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女人為什麼活得這麼不易

2021-05-22 01:51:18 字數 4057 閱讀 5071

滿屏都是出軌文,有未婚小姑娘留言:男人如果都這樣靠不住的話,為什麼我還要結婚。

接過太多出軌類情感諮詢後,經常想一個問題,十男九色是雄性本質不假,但好像沒有任何一個時代,女性在兩性關係中的痛苦能達到今天這樣的普及度。

男性的本質不是今時今刻才有的,為什麼只有今天的女性才會痛苦糾結成這樣。

想來想去,得出一個結論,今天的女性之所以在兩性關係上如此痛苦,是因為這一代人正處於女性集體轉型的尷尬期。

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女性走上時代前臺,卻只有非常短的一段歷史。在此之前,女性的集體使命就是相夫教子、宜家宜室。

封建社會,男人只要娶得起,三妻四妾太正常。雖然妻妾之間也會上演宮鬥戲,但很少有女性會因為男人納妾花心而離婚。

是那個年代的女人對忠誠沒要求嗎?

獨佔欲是愛的本質之一,只要有愛,女性對另一半就會有要求。古代的小腳女人之所以面對男人納妾不敢太過震怒,是因為離開男人不能生活。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靠繡個針頭線腦的討生活,離婚?離婚之後喝西北風啊。只要有錢花有飯吃,基本男人想怎樣就怎樣。

時代向前發展,女性有了和男性相同的受教育機會,受了教育的女人不再安於室,開始和男人一樣走向社會。

當她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時,存續了幾千年的兩性關係天平已經改變了過去的平衡。

男人們的思維卻還滯留在過去三妻四妾的慣性下,他們出軌,他們偷吃,一俟被發現,自我剖白慾望矇蔽理性,犯的是男人都會犯的錯。

鮮有女性非常明晰的意識到自己的社會角色定位已經改變了,但她們開始忍不下,遭遇背叛會各種痛苦掙扎。

這種痛苦掙扎的根源來自於兩方面,一方面是婚姻的慣性,一方面有了男女必須平等的認知。

出生年份越往後,男女平等的認知越強烈,對於婚內出軌的容忍度也就越低。搭配這個規律的還有另外一點,受教育程度越高,對背叛的容忍度越低。

過去我總以為是自強自立讓這些新女性傲嬌,後來逐漸發現,不是自強自立讓新女性傲嬌,而是她們骨子裡已經脫胎換骨成真正和男性平等的新人類。

社會角色上同工同酬。家庭角色上,也一樣,你要求我做到的,你也必須首先做到。

這是男女平等時代新的婚姻形式。

很多女性,看到了這種新婚姻形式的雛形,所以也會用這樣的標準去框定另一半。卻忘記了,自己的骨子裡,壓根就沒有新時代女性的真正標配。

《我的前半生》中,生活安逸時的羅子君鄙視唐晶:“女人只有走投無路時才會自己養活自己,但凡有路可走,誰會去職場裡拼命。”

被離婚之前的羅子君,滿身奢侈品,外型時髦時尚,骨子裡卻還是裹著小腳的封建時代的愚昧落伍女人。

這個愚昧落伍的靈魂,不能夠認識新時代女性的精髓,卻有著和新時代女性相同的對男人的要求標準。

她完全不知道,不想忍受先生出軌,是需要實力的。

這實力不是什麼自欺欺人的愛情,更不是養兒育女的辛苦,是真金**的收入,是不可替代的社會地位。

沒有這些前提,女性和男性在婚姻中是不可能真正平等的。

我們身邊,像羅子君這樣養尊處優的太太並不多,大多女人,完全能夠自己養活自己,但她們的痛苦,一點不比羅子君少。

為什麼?

男人出軌只是表象原因,真正的核心是,這些太太的內心,還有著根深蒂固的夫為妻綱的傳統觀念。

什麼是夫為妻綱?很簡單,先生就是太太的制度,先生就是太太的規範。這是封建社會男女不平等時形成的兩性模式,這種模式,隨著時代的日新月異,早就應該改變了,可惜,男人意識不到這一點,很多女性也無從察覺。

於很多太太而言,女人這一生,離開男人、離開愛情是沒法活的。

男人即便沒有錢包這個功用,也有精神支撐的功用。

這種狀況下,以男人為核心的家庭出現問題,女性才會那般痛苦糾結。這也是很多家庭中,旁觀者覺得這個男人壓根沒法要了,妻子卻還是忍辱負重的願意接受一切的根源所在。

四五十歲以及這個年齡段以上的女性有這樣的傾向,是因為時代的烙印深深刻在骨子裡,很多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三十來歲的太太也這樣,就不是時代烙印的問題了。

老公出軌了,我該怎麼辦。

我已經做到這樣好了,為什麼他還這樣待我。

她們迷茫痛苦糾結,想著各種由頭勸說自己選擇原諒。剛開始,我覺得這種自我說服是理智和成熟,後來突然意識到,雖然我口口聲聲要大家做新女性,其實我的骨子裡還是有著夫為妻綱的封建殘餘的。

經常寫男性出軌文章,有讀者附議——為什麼不寫一下女性出軌呢。

這個開放的年代,女性出軌的比例其實並不低,但為什麼來傾訴苦惱進**感諮詢的90%是女性?

