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友情,叫白居易與元稹

2021-05-22 14:10:45 字數 1678 閱讀 8839

花下鞍馬遊,雪中杯酒歡

公元803年,二十四歲的元稹與大他七歲的白居易同登書判拔萃科,昔日好友成為同僚,從此更是形影不離。

白居易在長安,與好友一同到曲江、慈恩寺踏青,又到李十一家飲酒,席上白居易想念元稹,寫下了這首《同李十一醉憶元九》:

同李十一醉憶元九

【唐】白居易

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籌。

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

而此時正在梁州的元稹也在思念白居易,在同一天寫下了下面這首詩:

梁州夢

【唐】元稹

夢君同繞曲江頭,也向慈恩院院遊。 

亭吏呼人排去馬,所驚身在古梁州。

公元815年,元稹因直言進諫,觸怒權貴,被貶為通州司馬。同年,白居易上表主張嚴緝刺殺宰相武元衡的**遭權臣記恨,被貶為江州司馬。

白居易在寒秋中離開長安,恰巧要走一段元稹走過的路。他一路上都在尋找好友留下的足跡,終於在一驛站牆上發現他寫下的詩,百感交集,便在旁邊題上一首絕句:

藍橋驛見元九詩

【唐】白居易

藍橋春雪君歸日,秦嶺秋風我去時。

每到驛亭先下馬,循牆繞柱覓君詩。

由漢水乘舟前往江州途中,白居易經常反覆閱讀元稹的詩卷,來舒緩心中的孤獨寂寞,看得眼睛都痛了:

舟中讀元九詩

【唐】白居易

把君詩卷燈前讀,詩盡燈殘天未明。

眼痛滅燈猶闇坐,逆風吹浪打船聲。

不久,遠在通州的元稹聽聞白居易被貶的訊息,萬般震驚難過,提筆寫下了:

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唐】元稹

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吹雨入寒窗。

元稹在通州期間不幸患病,十分嚴重。每次收到好友白居易的來信,都悲痛不已,潸然淚下。他曾寫到:

得樂天書

【唐】元稹

遠信入門先有淚,妻驚女哭問何如。

尋常不省曾如此,應是江州司馬書。

元稹和白居易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洛陽。離別時,元稹寫下了:

過東都別樂天二首

【唐】元稹

君應怪我留連久,我欲與君辭別難。 

白頭徒侶漸稀少,明日恐君無此歡。 

自識君來三度別,這回白盡老髭鬚。 

戀君不去君須會,知得後回相見無。

沒想到竟然一語成讖,不久之後,元稹便病逝了。

元稹離世九年後,白居易有一次在夢中夢到好友,於是寫下了千古名句:「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白居易與元稹兩人一生同患難,共進退,被後人稱為「元白」。

有一種友誼,叫白居易寫給元稹的詩

白居易寫道,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 《妖貓傳》中白龍為了楊玉環的恩情,燃盡無我,念念不忘 而白樂天心繫三十年前一段縹緲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