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治癒你的憂傷

2021-05-23 12:01:15 字數 2113 閱讀 4350

文:籬落疏疏 編輯:我心飛揚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說到底,生活的智慧不僅在於如何找到新歡,而更是要如何把舊愛變成新歡。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淨如鏡,已靜。--文:籬落疏疏

因為戀上一個人,所以愛上一座城,那座城,總是無數次地,在夢中出現。一直奢望,能和你在同一個城市。從前,現在,將來,一直這樣奢望著。即便渺無音訊,同在一個城市,總有擦肩的機率存在。

當你一個人到了一座城市的時候,有沒有這種感覺:走出出站口時,想有個人在那兒等你;想打**時,有人接;想休息時,有人幫你拎行李;不知道路時,有人會提醒你下車;想吃喝拉撒時,有人帶你去 ;肩頭哆嗦時,有人把衣服披上你的肩頭;孤單時,有人給你唱歌陪你說笑;難過時,有人給你一個雖不寬廣但結實的臂膀,但很多事,不是想,就能做到。每當那個時刻,我就好想有一個人,能為我守一座城。這樣,不論颳風下雨,不管日月交替,他都會在那兒等我。

已經忘了是何時開始關注那座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座城的名字變得異常的親切和溫暖。 總會有意無意地去了解與那座城有關的人和事,雖然明知與你不會有絲毫關係。 會去關注那裡的天氣,會去查閱那裡的名勝,會去看看那裡的城市,因為想要知道,那個生你養你的城,到底是怎樣的;想要找到,你每天在那座城中穿行的印跡。

很奇妙的感覺,真的會因為愛上一個人而去愛上座城。 其實知道,戀上一座陌生的城,需要莫大的勇氣。 明知道沒有結果,明知道不可能天長地久,還是任性地戀著,不願放手。 終於開始有爭吵,終於開始看到彼此的缺點,終於,在被思念包圍時感覺到了無力。

戀上不屬於自己的城,時常心生茫然與彷徨,在那個遙遠的城,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在想什麼。夢裡,去過無數次那座有你的城,醒來,卻依舊身在這個沒有你的地方。 喜歡一座城,不是因為這座城的本身,而是因為某一個人;於是,這座城,便成為了心之所向,想要真實地站在那片土地,走過你每天的必經之路,嚐嚐你經常提起的美食,呼吸著你呼吸的空氣。 這一切,只因為你。

曾經邂逅的那些老鄉,在這座城裡終老,只知道心安是歸處,這座城給了我靜好的歲月和現世的安穩。

人常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麼人與城的緣分呢?更是不可言說。其實,回首,城市還是那座城市,除了街道寬了,高樓多了,其餘皆未改變;唯一改變的是人的心境,從初來乍到的惆悵迷茫,到如今的安之若素,其中的起起落落豈是言語可以道盡?是這座城,承載著那些深喜淺憂,那些一去不返的流年。

某一天開始,你隨意,我隨便。這個世界沒有人非要對別人負責。我們似乎就從來也沒有管的住過自己。一間房,兩張床,無數荒蕪的寂寞相愛,遍地的身不由己,愛吧,這個世界需要做著愛著。我們只是逼著自己最後不再認識自己。邂逅的瞬間,我站在你的面前,只是個陌生人。是浮華的化妝舞會,散場以後,一個落寞而黯淡的女子,是煙花一樣虛空的美麗。喜歡這樣的文字,把自己沉在一個最卑微的姿態局裡,不需要任何人的理會,獨自一個人在角落裡笑著哭泣,不需要誰再來打擾屬於我的寧靜生活。

終於明白,戀一座城,猶如戀一個人,愛的不僅僅是那俊美容顏,更有那眉角眼梢暗自流轉的悲喜,因為那關乎你的疼痛,關乎你的心啊。有時候,一個人,走進你心裡,不知不覺。只有等他走遠,你才有了長久的注視。這種注視,不是愛情的甜蜜,只是默默的咀嚼,滋味苦中有澀,只能一個人品味。然後,你步入孤獨;最後,心傷結了疤,你笑著流淚,那種隱痛,恍然還在心口。心給了別人,就收不回了,別人又給了別人,愛便流通於世。

有的時候,距離是一種寬恕。並不是所有的感動都可以開花,並不是所有的付出都可以天長地久,因為愛,所以疼;因為疼,所以離開。不是不愛,只因太在乎,才有了頻頻回顧。季節是光陰裡最忠實的尺子,冷靜地丈量著時間的長短厚薄,冷暖溫寒。 那些心情,那些花開的痕跡,一波三折後,老去。

願有一屋,不求華麗;不被打擾,幸福終老。所以,今生有了這樣一座城,就算那些在汽笛聲中再也到達不了的遠方,也都成了美好的深深的想念。一座城,**你的憂傷。如果,我說如果,還沒有遇到那個肯為你守候一座城的人,一定要守好自己的心。早安,親們。

我心飛揚圖書館歡迎您

離開了一座城,總以為關於這座城的記憶會隨風消逝

那時候,我們說等到喜歡的人,你就明白了愛情 等到畢業那年,你就明白了青春離別 等到白髮蒼蒼,你就明白了歲月無情。最後,我們突然發現,哪些自以...

中國與省會老大哥漸行漸遠的一座城

大連,別稱濱城,舊名達里尼 青泥窪 位於遼寧省遼東半島南端,地處黃渤海之濱,背依中國東北腹地,與山東半島隔海相望。 大連市面積為13399...

請別忘記另一座城市裡有我對你的思念

發表於 2013年05月09日 17 21 1 雪兒飄飄 新浪 部落格 我想你了,夜已深,想你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此時,我在一遍又一遍呼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