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記方劑13 調和腸胃 半夏瀉心湯系列 達原飲

2021-05-23 05:11:52 字數 1806 閱讀 6305

3-3調和腸胃

半夏瀉心湯:黃芩、黃連、半夏()、人蔘、甘草、乾薑、大棗

生薑瀉心湯:黃芩、黃連、半夏、人蔘、甘草、乾薑、生薑()、大棗

甘草瀉心湯:黃芩、黃連、半夏、人蔘、甘草()、乾薑、大棗

簡介:《傷寒論》中應對心下痞症的三個瀉心湯方,為現代中醫臨床**胃病的常用方劑。三者組成接近,只是君藥各不相同,**的側重點也就有所不同了。

1)巧記法:

姜二黃炒半升棗(乾薑、黃芩、黃連、甘草、半夏、人蔘、大棗)

2)湯頭歌訣:

半夏瀉心黃連芩,乾薑甘草與人蔘,大棗和之治虛痞,法在降陽而和陽

3)方解記憶法:

三方所治都屬中焦寒熱錯雜,脾胃升降紊亂的心下痞症,但半夏瀉心湯偏於痰氣交阻、生薑瀉心湯偏於水飲食滯,甘草瀉心湯偏於脾虛。

半夏瀉心湯是三個方劑的基礎,《傷寒論》:“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病機:首先是中焦寒熱錯雜,造成胃脘脹悶,胃氣不降、痰氣互結;其次,從正氣上講,是以脾之虛證為先,脾失健運所致;其症多見:心下痞滿、乾嘔、腸鳴下利。藥物構成上可以記憶為小柴胡湯去柴胡、生薑加黃連、乾薑;但從理解上還是從功效主治下手:針對中焦寒熱錯雜,故寒熱藥物並用:黃芩、黃連苦寒洩熱;乾薑辛熱溫中散寒。針對胃氣不降而乾嘔的情況,重用半夏降逆止嘔。針對脾失健運,用人蔘、大棗、甘草以補中益氣。

生薑瀉心湯在半夏瀉心湯基礎上加入大量生薑,同時減少乾薑的用量。《傷寒論》:“傷寒汗出表解之後,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幹噫食臭,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生薑瀉心湯主之。”所以它的主要側重點在於,是有水氣----在寒熱錯雜的同時,更有水熱互結的情況。這裡,生薑除了可以溫胃健脾、降逆止嘔以外,更可以宣散水氣,所以用它比干姜更合適。臨床上,該方主要應用於水邪為患的輕症,兼有脾胃症狀的情況,比如,稍有浮腫,同時又有噯氣、心下痞、腹中雷鳴的病患。

甘草瀉心湯只是在半夏瀉心湯的基礎上增加了甘草的用量,可知其應對的病症,脾胃更為虛弱。《傷寒論》:“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所以該方可用於腹瀉,是中焦寒熱錯雜而脾虛的腹瀉,同時它也被廣泛應用於以口腔潰瘍為代表的各種黏膜的潰爛,效果不錯。

達原飲:檳榔、草果、厚朴、黃芩、知母、芍藥、甘草

簡介:出自明朝吳又可的《溫疫論》。本方中,設立“膜原”概念:“膜者,橫膈之膜,原者,空隙之處,外通肌腠,內近胃腑,即三焦之關鍵,為一身之半表半里也”。用於溫疫穢濁之邪伏於膜原,所以,用藥直達膜原,逐邪外出。

1)巧記法:

後母要冰炒黃果仁(厚朴、知母、芍藥、檳榔、甘草、黃芩、草果仁)

2)湯頭歌訣:

達原厚朴與常山,草果檳榔共滌痰,更用黃芩知母入,菖蒲青草不容刪;此方歌所述達原飲與原方有出入,加入常山、菖蒲、青皮,去芍藥。

3)方解記憶法:

方中,草果辛香化濁,燥溼功效非比尋常;檳榔殺蟲消積、下氣行水;厚朴燥溼除滿;此三者相配合可直達“膜原”,用於溼濁、氣滯的重症;溼邪中阻,往往鬱久化熱,所以用黃芩、知母撤其熱;白芍為佐藥防止燥溼行氣藥過多而傷陰血,知母除清熱外也可以滋陰,輔助白芍。

開篇所述的“膜原”概念,理解起來比較困難,如若拘泥於此,很難找到該方的適應症。實際上這個方子在臨床上很是有用,其主要應用在溼熱糾纏於中焦,而溼邪尤重的疫病,多用於流行性疾病發熱,並見舌苔垢膩或如積粉狀,往往出現身睏乏裡、不思飲食。對應現代醫學所說的病毒性傳染病、真菌、支原體感染等疾病。典型舌苔情況,可以參考跟我學舌診20-舌苔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