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中羊水彩作品 中國歷史文化

2021-05-14 15:40:02 字數 3169 閱讀 3491

黃中羊老師自述:自由永遠屬於勇敢實踐的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強調水彩畫不光畫跟眼睛看到的,還要畫眼睛看不到的,畫照相機拍不到的。這就是我為什麼強調的水彩畫歷史,強調寄情寓意去畫別人沒畫過的主題,去畫油畫家、國畫家未畫和不敢畫的領域。對我來說,好的水彩畫不僅是畫成的,更重要的是“想”成的。我相信,如果水彩畫家都能這樣做,中國的水彩畫呼就一定能振興,一定能贏得自己的地位!

==親愛的朋友們,今天平臺發表的是黃中羊老師中國歷史文化部分的畫作,其表現力十分強大,畫面感震撼!歷史畫面猶如在眼前呈現,在此與大家一同分享!今天的文章是黃中羊老師2012年回國舉辦水彩畫展前夕,就水彩藝術這一主題,以畫家答筆者問形式展開的對話錄。與他對話的是他的摯友丁遠閣老師!(文章有所挑選)”==

《蕭何月下追韓信》2002年 56*76cm

《劉邦與韓信—兔死狗烹的故事》1989年 81*28cm

《鬼谷子下山》1998年 56*76cm

《佛道儒過河》1998年 56*76cm

丁遠閣:在20世紀80年代,你便以出眾的繪畫技巧蜚聲國內美術界。2003年,你應廣東美術館邀請回國舉辦了“生活的和音”水彩作品展,你的作品有濃烈的畫面氛圍,設色淡雅、意境清純,並善於在平凡的景物中發覺畫意,手法簡約,卻有很強的表現力。將水彩的技術特性發揮到淋漓盡致。這些年來,你一直在畫水彩畫,請你談談自己的水彩畫創作心得。

黃中羊:我覺得水彩的機理處理要有自己的民族性。水彩與油畫、中國畫不同,他有自己得天獨厚的優越性,它灑脫、透明,它的表現力絕不亞於油畫與國畫。對我來說水彩畫的用色是學西方的,用水與用筆的技法更多是學習中國傳統的繪畫與書法,其中乾溼的處理更是得益於中國水墨畫的皴擦與渲染。水彩畫家的功力表現在肌理的處理上。主體和背景的質感不同,就要加強幹溼的對比度,當背景採用溼畫法時,主體就宜用幹畫法。畫面上不同的質感,應該儘量用不同的手法去表現,既可以先幹後溼,也可以先溼後幹。水彩的乾溼效果是油畫所做不到的。一幅水彩畫作以幹為主還是以溼為主?多少部分需要幹畫,多少部分需要溼畫?都直接體現了畫家的藝術修養。處理的好就會氣韻生動,處理得不好就會過於“乾澀”或“溼爛”。真正做到“有骨有肉,帶燥方潤,將濃遂枯”就是特具中國氣派的至高技巧了。就繪畫而言,色彩不是孤立的,它必須依賴於相互對比。因此,色調是最重要的,能夠鳴響的是色調而不是色彩。

《謝安東山再起圖》2006年 56*76cm

《拾得夢母》2006年 56*76cm

《照夜白》2010年 56*76cm

創作眾多人物的畫面時,在調子的處理上應加強統一,要特別注意光影的掌握,光影的聚散要服從主題的表現;人物要分組,投影所在之處理所形成的節奏很重要。

一幅作品的色彩不要太花,能以少色彩獲得強的色調就最好了。大自然本來是統一於特定的色光之中,世間萬物,五花八門,都被籠罩於同一大氣層下面。因此,整體和諧是自然的規律,水彩的渲染與洗擦就是表現這種空氣、創造這種和諧的好辦法。我們還要注意色層、空間與邊線的處理,畫面有時可以用線,鉛筆線也不怕,注意到這些,作品的效果會更好。

《春寒賜予華清池》2010年 56*76cm

現代工業的發達,水彩畫的顏色與紙張種類繁多,我們不排除用新的方法去挑戰自己。比如,我不僅用水彩畫紙,還特別喜歡用質地綿軟的不允許反覆修改的板紙畫世上沒有一本書能講清楚如何掌握水彩的水分與技巧。唯有多實踐,人才會聰明起來。

