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儂書古人學書金句之十一(附釋文及金儂點評)

2021-05-23 14:58:27 字數 1035 閱讀 1137

釋文

學書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筆之意,乃為有益。

古之論書者,兼論其平生,苟非其人,雖工不貴也。

金儂點評:

學書有了一定的基礎以後,“玩味”二字確實值得好好玩味。

我經常說,站著比較文學和比較藝術的角度來看,文學與書法有許多相通之處。

比如這句裡說的“意”。做文章,這個“意”很重要。“意”就是主題,就是“文眼”,“意”要亂了,文章就亂了。書法也是如此。我認為,書法的每一筆,每一字,每一行,每一幅,都要講究“意”。所有的意都到了,才是好書法。不但明裡的意到了,暗裡的意還要到,那就是美妙的書法。

因此,書法的每一筆,每一字,每一行,都要有“意”,而這“意”又要在不經意中表現出來,這才是書法的妙境,是我一生都要努力追求的東西。

書法是文化的結晶,它其實是果,不是因。

這一點古人看得很明白,所以,在古人的眼裡,“書”是小道。

在古人眼裡,好的書法不是因為僅僅書法寫得好,而是因為書寫者是一個大寫的人,書寫者的學識、修養、素質、品行、道德——“大道”達到一個很高的境界,“小道”書法,自然有品,可得永傳。

我常說,宋書法四大家“蘇、黃、米、蔡”,蘇排第一,難道蘇東坡的字真就真比米、黃好嗎?

未見得!我看黃庭堅的草書就遠非東坡所及,米字其實也比蘇字強。

蘇所以排第一,那是因為他的文化、學識、修養、素質、品行、道德,是有宋一代的領袖,至少米芾與之相比,就“小道”得多。

可惜,當代人恰恰把這一層因果關係弄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