我一直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某個讀者幫開了腦洞:“男人發現另一半出軌,不會有太多糾結和掙扎,毫不猶豫選擇離婚,壓根就不用來求證諮詢什麼。”

遭遇離婚悲劇,男人痛苦嗎?肯定痛苦,但他們有勇氣承受這份痛苦。這份勇氣的**,是輕易不能被忤逆的原則和底線。

男人的原則和底線,女性心中是缺乏的。

男女的確屬性不同,但守住忠誠這個問題,無一例外都需要自控和約束。

為什麼女性願意自我控制和約束,男性卻敢於任性妄為?

不是誰更輕視誰,而是誰的原則和底線更不可動搖。

《我的前半生》中,唐晶多少帶有一點情感潔癖,對於賀涵莫須有的“***”耿耿於懷,這種耿耿於懷,在大多女性眼中,過於挑剔。但是,傲嬌的孔雀男賀涵願意遷就。並時刻擔心失去她。

唐晶沒有特殊的美貌,年齡也不小了,賀涵為什麼對她這樣百般遷就小心翼翼?

因為他清晰看得到她的原則。

唐晶的原則屬性,和已婚男的原則屬性是類似的。

也就是說,唐晶才是真正實現男女平等的女性模板。

忍不忍得下另一半的不忠誠,看得不是愛多愛少,而是自尊的強度。

男人遭遇妻子出軌,忍痛也要割愛。女性遭遇另一半背叛,卻往往優柔寡斷。

為什麼沒有男人的殺伐果斷,不是男女兩性思維的不同,而是女性集體自尊的匱乏。

寫這篇文章,不是號召太太們立刻雷厲風行的和出軌男決裂到底。

做出任何一項選擇,都需要與之相匹配的實力。

痛苦糾結不得解脫的太太們本質上都是穿著新時代大衣的小腳女性,非要東施效顰的學習真正新女性的殺伐果斷,結局絕對不會喜劇。

人為什麼要結婚,於大多女性而言,不外以下幾個原因:解決吃飯問題,解決生理問題,解決溫暖問題。

如果結婚伊始的目的就是把男人當長期飯票,那麼,這個女人是不可能成為新女性的。

《我的前半生》中,賀涵向唐晶求婚時,有句話說得特別棒:“我們願意結婚是因為我們彼此尊重並且欣賞,不是因為你貌美如花我事業有成,只是因為在一起比較舒服才選擇了彼此。”

剛剛在公號後臺看到讀者留言劇透,後期賀涵和唐晶並沒有真正在一起,反而和羅子君結合了。

這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唐晶的自尊是不容任何忤逆的,哪怕微小一點瑕疵,她也和男性一樣,容忍不得。賀涵做不到白璧無瑕,所以唐晶放棄,而骨子裡就是小腳女人的羅子君,即便後來有了工作成為職場女性,依然不可能放下夫為妻綱這個執念。

已經形成的女性思維定勢,要重新升級換代,太難了,所以,這一代女人的痛苦,是沒法從根子上救贖的。

一邊想著做攀援的凌霄花,一邊還想要橡樹的高度,這本身就難以兩全。母親這一代沒法更改的悲劇,到了孩子這一代身上,還有機會。

如果你是一個女孩兒的媽媽,從這一刻起,一定用心引導她們真正樹立強大的自尊。

只有當女性集體踐行同男性類似的婚內原則,男性的原始慾望才會被框定在理性的圈子裡不敢隨意造次。

可我們目前面臨的現實是什麼,是很多女孩兒雖然受教育的程度提高了,婚戀問題上,父母一輩言傳身教的卻依然是小腳女人的擇偶標準。這樣的標準激勵了男性的集體奮鬥意識,卻也豢養了他們崇拜金錢無視忠誠的囂張。

什麼時候女性都以追求自身優秀為終極目標而不是以夫貴妻榮為榮耀,男人們才會真正明白,時代已經改變了,自己也該有所收斂了。

當女性真正扛起新一代女性的命運時,男人婚內出軌只有兩種結局:一種是僅此一次下不為例的原諒,懷揣迴歸的溫暖相濡以沫度餘生,如床前溫澹的白月光;一種是一旦出軌縱有千般不捨也要因為內心的原則和底線決絕而去,往事凝結成琥珀,同樣能成為男人這輩子想起來就會痛不欲生的一顆藏匿心頭的硃砂痣。

白月光和硃砂痣,各有各的好,但我還是希望,這個世界更多一顆硃砂痣,更少一分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