,由於觀念不同,二者往往混淆不清,因而產生誤會,導致家庭分化破裂的也為數不少。當然,更多的中年人已懶得離婚,明白離婚委實也是一碗苦茶,喝完之後空對山月,回味總教人難奈。

人到中年好似爬山爬了一半,風景看了半天,好似什麼都明白,但仍有很多的困惑。古人雖說“四十不惑”,我想可能是古人壽命比較短的原因。據說,古人的平均壽命也就六十歲左右,那麼,四十在人生的征途上也快看到終點了,人生的最終答案也即將揭曉,自然不會有很多困惑了。但現代人不同,人到四十,只能勉強能算是中年,人生道路也就走過了一半而已,很多問題還是未知數呢,所以,想不惑是很困難的。儘管如此,人到中年應該還是一個充滿了想象的詞彙,你可以想象一下這個詞彙後面的豐富和飽滿,人到中年,自然多了一份成熟和大度,一份優雅和從容,甚至是一種華麗轉身的淡定。這份淡定,為人到中年注入了一份雍容和華貴,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

不過,當你真正跨入中年人行列的時候,要想真正做到淡定也不那麼容易。比如中年男人在很多女孩子眼裡就很搶手,中年人在財富上相對富足,在心態上相對成熟,在情感上相對穩健,在對生活的感悟上也不是剛剛走出校門的青澀小男生能比的,所以,很多女孩子已經不再信奉女人是所學校的概念,也不再辛辛苦苦去培養一個男人,選擇和一個男人共同成長,共同經歷風雨,她們更喜歡手到擒來,喜歡直接享用,中年男人因此獲得青睞。所以,中年男人面對這些**更多的是燥動而不是談定了。而中年女人們因此咬牙切齒,時刻備戰,在浪費了時間的同時也揮霍了青春,在一場女人難為女人的戰爭中,也無法談定從容。

現實往往就是這樣,讓人歡喜讓人愁。人到中年,本應該從容淡定、厚重沉穩,理應坐看雲起雲舒,超然疏朗。可偏偏人生的路上太多的絆腳石,曾經磕磕碰碰、鼻青臉腫的走過,一路的溝坎陷阱,如今人到中年了,自己對事業傾注了那麼多的精力,希望能有所突破,希望能因此輝煌,希望能得到承認,但總是不盡人意,總讓人覺得遺憾,更讓人迷茫,前路依然顯得那麼的困難重重,而且時刻**著你向前邁進。你原本想淡定,可總是忍受不了對周圍**;你原本不惑,可自己的現狀讓你無地自容。所以,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淡定,有的不過是一場逃避的秀。

其實,每段歲月都會給人不同的感受,每個階段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景。中年的歲月是一種寧靜淡泊的人生態度。回想過去的歲月,感嘆虛擲了的不少**年華,再不會把剩下的資本作一次千金一擲的豪賭,學會了珍惜現存的一切,喚起了重新迴歸起始點的單純與簡單的衝動。中年的友誼是一種無須防範、了無芥蒂的默契,事業上的穩定與動盪已經成為往事,早已不再醉心於拼命去競爭什麼,再也不想擠在某個光圈中成為聚光點。只要你能悠然的呆在自己的圍牆內,讓自己的靈魂自由生長,你就會從容談定下來,在溫暖的家庭裡沐浴、青山綠水間的放飛心緒。只要你談定下來了,就可以在明麗的日子裡沏一杯香茗,細細欣賞窗外的風景,慢慢品味著花卉的芬芳;就願意用閒暇時光來讀書或陶醉於**,在網上衝浪亦是興致盎然,使自己擁有一份澄明清澈,一份舒心從容。

人到中年,應看淡名利和物質,珍惜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不莽撞行事,不輕言後悔,對自己負責,做事有底線,為人要厚道,只有這樣,才能浸潤在風晨雨夕,面對著春花秋月,聽著自然的呼吸,感受到自然的脈搏,擁有一種繁華落盡見真情的厚重。就這樣收穫一種孤寂,集聚一種思考。這樣也許更能夠達到一種新的境界。中年的愛情是一種物我兩忘,渾然天成的禪意。在歲月的清泉上衝去了曾經的憂慮;在皎潔的月光下,讓心靈簡化和昇華;在萬丈紅塵之上,感謝有這樣一方空間,就那樣寧靜、純潔、雋永、亙古不變。

四十年的時光從過去走到現在,四十年的未來從現在走到永恆,人生的畫卷就這樣一直在悄悄的展開,其中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淚有笑、有得有失、有喜有悲,有歡樂有憂愁,所有這一切混合成為一種悠然,調和成為一種從容和淡定。慢慢的學會用從容做筆,用淡雅做色,用四十年的積澱做鋪墊,就在這一片悠然淡定中繪就一幅人生的佳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