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是靈魂裡的一泓山泉

2021-05-22 17:45:54 字數 1194 閱讀 1106

歲月如迢迢千里之江河奔騰於我們每一個人的血脈之中,它不會因世事萬千變化,不會因你的潮漲潮落而停留而婉轉或緩步。有誰的歲月可以承載起你一個人的孤獨,有誰的歲月能夠肩負起你一個人的使命?只因為,孤獨本來就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特有的靈魂。

沒有靈魂的人是不會具備孤獨感的,但具有孤獨感的人未必都具備一顆孤獨的靈魂,只當靈魂成為生命的重生,只當生命成為靈魂的代言。

有怎樣的靈魂便會有怎樣的孤獨,同樣,有怎樣的孤獨就會造就怎樣的靈魂。

孤獨的靈魂是白色的,喜愛她的人會在那裡與之朝夕相伴,並借一份堅韌不拔繪就一幅五彩斑斕的世界,厭惡逃避她的人只會而且只能是在那裡塗抹一筆黑黑的顏色,在透不進一絲光芒的視窗再壘上一堵厚厚的高牆,以至於將一顆潔白的靈魂慘死於暗無天日之中。

孤獨的靈魂是血色的,她如旭日之朝霞,如晚秋之落紅,在一片燦爛的霞光中靜靜涅,或於晚秋之暮後強敵於四面楚歌,這是一種綿綿不絕的孤獨之絕唱,也是一顆不滅的靈魂尋找生命重生之起點。這樣孤獨的靈魂如梵高,如尼采,如莎樂美,孤獨地走在雪白的世界裡,任憑風雪掃地,雨露迎霜,縱然生命已逝,靈魂卻依然光彩於世。

我們誰都可以成為孤獨的肩負者,但不是誰都可以最終成為靈魂的守望者。惟有將孤獨慘淡經營,誰才有可能為靈魂守望終生,惟有將生命做一次又一次暢快淋漓的綻放,誰才有可能在孤獨中樹立起一座孤獨的豐碑。這是孤獨的意義,也是靈魂不滅的價值。

當枯燥乏味的日子機械般地重複著我們日復一日的狀態,我們誰都無法逃避一種這樣的孤獨,當孤獨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之勢吞噬著我們朝來晚去的信念與步伐,你可聽得,誰的靈魂裡依然有一泓汨汨的山泉如江河橫流奔騰萬里,為不負心中那一脈滾燙的血液?

只因為靈魂是生命的,所以,註定著我們的孤獨,當孤獨最終使生命成為一種本真,從而最終確定著永恆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