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四合院 上

2021-05-23 00:49:13 字數 2839 閱讀 9728

我家的四合院(上)

我家的四合院在牛街的丁家衚衕(後改稱牛街三條),是個裡外三進的大宅子,南至丁家衚衕,北至周家衚衕,共有房屋廊廈五十多間,佔地面積大約一千五百平米,我生在這裡,長在這裡,在這裡度過了整整五十個光陰。遺憾的是,這座建於1927年的深宅大院,經過了七十年的風風雨雨,最終在1997年的牛街拆改中被夷為平地,留給我的只漸行漸遠的回憶。

我家的門樓坐北朝南,建築風格京味兒十足,磨磚對縫,風光雙簷,簷下雕有精美的花磚,門前有三層不高的臺階,兩扇木門上,裝飾著銅質的門環、門鈸、鋪首和釘著門釘的銅包葉。街門兩旁各有一個磨得光滑如玉的石門墩,泛著烏油油的深灰色。邁進高高的門檻,就是高大的門洞,像北京比較考究的四合院一樣,門洞借用東廂房的山牆作為影壁,即擋住了路人的視線,又使門洞顯得更為寬闊和幽深。門樓的建築材料用的是一水兒的黃松木,由於不弔頂,成了許多雨燕理想的棲息場所,每天嘰嘰喳喳,飛出飛進,給這座大院帶來了不少生氣。門洞裡一邊一個放置著寬大厚重的墨綠色條凳,歷經數十年依舊鋥亮如新,每當盛夏時分,坐在陰涼的門洞裡,享受著穿堂而過的習習涼風,暑氣全無。門洞的上方懸掛著一塊黑漆的木匾,上面鐫刻著三個斗大的字“敬信堂”,由清末民初的書法家張伯英先生所書,是袁世凱的祕書王揖堂贈給爺爺的。門洞的地面上鋪著大青磚,據說是用桐油塗抹過的,泛著幽幽的藍光。門洞兩側和迎面的牆上畫著精美的山水壁畫,尤其是正對著門的那幅“獨釣寒江雪”給我印象最深,那些冬日裡的遠山近水和獨坐江邊垂釣的老翁,至今回憶起來,都會讓我聯想到最後家道的中落,讓人產生一種“一腔心事付幽勝,多少孤寂江雪中"的感傷。

下圖,是我根據自己的記憶,復原的這座大宅院的平面示意圖。上為北

進了門洞向左拐就進入了我們家的前院,院落面積大約有六七十平米,地上滿鋪著青灰色的大方磚。院子四周共有十四間房,南屋倒座三間住著大爺爺,東廂房兩間住著五巴巴,西廂房兩間則是家裡傭人的住房。北屋的三間正房要比院裡的其它房子略高一點兒,上了正房的臺階就是門廳。靠東頭住著老巴巴一家,靠西頭住著遠房的親戚六奶奶,不過大人們才能這麼叫,我們這些孩子按規矩都要叫她六老太太。六巴巴死的早,家裡又很窮,老人就從天津投奔到了我們家,平時幫助家裡洗洗涮涮,幹些擦桌子掃地、沏茶倒水的雜事,過的還算安逸。其中在西廂房的後邊還有一條狹長的夾道,夾道兩頭各有一間堆放雜物的小屋,但都是青磚墁地,安著整扇的大玻璃,一年四季,窗明几淨,光亮如新。

前院是我家對外活動的視窗,客人來訪一般都要在這裡留步,未經主人的同意,外來人很少能踏進下一層院子。在我幼年有限的記憶裡,總有些點滴讓人難忘,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上午,天安門廣場舉行首次國慶遊行,我們家的前院也曾熱鬧了一個早晨。一個排的解放軍把這個院作為聯歡的場所,在院裡敲鑼打鼓,跳起歡快的秧歌來。那個時候的堂弟敬智也就只有三歲多,比我略小一點兒,聰明伶俐,惹人喜愛,一個腰裡繫著紅綢帶的軍人從大媽手裡接過他,隨著鑼鼓點在人群裡又扭又跳,出鬼臉,做怪相,惹得圍觀的人笑成了一團,這個場景給不到四歲的我竟留下了極深的記憶。後來聽母親說,這些軍人都是傅作義的部下,北京和平解放之後,正在南城郊外一帶集結,等待整編。難怪在我的記憶裡,這些戴著鋼盔的軍人都穿的非常破舊,不過,和他們在一起倒真有一種“軍民魚水情”的親切感。

