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京劇青衣程派唱腔的特點

2021-05-24 14:29:17 字數 979 閱讀 4415

“嗽音”和“腦後音”的運用上,功力很深,形成了程腔沉鬱、凝重的藝術特色。這方面,程先生受陳德霖、餘叔巖的影響很大。

老夫子的戲,留給我的印象極深。那時,他已六十開外,唱腔中仍有股剛勁,吐字極有力量。對照程硯秋老師早年的唱腔,在調門、行腔、發音、吐字上,尤其是“嗽音”和“腦後音”的運用上,都可以看出陳老夫子對程先生的影響。

“嗽音”是一種氣頂喉頭振動聲帶的發音,原在老生唱腔中非常講究應用,以餘叔巖先生最為運用自如。旦角唱腔中則很少使用。但,陳德霖的唱腔,卻偶爾使用“嗽音”。

京劇旦角的唱腔中來,並且運用得極為佳妙,可以使腔在嗓子眼裡轉游,輕巧玲瓏,含而不放;增添了唱腔的曲婉多姿,耐人尋味。“嗽音”使用得適當與否,全在於氣的運用和控制。由於旦角是用假聲演唱,所以運用“嗽音”時,對氣的控制,要求更高,難度更大。氣使小了,催不動,“嗽音”發不出來;氣用過了,會形成“砸夯”,甚至會唱成了所謂的“疙瘩腔”。

“鬼音”。這固然與程先生的嗓音條件和特點有關,但,我的理解是:這並不完全歸於天賦條件,主要在於發聲技巧和演唱方法上面。

“鬼音”,屬於共鳴範疇,多使用於閉口音,共鳴位置往後移,也就是所說的“腦後音”。這個發聲方法和部位非常重要,位置找準了,效果也就出來了。我自己的嗓音條件與程先生不盡相同,但是,當我學習和掌握了把共鳴位置移後的發聲方法後,就完全能發出與其相類似的“腦後音”來。

“腦後音”,老生卻很講究使用“腦後音”,遠者不談,近代的餘派唱腔的閉口音中,“腦後音”最為顯著。傳統老生戲《戰太平》裡“撩鎧甲且把二堂進”一句中的“進”字的行腔,就是餘派運用“腦後音”的典型例證。

“腦後音”特點,共鳴位置移後,用氣提起來唱,在音色上取用沉重代替脆亮,以增強唱腔的力度、厚度和凝重感,從而形成程派唱腔的獨特風格之一。

堅貞、纏綿的悲劇人物所需要;另一方面;也與程先生的嗓音條件不無關係。如果,他的嗓音條件十全十美,他的聲腔、唱法也許會出現另一種風格。恰恰是由於天賦條件上的某些特點和侷限,使他接受了王瑤卿先生的正確指點,不隨俗當令,而是另闢蹊徑,從發聲方法、吐字行腔上,創造出別具一格的演唱道路,豐富、發展了京劇旦角的聲腔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