水彩畫的畫法很多,儘管水彩畫是一種外來的畫種,但我們中國人自古就有極為豐富的用水、用墨、用筆的傳統技巧,我們應該把自己祖宗傳統的優秀技法學好,再結合西方畫法,這種中西結合的水彩畫,正是外國人所畫不出的。在加拿大,人們邀請我去示範中國人如何使用毛筆,電視臺現場錄製。其實,我十歲時,跟吳子復先生學漢隸《禮器碑》,能寫幾個字而已;但外國人見我運筆轉腕,時而中鋒、時而側鋒,寫出蠶頭鳳尾的筆劃就驚歎叫好,更不用說我這個中國人示範水彩畫從開始到結束手中只用一支“大白雲”羊毫毛筆;而且,畫完一幅之後,瓶內的洗筆水還是乾乾淨淨的,外國人認為不可思議。我告訴加拿大朋友,這些都是中國繪畫書法的基本功夫。“惜墨如金”,洗筆水就乾淨了,這是我從小就學會的。總之,作為一箇中國水彩畫家,不要盲目跟從西方,能把祖宗的優秀水墨技巧運用於水彩藝術中,就很不錯了。

《長恨歌—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1981年 64*89cm

《歸去來兮》2011年 73*91cm

丁遠閣:你認為藝術家在現今社會上擔任了一個什麼角色,他的責任是什麼?

黃中羊:我認為,藝術在社會上的功用不是愉悅眼睛,而是將藝術家走過的道路用畫筆記錄下來,用你的作品去見證時代,這是我們畫家的責任,至於畫得好與不好,那是另一回事。

丁遠閣:廣東畫畫的人多,風格也多。現在除了寫實之外,可以說各種流派都出現了。“寫實”畫法被認為是“老土”,有落後了而被邊緣化的趨勢。你的看法是什麼?

黃中羊:我想向你們建議,不要盲目跟隨他們。有些東西,你以為是新潮,其實是悲哀。我喜歡你們深入生活、表現生活的作品,希望你們堅持下去。我如果留在中國,也會創作這類的作品。我認為,科學與藝術沒有頂峰、無止境。我將水彩的技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真誠地表現你生活的時代,就有前途。堅持你們現在的寫實的方向,大膽開拓水彩創作的題材,從老一輩畫家只能畫寫生的侷限中解脫出來,去表現油畫、國畫所能表現得或未能觸及的領域,運用水彩的技法、特點將作品推向極致,水彩才能獲得新生,才能與油畫、國畫並駕齊驅。孔子說:“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我主張大家多點靜心思索,中國的禪宗達摩面壁九年,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抽時間靜思呢?我們不能只是埋頭畫畫,只顧死畫不一定會有進步,勤奮如果失之於思考,是令人遺憾的。

《慈禧照鏡》1996年 56*76cm

《對比(維多利亞的鏡子)》1995年 56*76cm

《誰背叛誰?—慈禧、光緒與袁世凱天津之會》1998年 74*103cm

丁遠閣:有人說你的很多水彩作品都是先畫了油畫小稿再畫水彩,是這樣的麼?

黃中羊:我畫水彩寫生時不用色彩稿的。但是,畫水彩創作特別是大場面的創作,我就一定會先作素描稿,然後再畫巴掌大小的油畫色彩稿,只有對素描與色彩稿滿意之後才開始水彩創作。由於有了油畫小稿為為色調依據,畫起來就能一氣呵成,不失油畫般的渾厚,這是克服水彩畫輕薄缺點的好方法。油畫創作可以直接在畫布上反覆更改色調,而水彩創作則不行,改上

三、四次,畫面就骯髒,氣韻盡失。

《山鬼》2011年 56*76cm

清代趙之謙在畫竹時說:“今畫者,乃節節為之,葉葉而累之,豈復有竹乎?故畫竹必先得成竹於胸中,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他說得真好,此話完全適合於水彩畫創作。成功的水彩創作正是這種“成竹在胸”、“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的實踐過程與結果。

西方大多數著名油畫家同時也創作了很多優秀的水彩畫作品。我喜歡佐恩、惠斯勒、列賓、蘇里科夫、謝洛夫、覆魯貝爾、薩金特、透納、康斯太勃爾,還有美國的懷斯,既透明又厚重。我的水彩《兒時的歌》亦是先有油畫稿,然後畫成水彩。