前院東房的左側和北屋之間有一個小門樓,推開它,就進入了我們家的中院。

中院從南到北略顯狹長,靠南的兩間大屋裡住的是三爺爺三奶奶。帶有西洋風格的木製隔扇和門窗安裝著通透、明亮的大玻璃,坐在屋裡,院內的情景一覽無遺。中院面積不大,大約僅有四十多平米,但當初的建造者獨具匠心,在這裡費了不少心思。一條雕樑畫棟,帶遮簷的遊廊,從中院一路蜿蜒向北,沿著東牆穿過中廳,後院,再拐到北屋,西房,猶如一條長長的綵帶把前後兩個院落連成了一個整體。遊廊和院裡所有的房屋一樣,房沿前部都裝飾著墨綠色的簷板,簷板上鏤刻著近似伊斯蘭風格的幾何圖案,彰顯著主人的宗教信仰。高出地面的遊廊裡鋪有帶著異國情調的彩色方磚,遇到下雨下雪,儘可以不用打傘,也不必擔心腳下的泥水,沿著遊廊就可以信步到達院內的所有房間。尤其是沿著東牆建造的半面廊,巧妙的利用一面牆鑲嵌了好幾個什錦花窗,有桃形、有扇形、也有菱形,外面鑲著畫有四季花卉的毛玻璃。小時候,我經常踮著腳尖兒趴在窗前往裡看,總以為花窗的後面一定有一個別樣的天地,長大以後才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種建築裝飾罷了。在長達六十餘米的廊簷下設有墨綠色的坐凳欄杆,可以供人歇息乘涼,也可以坐在裡面欣賞迴廊上的彩繪,有林中飛鳥,水下游魚,亭臺樓榭、湖光山色,令人賞心悅目。中院經常有來訪的客人坐在這裡聊天、喝茶,為了遮風避雨,爺爺還在院子的上面加蓋了一個高大的五彩玻璃天棚,罩住了幾乎半個院子,使整個院落顯得格外的安謐和幽靜。每到夏季,遇到瓢潑大雨,我們這些孩子就紛紛跑到天棚底下,一邊唱著:下雨了,冒泡了,和尚戴上草帽嘍,一邊痴迷的聽著雨點敲打玻璃的響聲,或者看著冒著白煙的雨簾在外面肆虐,我們躲在下面感到又開心又愜意。

中院北側,是前廊後廈的三間半過廳,呈東西走向,猶如屏風一樣,巧妙地將後院與中院分割成了兩部分。由於遊廊從過廳東邊的夾道里穿行而過,所以自過廳建成以後,就一直沒有發揮它應有的作用。緊靠西邊的一間半過廳後來被爺爺改為住房,成了我們的家,爸爸媽媽就是在這裡生下了我,度過了我難忘的幼年時代,也給我留下了許多幸福甜蜜的記憶。

東邊的兩間過廳是彼此相通的一大間,南北兩面都有遊廊,透過一水兒的大玻璃窗,院裡的景緻盡收眼底。過廳裡安裝有**、還有留聲機、一個大圓桌上似乎永遠擺放著蘋果橘子和花生瓜子等乾鮮果品,家裡的幾個姑姑和她們的閨蜜經常聚在這裡打牌、聊天、聽唱片。幼年時的我充滿好奇又愛貪熱鬧,就時常循聲而去,卻發現姑姑們總是把門從裡面銷上,我推不開,就使出殺手鐗放聲大哭。這一招歷來有效,總是四姑第一個把門開啟,然後俯下身讓我大聲的叫她一聲:“親爸爸!”。我除了屈從,別無他法,每次叫過之後,四姑都會眉開眼笑的答應一聲“哎!”好像得到了極大的精神滿足,然後才會眉開眼笑的把我攏在懷裡抱進去。

請關注《我家的四合院》中

老北京四合院(六)

門 鈸簪是古人用來插立髮髻或連冠於發的一種長針,是人們用來裝飾髮髻的一種頭飾。 門簪是北京四合院 三合院,甚至一些隨牆門的小院出入門上的一種...

全是知識點 四合院房屋型別詳解

正房一般是面闊三間或者五間,進深方向經常採用七檁構架,也就是安排七根檁條,前後共四排柱子,兩面都設有外廊,顯得寬敞明亮。一些小四合院的正房可...

27X36 5m一層中式四合院

2013年,82歲的傳媒大亨默多克與鄧文迪達成離婚協議,默多克將他位於北京故宮東面的一座四合院 贈與 鄧文迪,這個四合院市值超1個億。據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